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统分表出来,329班的同学基本是都多留了会才离开教室。

寻思这次考试也算差强人意,周宽就没在学校食堂解决晚餐。

依次走过一食堂、二食堂,再沿着行车道走去校门口。

然后,周宽看了眼旁边的苏小溪,边走边说:“你今天请了假?”

“什么请假?”苏小溪不解。

周宽:“……”

眼瞅着苏小溪掏出学生证出了校门,还问了句:“你的新学生证还没下来?”

“下来了啊。”周宽回答。

苏小溪眨了下眼睛:“难怪刘念他们总说你出入自由,我算是见识了。”

周宽笑笑:“……”

二中采用了一种简单的办法来区分寄宿、走读,即:卡片式学生证的底色。

浅绿色是寄宿学生的学生证,基本用不到,因为没整合其它诸如餐卡之类的功能。

走读也分两种颜色,浅黄和深黄。

浅黄只能下午出去,深黄早中晚都可以。

家里距离学校略远在学校吃午饭且不上晚自习的,就是浅黄;每顿饭都回家吃的就是深黄。

“……”

出了校门,见苏小溪也往校门侧面那条道走,再一看前面就是嘉华豪庭了,周宽眼睛一转:“你不会也住嘉华吧?”

闻言,苏小溪看了眼周宽:“这话该我问你吧,我去年就住这里了!”

“啊?”周宽愣了下。

他一直以为苏小溪是寄宿生,因为她早自习晚自习都在。

倒是说从嘉华到教学楼的距离基本在五分钟以内,也不麻烦。

苏小溪又说:“看来你就是新搬来的603了,我妈妈还说这附近的房子现在基本都是陪读高三的,怎么对门租出去这么久一点动静没有。”

周宽笑笑:“就我自己,天天上课哪来的动静。”

“也是。”苏小溪随意答了句。

这会儿两人也爬到了六楼。

嘉华的布局是1对4,2对3。

此时603对面的602房门大开,一个中年妇人探头出来,招呼了声:“溪溪。”

然后轻咦了声:“咦,这是……”

苏小溪答了句:“我同桌,周宽,他就是603的。”

周宽主动且礼貌地打招呼:“阿姨好,我是周宽。”

“原来是周宽同学,你家长还没来吗?”苏小溪妈妈和气地问。

周宽回答道:“就我自己,图个晚上多读点书。”

“学校宿舍不太方便是吧。”

“是的。”

“这次考试怎么样。”

“不是太理想。”

都走进房间的苏小溪立马回头忿忿道:“别听他瞎说,我考501,他考487,而且百分百在藏拙,理综就考了118分,我信他的邪!”

闻言,苏小溪妈妈脸上的笑容又浓郁了一分:“小周成绩不错啊。”

“你一个人也不好开火做饭吧,要不上我们这边对付一口?”

周宽每个毛孔都想要拒绝,但嘴上还是委婉礼貌地说:“不……不太方便吧。”

“有什么不方便的,进来,来。”苏小溪妈妈不由分说拉着周宽就进了屋,热情得很。

上了饭桌,苏小溪妈妈介绍了自己的名字:黄素梅,又说叫她黄姨就行:“我们家溪溪平时没少欺负你吧。”

“没有没有。”周宽连连摇头,但鬼使神差的在摇头过程中瞄了眼苏小溪。

把苏小溪看得眉头皱起。

黄素梅乜了眼苏小溪,叹气道:“溪溪是不太听话,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天天要锤这个锤那个,你多担待。”

周宽连道:“真没有,苏小溪很会照顾同学的。”

不过貌似有点越描越黑。

搞得黄素梅看苏小溪的眼神愈发不对。

苏小溪气得埋头扒饭,一句话都不想说。

可能是寻思一会怎么锤死周宽方便。

“……”

晚饭过后,时间也差不多,周宽又跟苏小溪一道回了学校。

路上,苏小溪不满地咕哝:“你也是真厉害,10号就搬进来了吧,硬是从来没碰过面。”

“也就晚自习下课后会回来一下,之前没碰上罢了。”周宽笑笑。

又说了两句闲话。

苏小溪犹豫了下,开口说:“我妈妈说让我问问你,要不要以后去我家对付一口,都是同学,总在外面吃也不那么卫生。”

语气有点犹疑、扭捏,说得苏小溪自己也是不耐的一甩短发:“行行行,我直说,我妈妈说反正做两个人和三个人的饭差不多,你也省事,我妈妈也顺便收一份饭钱。”

周宽本来是想拒绝,听到后面顿觉靠谱:“可以可以,太感谢了,实在是麻烦黄姨了。”

然后又连忙补充一句:“等下了晚自习我去跟黄姨说一说。”

闻言,苏小溪悄然松了口气,看着周宽笑了起来:“呦,不赖嘛,宽哥。”

“……”

周宽当然懂苏小溪的意思。

同学之间,尤其是女生男生之间谈收多少多少钱这种事情,还是有点难为情的,周宽主动说去跟黄素梅商量,省了苏小溪的尴尬。

事实上,类似的事情在二中并不罕见。

而且也不是高三的特例,高一高二甚至附近一些初中也有。

来陪读的家长或者说有些在学校找了份诸如食堂打饭兼职的家长,会兼顾着多做几个人的饭菜,有些学生家长也觉得这样自己孩子吃得好一点,一拍即合。

毕竟都是普通农村家庭,能贴补一点是一点。

陪读是个很费时间精力的事情,也不一定每个人都能在县城找到一份工作,相当于完全空闲了一个劳动力,连农活都不一定兼顾得上那种。

不过黄素梅让苏小溪开这个口,多半还是出于周宽学习成绩不赖,又是同桌的缘故。

苏小溪家里条件在白华应该不算差。

如果真想多做几个人的饭贴补,黄素梅不至于到马上要高考了才来开口。

所以……

周宽心里乐呵呵地想着:“之前还寻思天天吃快餐不是个事,吃食堂吧,腻。”

“没想到成绩好,能有这种特别待遇,这下直接解决!”

“……”

下晚自习后,周宽在校外还没关门的小超市买了些东西:一箱见苏小溪喝过的某牌牛奶,一些时令水果。

然后才去敲602的门,见开门的是黄素梅,周宽笑着道:“黄姨,谢谢你的照顾。”

黄素梅正要推脱,周宽又说:“以后还得麻烦你多费心,只是一点小心意,实在是不成敬意。”

闻言,黄素梅赞扬道:“难怪你家里放心你一个人在外租房,比我家溪溪懂事多了。”

“黄姨过奖了。”周宽笑着说。

又唠了两句,周宽主动提起了饭钱的事情:“一般早上我可能会赶不上吃饭,算午晚两顿,每月600元,黄姨你看可以吗。”

“这太多了。”黄素梅连忙道。

周宽笑了笑:“黄姨,你家伙食很好,现在又是高三最后阶段,你肯定是会多费心的……”

“……”

推脱几次,黄素梅一锤定音:“那就给400吧!”

周宽有些犹豫:“这……”

还没说,黄素梅打断道:“你就依黄姨的!”

见状,周宽只好说:“好吧,那黄姨我多说一句,假如我刚好有事没来吃,就也别再退钱给我了。”

周宽也没拗过黄素梅。

他也不是打肿脸,而是黄素梅家里的伙食真不错。

之前的晚饭,黄素梅可不知道有周宽,早就做好了三荤一素,还是牛肉、排骨、肉这三荤。

要知道,她们就俩人。

虽说是高三陪读的谁家都会注重伙食,但这种标准,在农村真不常见。

周宽估摸着黄素梅一天的伙食费标准都得四五十,所以才说了个差不多的价格,没想到硬被推了200。

400每月,只能说,黄素梅人真的不错。

…………

次日早上,苏小溪进教室刚坐下,就盯着周宽说:“真看不出来,你怎么那么会说话。”

“我妈妈昨晚夸了你一个晚上。”

听得周宽有点无奈:“我说溪猛子啊,注意下用词,差点我就误会是那什么看那什么越看越欢喜了。”

“什么那什么?”

“你说呢。”

“我……你!”苏小溪终于反应了过来,“行吧,我的!”

她也意识到自己这话听起来确实不太对。

她的眼里可没有爱情这种东西,除了学习,只有锤这个那个!

只是眼下苏小溪也不想锤周宽了,她也是个心思细腻的;

她觉得周宽最近轻描淡写解决的事情都挺大的,她不一定锤得过。

甚至,苏小溪猛女又开始分出一点点心思练拳了。

“……”

这天依旧是讲试卷,因为授课老师不完全局限于试卷本身,会特地对某些经典题型展开来讲。

一晃就到了第七节生物课。

老师讲得倒是详细,周宽却依然听得头大。

思绪不自觉地分散:“得掌握课本上基础知识才可能拿高分,时间紧,必须要挑灯夜战了……”

“听是听得头大,今天这1分进步我还是从生物上拿到了。”

理综试卷第一道题是个简单知识点,可据老师说是考点,周宽给记住了,只要同考点再考一次,6分必拿下!

不吃牛的说,这一天就干完了六天的进步量!

周宽心里正美,忽地兜里手机震动了下。

不着忙的掏出来一看,立马先扭头看了眼窗外,然后周宽举手站起来:“老师,我请个假。”

“去吧。”生物老师一向好说话,只是看了眼周宽,便点头同意。

周宽拔腿就走。

此时他脑子里全是那个加红加粗被无数感叹号包围的巨大‘危’字。

周钰,她,来了。

不仅来了,还是到教学楼下才发的短信。

周宽不是担心租房的事情败露,而是不想周钰从曹东河那里先知道这件事。

不仅会有些麻烦。

也会让周钰不那么开心。

周宽觉得,周钰这个年纪应该俏皮轻松,别为了他一点小事气坏身体……

-

======

破碗

PS:今天只有这章了,从明天(26号)开始会日更3章,字数接近1万,数据什么的从今天开始皆是浮云,我破碗老扑街拼起来了……

章节目录

我的回塑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偷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偷名并收藏我的回塑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