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北极熊掌舵人亲自跑到校门口来游说自己加入熊厂的阵营,这说明什么?

说明老牛慌了。

纵观北极熊科技的发展史,牛总和他的马仔们靠QQ起家,那只牲畜无害的熊熊在互联网市场中大杀四方,仿佛宇智波一族转世,高层们个个拥有写轮眼,谁的产品好就拿来自己用,而且用的更好,直到吞掉对方的市场份额。

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北极熊的看家本领被削弱了,自从转成投行模式以后,看谁不爽不是老套路开启写轮眼,而是挥洒票子一路投资,一路收购,坐着数钱。

这种方式固然是简单暴力,且能在短时间收获巨额回报,但假如对方头铁不肯接受熊厂投资,到时宇智波华腾以及那帮进化为万花筒写轮眼的高管们会做出什么举措来?

众所周知,万花筒写轮眼用多了是会瞎的,瞎了之后就无法复制别人的本事了,那么就只能靠收购,靠投资,投资收购都不行,那就上手段,不行也得行,不姓牛就搞死你。

长此以往,熊厂的名声只会越来越差,虽然现在的名声也没好到哪儿去,可至少游戏这个吸金巨兽还活得很好,现在气势如虹的团团科技开始投资游戏了,给那些一穷二白但极具资质的工作室大量资金,团团科技在成长为团团系的道路上一骑绝尘。

北极熊没到大而不能倒的地步,谁都有可能取而代之,可能在熊厂董事会那里,修齐远就成为了最有可能对熊厂造成致命伤害的人。

“熊厂亡我之心不死啊。”

修齐远坐在轮椅上,由徐婉莹推着:“莹莹,去问一下侯总,有没有可能和逗鱼、虎爪两个平台进行深度合作,把那些百万粉丝级别以上的博主全挖过来入驻抖音。”

“我想应该没可能了,修董。”

“为啥?”

“这就是我过来亲自跟您汇报的事。”徐婉莹抛出了一个重量级新闻,“虎爪直播接受了熊厂的战略投资,也就意味着熊厂正式控股虎爪,占股百分之三十六,逗鱼更多一些,占股百分之三十八。”

骤闻这个消息,修齐远沉默了一会,随即拍着大腿激动无比:“妈的狗大户,真特娘的狗大户,说收购就收购,说控股就控股,老子现在被迫成了抗熊急先锋,那帮人转头就被拿下了,真尼玛的...狗大户!!”

徐婉莹好奇问:“修董,熊厂控股了全国最大的两个直播平台,他们下一步会做什么?”

“当然是合并他们啦,从此大家相亲相爱一起喊爸爸。”

修齐远撑着下颚,笑眯眯说道:“曾经的敌人纷纷认贼作父,握手言和成了一家人,整合之后加起来占了游戏市场多少份额你算算,整个直播市场份额就要被熊厂全权支配了。”

徐婉莹抿着嘴,她算不出来。

修齐远也没教训徐婉莹,而是继续给她开解:“B站崛起了,咱们的抖音也崛起了,你算算光是这两个平台就冒出多少新的主播,抖音现在都有千万级粉丝的网红了,他们再不合并,只能在内耗中完蛋,从熊厂的角度出发,必须合并两家平台才算达到战略目的。”

徐婉莹眨眨眼:“那咱们可得紧张起来啦。”

“会让他们舒舒服服的合并吗,市监局的举报电话就在网上摆着,你信不信,这两天市监局的电话都要被打爆了。”

“以前大家没得选,只能任由大佬欺凌,如今老子硬起来了,从大佬们的手中全身而退,这就是一剂强心针啊,市场监管跟进之后圈子里的人就都知道了,大佬们也不敢触怒天颜。”修齐远得意洋洋,“国家会保护我们这些小微企业主的。”

徐婉莹心想您现在怎么着也不可能算小微企业主哇,就问:“修董,我们要打举报电话吗?”

“打个屁,那可是我师父,打电话举报这事我做不出来。”修齐远勾勾手,“侯润在首都替我领奖对吧,让他亲自去拜访一下相关领导们,好好说说情况,市场垄断的前车之鉴可摆在那呢,我可不想师父也被罚两百个亿。”

徐婉莹吐了吐舌头,心想咱们修董可真是够无耻的呢。

修齐远还想着好好犒劳一下室友们,今天为了小凤凰的终身幸福,大家也算出了力气,必须把他们安排的明明白白。

“还有事吗,没事回去吧,我还有事。”

徐婉莹拍了拍额头,忙说:“哦对了,张总让我过来给您道个歉,他上次参加几个网红孵化基地老板组的局,喝大了之后一不留神把您回学校的事给说漏嘴了。”

这算哪门子事,需要道啥子歉,修齐远今天去食堂溜达了圈,下一秒整个江大学生的朋友圈就全知道团团修回江大了,抖音上的视频不知道有多少,这又不是什么大秘密。

徐婉莹笑了起来:“我估计张总是担心那些老板派手底下的女主播来勾搭修董,所以提前给您道个歉,要是您没把持住,做出对不起卓老师,晏经理,竹子妹妹,婠婠姑娘的事,可不是他的错。”

报出长长的一串老板娘名单,徐婉莹长长舒了口气,善意提醒:“修董,您的桃花债真不能再多了,再多捂也捂不住,名声就坏掉啦。”

“淦,那些靠名声吃饭的明星到处睡女粉丝,也没见他们少赚几分钱,老子手底下光骑手就几十万人,天天玩命替我赚钱,我特么需要在乎名声?”

“她们要是敢来进犯神圣的大学校园....”修齐远指向在树荫下百般无聊抽烟的三名室友,“就让她们有来无回,当老子这三个好兄弟是吃干饭的?”

“这都是火力十足的精壮小伙,干翻几个女主播不在话下,呃...除了那个卢三分钟东岳。”

徐婉莹也跟着看向何正浩三人,噗嗤笑出了声:“那可便宜他们了,说明跟着修董真的有肉吃。”

“马屁拍的不够好,继续加油。”

“收到!”

....

吃龙虾的时候,修齐远把刚才徐婉莹提的直播那事说给了何正浩三人听,虽然他们伪装得很好,但从三人咧到耳根的嘴角可以看出,大家都很兴奋和激动。

卢东岳这厮确实有当臭流氓的潜质,咕咚咕咚喝掉一扎啤酒:“根据我的研究,除了少数一些主播以外,那些漂亮姑娘们大都学历很低,有的估计连大学都没念过,她们这种女孩其实骨子里是很向往我们这种高材生的,各位兄弟,人生巅峰即将到来,敬修董!”

“你这话说出去是会被打死的。”姜文治非常理智,摸着下巴说道,“二哥,我觉得不能以貌取人,更不能因为学历歧视人,谈恋爱就好好的谈,大家都是平等的。”

何正浩点头赞许:“小姜不愧是本寝室的道德之光,说得好哇。”

一顿酒喝到下午,三个在学校里快憋疯了的精壮小伙,听修齐远搁那吹牛打屁,了解所谓上流社会的门道,吃饱喝足才回了寝室倒头就睡。

临近傍晚,修齐远忽然想起早上还答应了顾晴云要参加会议,可他实在懒得起床,便让姜文治代替自己去。

“不太合适吧远哥。”姜文治有些扭捏,有些顾虑,“顾学姐说的明明白白,是想让学生会的干部们聆听一下你的教诲,我去算怎么回事。”

修齐远满不在乎:“喝酒时候你不是听过我的教诲了吗,把那些话复述一遍给他们听就行,至于身份嘛...姜文治同学,我现在正式任命你为团团科技总裁办江大联系专员,去吧。”

姜文治顶着一个莫名其妙的头衔替修齐远参加会议去了。

等姜文治回来,几个还躺床上的哥哥们一看,发现这小子满脸的愉悦,顿感莫名其妙,卢东岳丢了根烟给他,好奇问:“碰上啥好事了啊,这么开心?”

“没啥,没啥。”姜文治乐呵呵的傻笑,坐下后才看向修齐远,“远哥,真不是盖的,你给我安了个如此稀奇古怪的头衔,学生会那帮人竟然当真了,个个对我客气的很,说什么让我代表你列席今后的会议,嗨...”

后续几天,何正浩、卢东岳和姜文治终于彻底领略到了什么叫做资本的诱惑,真的就有青春靓丽,姿色超然的漂亮女孩开始出现在江大,运气好的也蹲到了修齐远。

护草三人组立刻上前帮修齐远挡桃花,卢东岳拦住一个大胸萝莉,义正言辞说道:“我们修董要去图书馆学习,请不要打扰他在知识海洋中遨游。”

萝莉委屈巴巴,撒娇道:“哥哥,你就让我去和修董打声招呼嘛,好不好嘛哥哥~~”

卢东岳掏出手机:“不行,这是原则问题,但看在你这么有诚心的份上,加个微信吧,我卢东岳作为江大的学生兼团团科技总裁办联络专员,有义务了解你们主播的工作生态,这也是为了抖音直播业务的良性发展,喏,你扫我。”

大胸萝莉就记住了团团科技总裁办联络专员的名头,半信半疑掏出手机和卢东岳加了微信。

亲眼目睹这一切的修齐远长叹着对室友们说道:“你们现在知道我有多辛苦了吧,社会上诱惑太多了,稍不留神就会万劫不复,为了恪守底线,我真的付出太多。”

“你们以为这样我很快乐对吧,这都是谬论,我的快乐,岂是寻常人能体会的。”

又过了几天,来江大的网红越来越多,好像把这儿当成了打卡圣地一般,忍无可忍的修齐远怕自己把持不住,只好给张楚友下了命令。

“你特娘给那些网红公司老板下最后通牒,再他妈的派女主播过来就把他们旗下的艺人全给封杀了,全网封杀,这帮居心不良的狗东西,想靠美人计引我上钩,简直痴人说梦!”

“哦对了,我有个兄弟想要ID名为minanaya的女主播的微信,你帮我要过来。”

“什么,她是逗鱼的??”

“挖过来,不要在乎钱,把她给老子挖到抖音来,这种经受过市场考验的优秀艺人,凭什么要给熊厂卖命,让她到我办公室...我们公司来工作。”

章节目录

重生之我真的只想当暖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英俊来电话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英俊来电话了并收藏重生之我真的只想当暖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