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周宽。”周宽伸出右手,低头看着红毛。

红毛下意识伸出手:“你……好。”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红毛硬是念得变调了。

他在极力忍耐着周宽通过右手五指施加到他四指关节处的劲力。

因为突然与劲力差距,红毛甚至做不到同样的五指合拢反击。

红毛紧抿着嘴唇,面色紧绷,他在忍着不要喊出声来,他在咬牙切齿,他在吸气。

正午阳光下,每个人的影子都十分矮小。

乒乓球场的两拨人从远处看并无鲜明对峙形态,他们都闭着嘴,各自看着背对着己方的周宽或者红毛。

片刻,周宽松手:“年轻人不要太激动,有什么话慢慢说。”

接着盯着红毛,轻飘飘地问:“你这看起来也不像理发小弟,是打螺丝,还是焊锡的?”

红毛都没来得及松气,只敢把被捏弄的右手背在身后缓解疼痛,听到周宽问话,嘴上下意识回答:“我不是,他们才在电子厂,我在电脑城卖电脑配件的,硬盘啊内存条的。”

“哦。”听到红毛提到的东西,周宽心中一动,轻点了下头,不过还是先甩出问题:“华强北的档口能让你留这样的头发?”

红毛回答:“不是鹏城,在莞城。”

闻言,周宽眼睑轻挑:“莞城啊,是个好地方。”

“啊?”

“有空多出去转转,不要挣点钱就光知道抽烟喝酒烫头。”

“什么?”

“这么年轻的吗,去找找乐子,这能懂吧?”

红毛用左手搔了下头:“这个…大概懂一点,工钱怕是消费不起。”

“有多大能力吃什么席呗,那儿什么样的没有?”

“是吧是吧。”

“……”

直到这时,距离红毛最近的黄毛上前两步拉了拉红毛的衣服,小声道:“我们是来帮天涯出头的。”

“哦,对对对。”红毛这才回神。

再望向周宽的脸色就又变了一个样。

面上又露凶狠,正要手两句狠话,一抬头就对上了周宽并不和气的眼神,右手的疼痛让他一下泄气……

此刻,在场所有人脑子里每一秒钟都爆炸出无数念头。

最怀疑人生的莫过于赵天涯。

“堂哥这是怎么了?”

“他怎么就……”

“这样了啊……”

“……”

在所有少年们幻想的开局中,都没有现在这一出。

少年双手揣兜,施施然走到被赖以为靠的社会人跟前,居高临下又轻描淡写地握手提问;

这与大家的设想不符。

尤其是与赵天涯的设想不符。

而跟着赵天涯的小朋友们更是瞠目结舌。

尤其是其中两个照着周宽发型剪也没剪出来想象中帅气的二五仔,他们在心里已经忍不住给周宽抠‘空叼’了。

刘念他们也各有所思。

其中属刘念的心思最为驳杂,他本来就是个想法很多的人,很喜欢虚张声势。

在见到红毛等社会人后,心里其实早就怯了三分,连站位都与平常不同。

可是,当他看着周宽依然是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红毛;

提出问题让红毛有问必答后,他整个人对周宽的崇拜几近于五体投地了。

“我要是能跟宽哥一样牛就好了!”

“那样去追陶佳艺一定很简单。”

“……”

而李勇等人心里基本上都是同一个念头:“不愧是宽哥。”

最后……

在场众人脑子里还有一个共同的疑惑:

“周宽怎么知道这么多?”

“……”

这得从头说起。

还是那句话,虽然经历比不上经验那么有用,但经历最起码代表见过。

一开始有二五仔替赵天涯放话,周宽并不以为意。

从表面上看,理论上二中谁都认识的赵天涯其真实‘号召力’也就是刘念的水准。

跟周宽在年前短短十几天里浪起来的‘号召力’不在一个层面。

每逢下课都有不少别班男生硬往329班教室外的走廊凑。

所以按内心的真实想法和真正有的那几两‘勇气’,刘念就能让赵天涯只敢哔哔赖赖。

而赵天涯既然能在二中读下去,就说明他本质上跟刘念差不多,想要环境认同所以高调、狂妄。

眼下已经是09年了,不是早前治安环境略差的年头,有什么舞刀弄棒的。

别的不说,二中校内就有警务室——也不是特例,县城五所高中校内都有警务室,有值班协警甚至是警员的那种。

县城几个高中眼下正是就读学生巅峰期,有些附带有初中部的,动辄五六千人上学,不像几年后有的学校较现在锐减一半还多……

所以,二五仔放话后周宽没上心搭理。

然后听到说赵天涯喊了人,特地让刘念几个多坐了几分钟,平复心思。

这样起码从声势上不会弱。

等见到红毛、黄毛、蓝毛、紫毛这个葬爱组合后,周宽心里就有了底。

好歹周宽前世也上过大学,知道大学虽然宽松,却很难允许学生这么二流子习性。

而且大学生也没这么中二的跑来高中给小弟撑腰。

在周宽打量红毛的过程中,分辨出来他不是职校学生,也不像街溜子;

要等到今天初八高二、高一补课才敢进校园,而且明知周宽在食堂也不敢过去找事的人,基本上就是刚离开高中校园没几天的南下打工仔。

不论是上过大学,还是上过职校之类的人,根本不会对学校抱有太大的敬畏。

大学除了一个成天找不到人的辅导员,管事的基本是学生组织。

职校就更别提了,你只要别弄出各类人命,谁管你死活。

反而是这类出了高中校园没两年的人,还会仍对学校抱有敬畏。

再多几年都不至于这样。

红毛虽然说他在电脑城卖配件,但显然之前也进过厂。

因为现在的工厂恨不得拉个屎都要请假,条条框框多得很,所以才这么老实,还一问一答的。

在握手的过程中,周宽也分辨出来红毛不是洗头小弟。

洗头小弟长年累月被各种洗头膏、水、头皮油泡着,手显白,红毛手一点都不白。

看起来是握手,其实是力气的较量。

而在疼痛刺激下,红毛的意识分辨力也下降了。

所以,最后形成的就是刘念、赵天涯这两拨人看到的样子,周宽像个领导一样向红毛发问。

见红毛在黄毛几个的拉扯下,脚下台阶似乎被抽走,想要硬着头皮再刚一波。

周宽晃了晃手,笑眯眯地道:“友善的提醒你们,别再想那些有的没的。”

“只是一个…”

说着周宽看了眼后面的几个少年:“小赵同学喜欢过家家蹦跶,我倒无叼所谓,不过……”

略顿,周宽上下乜着红毛:“要是你这类社会人,我不一定能一直像现在这么客气。”

“先不说你们一看就没几斤力的样子打不打得过我们,就冲你们不是二中的,你敢嘴上多说两句,我马上让警务室接手。”

“校外人员在校园寻衅滋事,都不用造成恶劣影响,警察叔叔就会接手;

起码有民事责任,到时关你个几天,留了案底,你还挣不挣钱了?还想不想莞城的天堂生活了?”

“嗯?”

红毛:“我……”

-

章节目录

我的回塑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偷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偷名并收藏我的回塑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