马歇尔沉重的点了一下头:“我明白你的难处了……”

“这件事情真是始料不及。”拔轮德其实还是很为马歇尔考虑的:“话说你既然控制着社交平台,能不能设法控制舆论?”

“不行,散户们聚集的不是我的FB,而是一个专业论坛WSB,这两者彼此毫无关系。”

“难道你忘了吗,自己有多少人际关系?”

马歇尔一时间没明白:“你的意思是……”

“虽然你不善于交际,但能够坐到今天这个位子上,能够成为全球排名靠前的首富,多多少少还是积累下来不少人脉的,尤其是在IT领域里。”顿了一下,拔轮德出了一个主意:“虽然你本人跟WSB没关系,但在你认识的人当中,可能有人就有关系,甚至可能是WSB的运营者。然后,你就可以发动一下这样的关系,给WSB制造一些问题,最好彻底停摆,那么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马歇尔讷讷的看着拔轮德,一时间没说话。

“当然了,求人办事,不能空手。”拔轮德继续提出:“你可以输送一些利益。”

“我先前怎么没想到……”马歇尔被拔轮德点醒了,觉得这个主意相当不错,马上开始发动各种人际关系到处打听,结果很快还真就有了结果。

WSB是一个非营利性论坛,与FB这种从一开始就以盈利为目的的社交平台不同,WSB更像是一帮爱好者聚集在一起组建的。

这样一个论坛,必然缺乏足够的资金,完全是靠着爱好者们的捐助,以及不太多的一些广告收入,勉强维系运营。

而资金的匮乏也就导致,WSB没有强大的技术支持,沈志莉拿自己的服务期都没有,而是从专业厂商那里租赁服务器。

在IT产业发达的国家,有很多专业出租服务器的企业,他们不作任何内容方面的运营,只是提供服务器空间给其他企业,并且保证服务器能够平稳运行,然后按照容量收取租金,有点像是数字时代的包租公。

WSB租赁的,是米国一家很大的服务器出租商,老板叫王华峰,是一个米国籍华人,马歇尔与其关系相当不错。

马歇尔于是立即给王华峰打去电话:“如果你有时间,我希望能谈一谈。”

“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王华峰哈哈一笑:“你可是大老板,而我只是一个小商人,我们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你根本不需要向我租赁服务期,因为你们FB自己就有十几万台。”

“准确的说是几十万台。”

“看起来我的信息还很陈旧。”

“我要跟你谈的不是生意上的事儿。”马歇尔很认真的提出:“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王华峰的语气变得深沉起来:“听着,我知道FB出了什么状况,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我当然希望给你帮忙,但这场战争真不是我这种小商人有资格参与的。”

“我没让你参与FB的股权争夺。”马歇尔问了一句:“我想知道一个名为WSB的论坛,是不是使用了你的服务器?”

“没错。”王华峰点头承认:“这个论坛上的所有东西,全都存在我的服务器上。”

“你能不能设法把这个论坛关了?”

“为什么?”王华峰对这个要求很惊讶:“我们跟论坛方面是签订有合同的,如果我没有足够理由就关闭服务,对方是可以起诉我违约的。”

马歇尔把散户抱团的事情说了一遍:“他们现在给我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我理解你的心态,但也要理解我的立场,我的行业信誉可相当不错,从来不曾毫无理由的关闭任何人的服务器。”

“理由都是找出来的。”马歇尔提出:“你回去翻找一下合同,里面肯定约定了双方的权利义务,以及各种违约情况下应该怎么处理。然后咨询一下律师,肯定能够从中找出漏洞,设法认定WSB方面违约,然后制造借口关闭服务器。”

王华峰摇头:“那也不行,就算我可以把法律程序做得滴水不漏,但其他人可不这么想,认为我是故意耍诈,对我的行业声誉会构成严重影响。”

拔轮德拼命思索着,应该如何说服王华峰,突然之间想到拔轮德的一句话。

那就是“利益输送”。

如果不给王华峰足够的利益,王华峰没有理由给自己帮忙,马歇尔因而很快有了主意:“虽然FB拥有数量众多的服务器,但由于业务扩展非常迅速,所以服务器数量还在不断增加当中。”

“这我知道。”

“问题在于,有一些业务,其实完全不需要自己配备服务器,租赁更加节省成本。”马歇尔进一步说道:“比如北极圈,我们在那边也要开展一些业务,如果组建自己的服务器矩阵,其实有相当数量的功能和存储空间是浪费掉的,而我们在当地赚来的钱其实很少,还不够支付建设服务器的成本。这样一来,我们就不如向专业租赁商寻求帮助,比如你,可以把服务器租给我们,同时向其他企业出售多余的性能和存储空间,因为当地必然还有其他企业需要租赁服务器。”

“这倒是。”

“那么,我们节省了更多成本,而你赚取了更多利润,我们是双赢的。”顿了一下,马歇尔补充道:“这个世界虽然很大,但真正的人口密集区,其实也就是那么一些而已。大多数地方都是地广人稀,而FB的业务要拓展到全世界,就不可能在每一个角落建设自己的服务器,我正在考虑把FB在某些地方所需要的服务器全部转包给你。”

“你是认真的?”

“你给我帮了这么大的忙,我当要有足够的回馈。”马歇尔理所当然的道:“我这个人知恩图报。”

“好吧,我考虑一下,等我消息。”王华峰把电话挂断了。

拔轮德没听到电话里的内容,等到马歇尔放下电话,急忙问:“怎么样了?”

马歇尔回答:“王华峰需要考虑一下。”

拔轮德哈哈一笑:“这件事情解决了!”

马歇尔不明白:“为什么这么说?”

“如果FB真的能甩一堆合同给王华峰,他的那家企业未来几十年都不用担心,他本人更是可以日进斗金。”拔轮德给马歇尔解释道:“相比这种实际利益,所谓行业声誉太过虚幻,找个借口关闭WSB算得了什么?!”

马歇尔的情商确实不太高,还是没明白:“按照你的说法,这对王华峰是极大的诱惑,应该当场答应我才对,为什么要考虑一段时间。”

“他是华夏人对吧?”

马歇尔点头:“华裔。”

“华夏人的情商往往非常高。”拔轮德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暹罗的华人非常多,我和他们打过很多交道,实在太清楚这是一个怎样的群体。他们做事不是直来直去,而是喜欢各种绕弯子,他们也不会直接表明态度,而是把话说的含混不清模棱两可,他们不愿意让别人了解自己的真实想法,这样自己就可以掌握主动权。”

马歇尔觉得好像是这样:“也就是说,不久之后,他会给我打电话,同意这个要求。”

“他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一定会强调自己的困难,进而提高要价。”拔轮德一字一顿的道:“从你身上攫取更多利益。”

“那么我该怎么办?”

既然马歇尔如此信任自己,拔轮德也就出了主意:“你应该马上想好,如果王华峰关闭了WSB,你回馈多少钱的合同比较好。比如说,你觉得一个亿就不错了,那么跟王华峰就报价五千万,然后你们双方会不断谈判,一点点把价格涨到一个亿,再多就不行了。至于王华峰那边,肯定给你报价更高,你绝对不能答应,这一次如果被他要挟成功,那么肯定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但如果我不接受报价,王华峰拒绝合作怎么办?”

“王华峰不会拒绝。”拔轮德对马歇尔信心十足:“原因很简单,一个民间自发建起的论坛,给他带不来太多利益。但跟FB有了合作之后,情况可就完全不一样了,不但FB自身可以让他赚更多的钱,而且还会形成广告效应。”

马歇尔情商不高,智商还是很高的,马上分析明白了:“其他用户必然会认为,既然FB都选择了王华峰,那么王华峰的服务器一定可靠。”

“就是这样。”拔轮德果断的告诉马歇尔:“这场合作对王华峰有利无害,王华峰几乎没有理由不答应。”

“我明白了。”

马歇尔很信任拔轮德,说过自己的很多事情,所以拔轮德知道的也很多:“还有,你先前不是利用FB的服务器,编制特定算法攻击过矩阵系统吗,接下来对WSB也可以如法炮制,到时双管齐下,我不相信这帮散户还能翻天。”

马歇尔觉得很有道理:“我相信在这个过程中,其他金融机构也会支持我吧,多年以来他们习惯于收割散户,当然不希望散户会反过来收割他们。”

章节目录

近身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青光楚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光楚辞并收藏近身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