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宽一下就听出来了周钰的潜台词:

“倒要看看你在学校到底鬼混些什么!”

摆明是没有全部相信他。

于是,他故意嘟囔起来:“咋的,我晚上是能去鲨人啊还是能去放火啊。”

周钰只是轻飘飘的乜了眼,便自顾走进了一间快餐店。

接过周钰递过来的一杯水喝了两口,周宽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他现在有更宽松的时间来说服周钰。

于是,在周钰点完菜、洗完筷子后,周宽笑着说:“周钰宝啊,年三十你跟我说的压岁钱呢?”

没给周钰开口的机会,周宽直接说出目的:“压岁钱我也不要了,你眼光不错,去随便给我买两三套冬装和春装吧,也不用多贵。”

闻言,周钰眨巴眼笑着打趣:“意思现在都不挑名牌了?”

“连锁运动品牌而已。”周宽随口道,白华人嘴里的名牌其实就是特步之类的运动品牌。

看着周宽,周钰露出笑脸再次确认:“行,这可是你自己拿压岁钱换的,别后悔啊。”

“照我身上这个风格标准来。”周宽补充了句,他明白周钰的意思,家里本来就会给买衣服,而周钰承诺的压岁钱就是现钱,随便花的那种。

闻言,周钰故意撇撇嘴:“高中还没毕业怎么就学着装老成了,还以为你不喜欢这种偏沉稳的风格呢。”

“……”

生活中的周钰其实较为文雅。

只有必须要‘管教’周宽时,才会装出凶巴巴的模样。

像是当下,吃饭很斯文,细嚼慢咽。

也会习惯性的挑出荤菜里的肉类夹到周宽碗里。

最后,周宽干完两大碗米饭,周钰才吃完大半碗,刚好差不多一起吃完。

饭后,周钰从周宽这里拿走了租房的钥匙。

二中附近这一片周钰还是熟悉的,嘉华豪庭她当然也知道在哪。

“……”

周宽回到学校后,没多会晚自习铃声就响了。

先是发了好一会呆。

虽然周钰是自己的姐姐,但正是因为这样,说服周钰接受一些事情所需要考虑的东西好像就更多。

毕竟他的想要说服周钰的目的是为了让她存款翻倍,让她打工人的生活更轻松一些,而不是给她徒增压力。

而且,周宽也绝对不可能跟周钰说自己是重生人士

这事情就很有悖论,万一只是说出口就产生蝴蝶效应啥的,别说更好的生活,连安生的日子都不会有。

周宽后世12年的经历在他这里暂时没产生太多用处,但不代表这些经历对其他人也这样。

举个例子:假如马杰克提前知道自己将来会那么膨胀,指不定他会用更加不引人注意的手段做出比‘996福报’更令普罗大众难以接受的事情,从而更加那啥那啥的。

最后……想来想去,周宽寻思其实也就是让周钰接受自己有个厉害、优秀、帅气,动动手指就成了校园一哥,能跟人谈买卖,对市场有评估能力的弟弟。

还是亲的。

就足够了。

…………

…………

自打知道苏小溪就住对门602,周宽基本跟她一道回家,也算是有个照应。

怎么说也晚上10点才下晚自习,白华可不比城里,黑灯瞎火的地方还挺多。

有溪猛子在,周宽也走得更放心。

毕竟这是个女版一拳超人!

偏偏苏小溪的母亲黄素梅却认为,有周宽搭伴她在家也更放心。

你说这不是巧了?

到嘉华六楼后各走一边,两人都是敲了敲门。

时隔一个白天再次走进603,周宽感觉仿佛来到了新世界一样。

不是很大的客厅地面干干净净。

还多出来几个塑料支架,让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显得更整齐。

连客厅都这么干净,洗手间、两间卧室就更不用说了。

周钰嘴上说着:“这间房以后就单独当书房吧,我把客厅的老式书桌搬了过来。”

“房间的灯光不太明亮,我给你买了个台灯,希望你用得上,其实我管不了你多少的。”

“其它也没动别的。”

在周钰说完后,周宽忽然抢先说:“晚上你睡床,最近天气好,床单被罩都是才洗过的。”

“我在沙发上对付一晚,别跟我争!”

两人都可以算成年人了,男女有别,一般情况下是不会睡一张床的。

虽然有两张床,但另一张床上连床垫都没有。

周宽也没去多买一套床上用品,尤其是被子这类大件。

倒是说如果是陈文茵女士过来,周宽估计会被不由分说拉去睡在床上。

而且保准会说:‘你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怕什么丑?’

农村人骨子里的节俭让周宽第一时间抢走了周钰的话。

但周钰很快反应过来:“白天有太阳显得温度高,现在温度就很低了,睡沙发也不行,我随便去找个宾馆对付一下就行了。”

“这个行,这个行。”一听这话,周宽觉得自己像个傻子,连连点头,“不过还是我去宾馆比较好,整个白华也就招待所算是个好宾馆,我一大男人更能适应。”

周宽还有一句话没说。

现在这个时代,白华的宾馆多数比较混乱。

09年,白华这个小县城也没特殊的地方,人口流动相对很低,能去住宾馆的,基本都带点色彩。

别说白华,连南丘都差不多。

起码在2015年以前,南丘火车站广场、售票厅门口几乎全天候有无数大妈光明正大的拉客。

前世09年周宽同学第一次南下羊城回家后就遭遇了。

在拉拉扯扯中,差点就被拉进去了……

听周宽这么一说,周钰有些犹豫,嘴唇微动正要说话,周宽就已经岔开了话题:“先不说这个,我有些事情要跟你好好说说。”

“哦?”周钰挑了下眉:“你说。”

这会儿,周钰靠在老式书桌边边上,低头看着坐在603唯一一把椅子上的周宽,静等下文。

稍作整理,周宽从开头说起:“你知道我上初中起就对计算机比较感兴趣,可能在这方面有一点天赋,这些年陆陆续续也在网上学了些东西。”

“当然啦,还是菜鸟水平。”

“不过,虽然只是菜鸟水平,但懂得更多获取信息的方式,也了解到更多的事情。”

“比如家里的火车票代售点是这么了解到的。”

“再比如那个卖电脑配件的红毛也是被我的一些见识所折服。”

“……”

周钰安静倾听,并未打断。

周宽不紧不慢地说下去:“现在家里已经代理了火车票销售,等跑下来福彩承销,往后日子肯定是越来越好。”

说到这里,周宽略作停顿,望向周钰,轻轻一笑:“不过我还希望你在鹏城打工也能更轻松一些。”

“所以,我抽时间研究了各类行业,最后还是那个红毛说了句内存条,让我留意到了这个行业的动态;

年前1月23号,有一家生产内存颗粒的厂商奇梦达倒闭,让2G容量的DDR2内存条从价格谷底一下猛涨;

近来,我也留意了湾湾和国外一些厂商的最新动态,今年内存条的行情相当理想;

根据某些机构、人士的预测,认为现在单价130~140的2G内存条会涨到单价260~280,甚至300;

记得你工资还不错,应该有些存款,回到鹏城后你去华强北多了解一下,然后可以将存款全部购入2G DDR2内存条,一定得是DDR2这个规格。”

尽管周宽特地用平和的口吻,以尽可能轻松的语调叙说。

但越听周宽往下说,周钰眼睛瞪得越大。

最后更是从吃惊到傻眼到瞠目结舌到一时失声。

“你……”

“我……”

周钰语无伦次的同时,还显得手忙脚乱、颠三倒四。

“你跟我……”

最后好悬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先不说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你知道你现在是在让我做什么吗?是投机!说不好听点就是赌博!”

“不要激动,不用激动。”周宽做了个安抚的手势,“你现在都有点胆战心惊了。”

“放轻松。”

接着,周宽耐心而又语态轻松道:“你看,我说了这么多,是想让你别先入为主的担心,也是在告诉你,我在某些方面,比你跟家里想象的要出色一些,比如……”

说着,周宽掏出了上衣兜里的一沓钱晃了晃。

“你现在可能会更惊讶……”

-

破碗

章节目录

我的回塑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偷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偷名并收藏我的回塑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