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透过窗台往教室内撒入几缕,夹着些微风,令人舒坦。

无论是小学还是初中还是高中,当留意时,下课的教室里总有人在打闹,也总有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埋头苦学。

像是每一个普通的春日上午那样,329班与往常别无二致。

一个不认识的别班男生跑进来放话,又迅速溜走,效率高得狠。

似乎329班里面有洪水猛兽一般。

甚至周宽就只看到个背影。

那小朋友可能惧怕直接接触周宽,远远的站在4小组后面主要看着刘念叽里呱啦说完就跑。

刘念倒是反应迅速,站起身来招呼嚷嚷:“彪子快拦住那个谁!”

“走远了!”张海彪的声音从走廊传进来。

刘念气得面红耳赤,不住的骂骂咧咧:“妈的比,真没完没了啊!”

“淦踏马的!”

李勇等人也跟着附和。

“真的是越不搭理他赵天涯,越觉得自己空叼。”

“还敢来放话了,不知天高地厚!”

“不想理他,还蹬鼻子上脸?”

“嘿,我还真就喜欢这种十个不服九个不忿的!中午不淦服他,我都不信了!”

“……”

发泄一通后,几人齐齐望向周宽。

最后刘念神色不愉地说:“宽哥,你说句话,要怎么弄!”

“要不把他搞服,这日子没法过了!”

看着李勇几个真有跃跃欲试的意思,又看看其实已经是在虚张声势的刘念,周宽做了个手势:“先坐,别这么激动。”

接着淡然一笑:“昨晚才跟你们说过,别上火,小朋友性子急很正常。”

本来风风火火的李勇几人眨了下眼睛,怎么想怎么觉得有道理。

“宽哥说得对,搭理他干嘛。”

“散了散了,上课。”

“有宽哥在,慌什么慌。”

“……”

周宽确实一点都不着急。

说白了赵天涯真就是个刘念放大版,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虚张声势。

他是真不爱搭理这点小事情。

怎么说呢,周宽跟刘念他们,甚至跟许多人看待事物的角度有所不同。

就好比前世他跟刘念起初交情那么深,最后不也是无声无息断了联系。

再放到高中,三年时间而已,身处其中觉得长远,放在一段人生中并不起眼。

不说十年二十年那么远,就说等几个月高考一结束,329班的多数人就各奔东西,大多这一生都是线上见。

更别说二中的其它高三年级。

所以,对刘念这些从身体年龄上同龄的人,周宽真提不起那种较真的心思。

就算是年前,周宽也是直接与像是曹东河、校长这个层面对话。

都重生了,还为点鸡毛蒜皮费心思,确实有点难为现阶段正冲刺学业的周宽了。

倒是苏小溪回到教室听闻消息后,看看周宽,故作随意地说:“你不会真的想要我去给你出头,把那个赵天涯揍服吧?”

“你要想去也行。”周宽上下打量着身材健硕的苏小溪,有意打趣道。

说话间,还特地看了看她又捏成了拳头状的双手。

心里忍不住想:“看着手挺小,怎么力气那么大。”

又看看苏小溪齐耳短发下的脸,点缀有几颗小雀斑,硬生生在英气中添出了丝丝可爱。

身材虽健硕,中长款白色羽绒服套在她身上却不显臃肿。

瞄着周宽,苏小溪撇撇嘴,不爽道:“你还真敢说。”

闻言,周宽乐了下:“开个玩笑,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不要总想着帮谁谁谁出头,无非是芝麻大点的事情。”

苏小溪乜了眼周宽:“是咩?”

周宽:“……是!”

这姐们的挑衅味儿什么时候能淡一点。

…………

第四节课是数学,周宽有一大半时间跟上了思路,就还蛮愉快的。

等到下课,周宽还没起身,刘念、李勇几人就簇拥了过来。

刘念满脸肃然:“宽哥,怎么说?”

李勇几人也紧盯着周宽。

一旁也还坐着的苏小溪也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她也好奇周宽会怎么做。

迎着众人的目光,周宽起身做了个手势:“先吃饭,人是铁饭是钢。”

刘念:“……”

苏小溪:“……”

李勇:“……”

“不,不是赵天涯那边……”朱健明茫然道。

周宽摆摆手:“管别个做什么,该吃饭吃饭。”

“对对对,就该这样,把他晾着吧!”刘念有些兴奋地说。

李勇也是眼前一亮:“哥太对,太对了哥。”

“……”

说话间,一群十几个人簇拥着去了一食堂。

一路上有说有笑的,浑然没把赵天涯的事情放在心上。

知情的329班其他男生也跟着凑了进来。

打好饭,挑了餐桌坐下,这时有人忽然说了句:“那边没等到宽哥,不会直接来食堂吧?”

“他也得有那胆子啊。”刘念嗤笑一声,很不以为意道。

李勇几个跟着附和。

周宽没吱声。

如果是跟很多外人吃饭,又不是要谈事情的时候,他一般吃得比较安静。

比如现在这样的场景。

“……”

周宽才吃完,就忽然有几个人走来。

“宽哥,赵天涯喊了人。”

“他们一直在男生宿舍外的乒乓球场等你们。”

“……”

对‘喊人’这种词,周宽真是有点陌生了。

刘念、李勇几人反应都有点大。

有一种强装镇定的感觉。

见状,本来准备起身的周宽做了个手势:“不急,慢慢吃。”

“吃饱饭也要歇歇气,以理服人也多几分气力。”

刘念几人眼前一样,又面面相觑,倒也听话。

等差不多了,周宽才起身刷碗存碗。

一行人走出一食堂大门,迎面碰上两个不认识的人。

“天涯哥在宿舍楼外的乒乓球台等你们!”

“……”

周宽乜了眼来人,不咸不淡地说:“带路。”

一旁刘念福至心灵地招呼起来:“兄弟们,走起!”

随着走近,众人也都见到了那边厢等着的十来个人,其中有几个人明显有点‘显眼’。

头发又烫又染的,刘海基本上能遮住半边脸。

衣服裤子上装饰品较多,铆钉啊、铁链子啊应有尽有。

手上也带着一串串乱七八糟的东西。

毛发也是五颜六色的。

老实说,这是周宽第一次见到完全形态的〆﹏葬爱╮家族。

可以说是周宽前世今生第一次亲眼见到活着的、完整的、极具时代气息的葬爱风组合。

周宽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说了句:“蛮有意思。”

刘念:“……”

不等周宽一行完全走进,最前面一个基本满身红,连头发都是红毛的人鼻孔一抬,拽得跟二五八万一样地向前两步:“你们谁是周宽,谁是刘念?”

闻言,刘念下意识顿住脚步望向周宽。

李勇几个人也差不多。

周宽却没有停下脚步,双手揣兜,一步步只身走往红毛跟前。

随着走近,周宽愈发显得居高临下。

一方面是红毛身高相对周宽没有优势,另一方面是红毛拽得跟二五八万一样,站得懒散,显矮。

当距离只有一步之遥时,可以看到周宽都快高红毛半个头了。

周宽眼睑轻动,以俯视的姿态不断打量着红毛,直到把红毛盯得心里发毛,直到周遭鸦雀无声。

似乎连呼吸声都消失了。

足有两三分钟,周宽才从兜里掏出右手伸出去……

-

破碗

章节目录

我的回塑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偷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偷名并收藏我的回塑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