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我宽哥乐意,动动手指就是我二中最潮流啊!”

“那可不,而且宽哥引领的潮流没法复制的!”

“说不定等我们大学毕业再回来,二中也依然只有我宽哥的传说。”

“……”

起初刘念抱着膀子根本不搭话,等李勇他们几个叽歪完,才一昂头,挑着眉,语气相当不屑:“宽哥是谁你们还不明白?二中扛把子,清北就那样的大佬!”

“这都不算什么,小场面罢了。”

“无非就是看不下去二中这么普通的整体成绩,顺手以一己之力改善罢了,多大点事。”

“不要太在意。”

“宽哥没露出来的还多着呢!”

不知道的还以为阿念锅这趾高气昂的样是在吹捧他自己。

刘念才说完,周宽就走了过去,友好的伸出手,轻轻握住阿念锅的手掌:“没看出来,念锅现在都这么能说会道了?”

当下,刘念面色直接就是一紧。

到嗓子眼的叫声也硬是憋了回去。

只能听周宽故意慢条斯理的说着:“我寻思你这读什么理科啊,单口相声的未来都得靠你。”

“是吧。”

李勇连忙配合的点头:“是的,念哥单口相声绝对有前途。”

“……”

周宽挑着眉头乜向刘念,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念锅,你怎么都不说话了。”

“哎呀,不要给我面子,继续说嘛。”

刘念:“……”

他也想说话,但怕一开口就是哭音。

这时候刘念才知道为什么那天耀武扬威的红毛忽然气弱。

他更知道自己真要现在出声,但凡稍微有点不对劲,周宽能立马让谣言传遍整个二中。

所以,他只能忍着。

他现在满脑子所有念头都在控制着面部肌肉,以面不改色。

余下的那一些些念头全都在想:宽哥手劲真大。

周宽一边用劲,一边轻描淡写地说:“你们看看,我念锅这是相当的不服气,相当的目中无人啊,连搭都不带搭理我们。”

“那确实,念锅人五人六惯了。”李勇相当配合。

“……”

几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刘念真要哭出来了,好半晌才憋出一句:“宽哥,我真滴错了。”

闻言,周宽一下松开手:“都是好兄弟,错什么错。”

“是是是,宽哥说得对,宽哥说得对。”刘念双手套在一起,嘴上连连道。

得亏是这会儿倒春寒,天还挺冷。

笑闹过后,周宽正经说了两句:“因为思维导图和这个模拟实验软件,最后一轮大复习节奏有小幅度调整;

反正你们也知道,我的确上个985,成绩真不真实我也懒得再强调了,反正接下来趁着大复习你们多帮忙。”

刘念第一个点头,认真道:“宽哥你放心,我们知道的都会告诉你。”

“对,反正宽哥你主要补习方向是基础知识点,我们都能帮上一些忙。”李勇也跟着说。

“……”

见状,周宽就笑:“你们别看不上基础知识点,高考的基础题占比一般是70%,基础之上稍微努努力,再有那么个擅长的科目,差六百分都不会太远。”

听周宽说完,李勇忽然反应过来:“对哦,宽哥三门主课都还行,高考怕差不多能390,理综210直接600,很多985大学都够分上。”

“反正大家都加油吧,上个好大学总归没什么坏处。”周宽轻笑起来,然后挑了下眉毛,“最起码很大程度上学校越好,女孩子越漂亮。”

众人都笑了起来。

笑声里多少沾点坏坏的味道。

“……”

说起来,周宽对他归纳的这些复习方法被采纳没那么意外。

思维导图这个还好,有些学生自己就有用,只是可能没有那么系统。

但是模拟实验软件,说实话,在09年知道的真的不多;

以周宽亲自在网络上大海捞针的经历也能看出来,能用的实在太少。

要不是周钰在鹏城帮了大忙,都拿不出手。

而且周宽这是沾了前世经历的光,那会儿网上经常有人分享高考复习方式这啊那的,总结起来确实会比普通办法相对更科学一些。

曹东河他们又不傻,只要稍微一琢磨就能看出里面的普适性与实用性,当然会采纳。

…………

时间根本经不起忙碌的拨弄。

一晃就到了3月21号,周六。

这些天以来,二中高三年级集体进入了最后一轮综合型大复习。

一般进入综合型大复习阶段,各科老师抓课堂气氛也会更严苛。

比如:路璐鹭老师连续好几天都是板着脸上课,黑板、讲桌都被敲得震天响,甚至后面还带上了扩音器。

一方面,329班所有科目中生物最差;

然而路璐鹭总共带了两个高三班一个高二班的生物,另两个成绩都不错,偏偏理科实验班329班生物有点糟糕。

另一方面,这也是路璐鹭逐渐走向成熟老师的过程。

别的地方周宽也不清楚,反正在白华,有口皆碑的好老师一般都是严肃型的。

路璐鹭现在毕竟是在白华二中,当然首先会向白华教育体系的主流形势看齐……

都没怎么留意,时间就过去了一周多,眼瞅着三月份的月假都要来了。

刘念他们几个都在叨叨下周五放假的事情了。

这会儿也会叨叨下次考试必拿下几分几分的。

偶尔周宽也会参与话题,表示对某个知识模块足够了解的信心。

这天,曹东河上完语文课,说了个消息:“都注意一下,下周高三不放假,推迟到4月初,也就是下下周五,跟清明假一起。”

“另外,30号、31号是今年第三次统一模拟考试,这次依然是全市统考,而且会根据文理科进行市排名!”

见教室里到处都在交头接耳,喧闹四起。

曹东河冷哼一声:“抱怨有压力?”

稍顿,曹东河声调忽然提高了八度:“有压力就对了!”

“有压力就要知道抓紧学习,你们得感谢周宽找到了一些更科学更普适的复习方法,大幅度降低了你们学习知识的难度!”

“按照高考基础知识的占比,只要你们把基础知识都掌握好,直接就上一本了知道吧!”

“下课!”

“……”

刘念他们几个都有点傻眼。

李勇低声嘟囔:“不会吧,刚说两句放假的事情,直接就给推迟了一周。”

“你还好,我这生活费有点尴尬了啊。”刘念挠着头有点烦。

张海彪接过话头:“谁不是呢。”

“要不然请个假?”

“……”

听他们几个说得凄惨,周宽插了句话:“快考试了还是别搞这么麻烦,我借给你们一点,反正等下下周回去你们跟家里一说就行。”

闻言,刘念他们几个齐刷刷看了过来。

最后还是刘念先小声开口:“宽哥,我记得你没跟家里说你租房住,你的电脑也是新买的,哪来这么多钱啊。”

“谢了,有姐姐的幸福你们不懂。”周宽说了句不符合实际的真话。

提挣钱这种事不合时宜,对现在的刘念他们来说,抓紧一切时间冲刺高考是头等大事,其它全是旁枝末节,周宽说出实情只能徒增他们的羡慕嫉妒恨,过后可能就是烦恼了。

刘念眉头跳了又跳,依然很羡慕周宽有姐姐,末了才说:“那借我100充个饭卡。”

闻言,周宽也不犹豫,从兜里掏出了几张百元钞票。

刘念、李勇他们几个都抽了一张。

高中时期周宽也有过这种尴尬。

高一那会周宽每月生活费是400,有个月不小心花多了,也是刘念他们几个借了饭卡才糊弄过去。

周宽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起初他没好意思说,饥一顿饱一顿被发现了后才有的下文。

成年以后倒是没有过饥饿经历,毕竟土豆都被他琢磨出了好多种做法。

像是这种忽然多一周的安排,对刘念他们来说都能算是‘噩耗’。

因为他们的生活费都是400~700之间,而且没有计划使用这个概念,顶多是给月底回去时留个网费车费,一般也就是15、20元。

以前的周宽也一个样,他重生时,刚拿了整月生活费没几天,兜里就连150都没有了……

“……”

中午回去吃饭的路上,苏小溪提了句:“你现在的富有程度有点不对劲啊,嗯……你掏钱时,我不小心看到了你兜里有很厚一沓钞票。”

“还有,我妈妈在打开一箱牛奶发现有500块钱,跟你说你就岔开话题了,还让我跟你说两句。”

闻言,周宽乐呵呵一笑,敷衍道:“都最后复习阶段了,你这乱七八糟的心思怎么那么多,好好学习,争取这次考试过一本线吧。”

正说着话,周宽兜里的手机持续震动起来,一看正好是黄亮的电话……

-

章节目录

我的回塑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偷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偷名并收藏我的回塑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