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课很快过去,329班全班65人早整理好了自己的小作文。

虽然全班基本都马上要18岁,但也还都是少年人。

所以哪怕是写自己的目标、期待,也难免会弄一些花团锦簇的词汇,毕竟是要上交的。

第四节课也是曹东河的语文课,提前十分钟上交,大家猜测老曹会花点时间重点讲。

“宽哥,你写了什么?”刘念将草稿纸交给课代表,转身问道。

周宽头也没抬地回答:“上个大学。”

见周宽正忙,刘念憋回了要说的话。

周宽确实正忙。

他在列阶段性学习目标。

整个第三节课他都在系统整理六门学科,发现一门学完再来一门的重新学习不科学,也不经济;

除非调课,要不然每天的八节课会轮着上全部六门。

于是,周宽一直在整理自己哪些完全不懂,哪些还懂一点,有没有机会中途介入跟上思路等等。

也幸好有这么一节课,不然周宽也是两眼一抹黑。

见周宽收了尾,刘念才再开口:“宽哥,我是想问你要学什么专业,去哪个大学。”

周宽喝了口水,然后才看向刘念:“没写那么远的,现在连能不能过线都不知道,写了也没意义。”

闻言,刘念眼睛眨动了下,迟疑道:“所以……宽哥你不会就写了四个字吧?”

周宽随意的点了下头。

刘念忍不住竖起大拇指,然后又说:“好像全年级都要写这个,估计是学校要求的。”

“是吧。”周宽并不上心。

刘念却按捺不住,小声哔哔:“我听你说完之后就跟陶佳艺发了消息,不过她好像用不着。”

“她对中南大学可能是有执念,虽然中南大学更偏向理工科方面。”

末了,刘念又不确定的补充一句:“我查了下去年的分数线,能上中南大学的分可以上很多学校了,比如人大、复旦,相差都在10分以内。”

周宽只是说了句:“可能是选择了梦想吧。”

至于刘念这么快就将一切都抖露给陶佳艺这点,周宽一点都不意外。

除非周宽开口强调,比如去年雪景照那次,不然以刘念现在跟陶佳艺看起来打得火热的架势,以及刘念性喜外炫的性子,能忍住才有鬼。

就好比329班大多数男生都簇拥在周宽身边,也跟刘念脱不开干系,是他一开始天天‘宽哥宽哥’挂在嘴上,才不断发酵的。

“……”

等上课铃声再次响起时,周宽的课桌上已经变了一副模样。

课本与试卷都被分类放在课桌上,一目了然,十分容易找到,除了语文因为放不下被塞到了抽屉。

不像刘念、苏小溪他们,喜欢把书摞起来很高。

之前周宽的课桌也是这样,坐在台下的人总会以为这样堆起来,讲台上的老师就看不到在干嘛,其实仔细一看清清楚楚。

…………

不大会功夫,曹东河拿着一叠草稿纸走进了教室。

正是大家刚才交上去的。

曹东河目光扫过教室,在周宽的方向顿了下,满脸严肃道:“上节课我才讲过不要敷衍了事,不要敷衍了事!我们有些同学就是当耳旁风!”

“同学们,高三了啊!距离高考只有126天了!”

“要重视自己的未来!”

“不要吊儿郎当!”

“我就不点名批评了,但我不希望再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在我们329班!”

曹东河说得唾沫四溅。

台下众人噤若寒蝉。

但大家心里都清楚能干出来这事情的,在329班也就只有周宽了。

曹东河说了一通,后排座位不少男生压低脑袋,偷偷望向了周宽的位置。

就差被照着自己身份证念的周宽,其实……没什么感觉。

让他现在写一篇花团锦簇的文章,确实有点为难人。

直接写上个中大,又有点太自大了。

虽然周宽定下了目标,但其实在一百多天时间里冲到最低600分,他也没多少信心。

本来就自信受挫,与其写出来同样被曹东河拿出来说一顿引得大家哄笑,还不如拆分成一个个小目标,像给家里支招一样,一步步稳扎稳打的重建自信。

再说,周宽多少还是明白,从重生以来,他真正的对手是自己,也只有自己。

严肃批评完之后,曹东河望着台下,换了另一种口吻:“这次定目标,重点表扬苏小溪、刘念、李勇、张海彪、朱健明……”

“看得出来,你们对自己高中三年努力的结果很重视,对自己的未来规划也很用心。”

“比如苏小溪同学就很明确的规划了要考上优秀的财经类大学的目标,清晰明了。”

“再比如李勇同学,也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挑选了一所在土木工程方面很有优势的大学,也很明确的说明了原因。”

“……”

曹东河挑着大家上交的目标小作文,重点表扬了几个人。

在提及的几个名字中,好似有意漏过了对刘念的表扬。

毕竟刘念也是个吊儿郎当的刺毛。

末了,曹东河略作停顿,看了眼周宽,用赞许的口吻道:“这些同学都表达了对周宽同学指点的感谢,周宽同学平时对外界有效信息的获取很值得表扬。”

全班同学:“啊这……”

前脚就差照着周宽身份证念,说他吊儿郎当不当回事。

后脚就值得表扬了?

怎么个意思?

这么老些被点名表扬目标清晰明了的同学,都是周宽指点的?

淦!

然后,曹东河又提了两句:“我们有些同学要学会理顺思路,确定更详实合适的目标,尽量别笼统,要有指向性;

俗话说得好:兴趣是最好的老师,等你们上大学后,是否对专业感兴趣将很大程度提高你们的学习热情;

高三是紧一年,大学生活是松,但这不意味着大学不用学习了。”

“……”

最后,曹东河望向台下,稍作停顿才说:“根据跟各科老师的讨论以及学校的综合考虑,提议各班成立学习帮扶小组。”

“距离高考只有一百多天了,每个人的时间都很重要,大家不要硬撑着上,这次也是秉承自愿原则。”

“由你们自己决定,如果有需要,也可以上报给我微调座位,不过基本原则还是要遵守的。”

“尤其是班上有早恋苗头的,你们注意一下,别新学期第一天就让我来处罚你们!”

“……”

总之,这个学期的开始与大家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先是让大家立目标,然后又让大家自愿组成学习帮扶小组。

每个班的班主任又都能说会道的,整个上午都没正式上课。

倒是巧了周宽,他刚好搭上了这趟顺风车。

在刘念哔哔提出学习帮扶小组怎么搞之后,周宽微笑着发表意见:“阿念,我们后排的成绩提高就靠你了。”

闻言,刘念一下就挺直了身体,把没二两肉的胸排拍得啪啪响:“交给我宽哥你放心!”

“别的不说,学习这种小事,简单!”

活像个京剧老将军,浑身都插满了旗子。

-

章节目录

我的回塑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偷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偷名并收藏我的回塑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