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点50多,周宽慢慢悠悠走进白华二中。

到处都是背着书包、抱着书、空手走往教学楼的学生。

才走到操场,周宽忽然听到了刘念的喊声:“宽哥宽哥,等我一哈。”

周宽只是脚步稍顿,刘念就追了上来,并搭上了自己的肩头。

本来周宽也不奇怪,刘念就喜欢勾肩搭背。

然后看到周围忽然传出一些小声惊呼声,又听到了议论声:

“那个不会就是把篮筐拽下来的宽哥吧,跟在他身边的是谁啊。”

“是宽哥,旁边应该是329的刘念。”

“不愧是宽哥,看人家就算被搭着肩膀,走起路来就像是个老大一样的。”

“宽哥本来就是老大,昨天中午不就是天涯哥他们陪宽哥玩吗?”

“……”

叽叽喳喳的声音落在周宽耳朵里,他忍不住扯动嘴角:‘果然还是阿念的作风啊。’

刘念似乎天生就喜欢这种大庭广众下的风头,也有点喜欢‘狐假虎威’。

二中最先将‘宽哥长宽哥好’挂在嘴边的,就是刘念。

刘念咂了下嘴,叽喳起来:“宽哥,你英语提前那么久交卷去做什么了?”

“游街,上网。”周宽回答。

他提前交卷的事情又不是秘密,当时同考场都有其他329的同学。

一听这话,刘念就有些懊恼:“早知道跟你打个商量,估计你能带我出去。”

周宽随口就是一刀:“你没做完题。”

“也是。”刘念深以为然。

“……”

两人走进教室前,碰到了已经站到了教室后门的曹东河。

刘念下意识放慢了呼吸,有一种要溜进去的样子。

周宽倒是很坦然,不过却被曹东河叫住了。

看着周宽,曹东河说了句:“虽然这次英语考得不错,但下次尽量不要提前交卷,多向你姐姐学习,要谦虚知道吧。”

“明白,下次不会了。”周宽点点头。

曹东河这么一说,周宽就这么一听。

再说要不是这次英语答完太早,周宽又蛮无聊,也不至于提前那么久,下次……下次尽量吧反正,没特殊情况,他也没必要特立独行。

反正现在心里也踏实了。

只是走进教室后,周宽心里有点犯嘀咕:“从老曹的语气来看,这次英语难道考了不止120?”

这次英语考试的试卷在周宽看来难度不算大。

当年这个时候周宽英语不咋的,上大学以后反而为了考四级各种复习刷题搞过,结果考了590;

然后稍微有点膨胀,于是去裸考六级,运气差了那么一丝丝,得分421,没过。

工作中用得虽然不那么多了,但底子是有一点的;之前第一次翻书纯粹就是一看英语就觉得烦,后来一拾掇就捡了起来。

所以,其实眼下周宽最拿得出手的是英语,比数学也略强……

…………

进入新学期,换了新的课表和时间安排,晨读也取消了,预备铃之后,8点05分正式开始第一节课。

今天周五,第一二节课也刚好是语文。

毫无疑问是讲解试卷。

这也是曹东河为数不多要亲自上场的课程。

曹东河喊了上课后,说道:“语文试卷还在批改中,分数没出来,把试卷先拿出来。”

反正收上去的是答题卡,倒也一点都不影响。

周宽比较懒,他的试卷上可以说干干净净,连个名字都没有。

语文试卷的分析讲解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枯燥。

真的没什么意思。

错的地方基本只能是将错就错。

语文是个神奇的科目,除非完全不学还不做,要不然低分很难,但高分也很难。

以高考来算,120分+就是211苗子了,要是能到140分,基本清北的苗子。

这个科目相当能拉开分差……

第一节课就完全讲完了除作文以外的全部题目。

但是大家基本都是只能粗略判断自己的分数,因为阅读理解很难碰上标准答案。

下课后,苏小溪很有些烦躁地说:“语文这玩意真愁死人,讲了等于没讲。”

“我这次语文可能不太好。”

前边的刘念顺嘴问:“多少?”

“应该100分不到。”苏小溪叹气道。

刘念哦了声:“是有点不太好,我估计还是110左右。”

又望向周宽:“宽哥你呢?”

闻言,周宽坦率一笑:“我卷子上我没写东西,有点估不出来。”

“好吧。”刘念也没强求。

苏小溪更没心思关注,平时她语文也是110分的水准,这把有点糟糕,毕竟还是个学生,肯定会烦躁。

第二节课基本浪费,曹东河说了一通作文相关,但能吸收到有用知识的没两个。

周宽是不需要,他现在已经在熟悉高考作文题目了。

适当时候,周宽也不会吝啬拉刘念啊、苏小溪他们几个一把,混杂着透个题。

第三节课是物理,也没发答题卡。

周宽听了半天,发现自己物理有点糟糕,现在理综试卷是按照物化生110:100:90来分布的。

物理的110分,周宽估摸怕是60不到,这还是最近的主复习科目!

等到下午上数学课时,发下来了第一份答题卡。

周宽得分117。

比预期高一些,刷题量还是不够,所以会出现较大判断出入。

这次苏小溪还算开心,分数比预期高了一些;至于刘念,分数是略夸张的136。

最后一节课是英语。

周宽同学拿了惊人的全班第一:138分。

大爆。

英语卷文理统一,全校第一在328班,也只比周宽多了2分。

嗯……不是陶佳艺,是328班的学霸。

329班英语老师是个面相严厉的中年女人,站在讲台上望着周宽说着:“周宽同学要再接再厉,不要松懈,有些事情下不为例!”

迎着几乎全班同学的目光,周宽点头应道:“好的,老师。”

“下次争取拿全校第一。”英语老师又多说了一句。

“……”

趁着发答题卡的功夫,329班不少人交头接耳起来。

“宽哥英语这么叼,老师怎么还批评他啊?”

“嘘~宽哥这次英语交了头卷,而且是所有科目考试中,全校最短提前交卷的人。”

“啊这……”

“……”

苏小溪和刘念几乎都是同一个表情望着周宽,目瞪狗……口呆。

“怎么考的?”

对比了下答题卡,周宽回答:“就这么考的,这次题型,尤其是听力比较有利于我。”

“只是也没想到能拿这么高的分。”

苏小溪摆明了不信:“我可听说你只考了一小时就交卷了。”

“你不是见过我之前答题的英语试卷?”周宽反问了一句。

苏小溪:“……不好意思。”

她一下反应过来,从年后周宽进入学习状态后,英语就比较厉害,只是一开始写错过一些单词而已。

这一天的课上完,考试试卷基本讲了个差不离。

统分也在第八节课后出来了。

语文有一点点出人意料的拿到了114。

然后就是如周宽所料那样,他的理综很是惨淡:总分300拿了118分……

不说没有英语单科高,也就比语文数学略高一丝丝,这就很搞笑。

倒是总分比去年还高了30多,487分,距离周宽已知的今年高考一本线只差47分。

整体上算是差强人意,就勉强使人满意的那种。

刘念吊儿郎当的,一如既往拿下了不错的分数,总分547。

苏小溪语文的确略差了几分,但影响不大,总分501。

刘念又是329班第10。

苏小溪则排到了班上第22。

周宽是第27,比重生前考过的上一次居然提高了11个名次,可以说也算是显著进步。

根据统分判断评估,329的一本上线率大概是20%~25%之间的样子。

也就是班级前15基本上十拿九稳的过一本线。

刘念看着统分表,忽然蹙眉道:“宽哥,你这理综不大对劲吧!”

经刘念一提醒,苏小溪也发现了不对劲,喊了声:“理综118?!”

她理综都算差的了,也就180多,但周宽这就很离谱。

没等周宽开口,刘念又说:“不对,宽哥语数英总分369!比我都多三四十!”

“不对劲!”苏小溪狐疑地说,“统分错了吧!”

李勇几个也过来凑热闹,呜呜渣渣的。

见状,周宽无奈道:“就考了这么多而已,你们几个不感谢我也就算了,还叽叽歪歪的。”

闻言,刘念一下乐开怀:“是得感谢宽哥把理综分好模块,我们内部互补,这次理综多考了20。”

李勇几个也是很感慨:“是的是的,我理综也比上次多了。”

“帮扶小组是有用的。”

然后刘念奇怪道:“不过怎么会对宽哥就没用?”

苏小溪撇撇嘴:“因为他根本没问过理综的问题。”

周宽:“……”

快别特么说了,我那不是不想问,是时间太短,根本就还没记住那些基础的东西,请教毛啊!

周宽懒得再搭理这帮扎心货。

一个二个的一定要提醒他理综考得真尼玛稀巴烂。

物理51分,没眼看。

化学、生物大哥不说二哥,34、33!

要是理综是一个老师,百分百会跟周宽说:老子就把答题卡踩一脚也能考个七八十。

毕竟这次理综选择题就有126分。

反正,要不是英语仗着前世的底子,较为优秀的逻辑思维应付了数学,语文胜在见识面,三门主课直接拿下369分,这次考试成绩就真没法看了。

虽然理综成绩很惨淡,但周宽同学在学业上依旧建立起了不少自信。

因为他看到了黑板右侧的高考倒计时,心情变得愉悦起来:“多大点事,也就每天还要进步1分就能考到600分罢了!”

-

破碗

章节目录

我的回塑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偷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偷名并收藏我的回塑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