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珠是珠江三角洲冲积平原北部,西北部往东为一系列略有起伏的低丘岗峦。

属于羊城的中心城区之一。

区域内学校众多。

所以……吃完晚饭,周宽随便一找就有文具店,买了包A4纸,以及铅笔、水性笔等。

再回到办公室,周总开始了加班。

自己当老总就是这么自由,才第一天上班,能想加班就加班!

坐到电脑前,周宽先翻开了蔡文胜发家资料。

虽然直到今天为止,周总仍然不知道谭富婆的家庭背景、从事行业、身家地位,但从谭富婆给的这份资料上,也算管中窥豹,谭富婆还是很顶的。

在提到蔡文胜这个名字之前,周宽有通过网络查找公开资料,不很详细。

都比不上周宽隐约记得的那些。

又刚好这个时期蔡文胜个人在网络上处于半隐退状态。

而谭富婆给的资料则很详细。

其中还列出了一些略加修饰的早期创业情节。

比如:

由于域名每年都要续费,不续费就会过期无效,别人可以重新注册,蔡文胜瞄准这一点抢注过不少忘记续费的好域名;

传闻某个域名蔡文胜抢注再被买回去转手挣了120万美元,成本是220元。

再有:

因为手动抢注域名效率低下,蔡文胜通过论坛认识了个技术人员;

让他把中国几千个县市的拼音、全世界所有国家、有名的公司或常用的单词,甚至农业用语,全部导进了自家数据库里,再从国外网站买到域名拍卖清单,进行匹配,集中精力抢注最贵的域名;

结果因此持有了tudou等后来极其优质的域名。

还有:

为了提升抢注域名的成功率,租用海外服务器,压缩注册流程这种看起来卵用没有的尖锐方式。

从这些域名买卖的事例上可以看出,蔡文胜不愧是后世传闻每年依旧能靠域名生意入账千万资金的人,正经是另辟蹊径形成的奇货可居。

又一次翻完后,周宽很是叹息:“可惜了,这种方法现在肯定很多人学,我能学的就一点,建站导流量。”

“人家蔡老板毕竟手握百万资金才开始域名生意,没法比啊。”

“还好……”

“我直接就知道很多域名未来会值大钱。”

“……”

说话间,周宽也拆开了那包A4纸拿出一沓,对照相关域名交易网站开始整理起来。

一会儿A4纸上就写了不少字。

“mi,15万美元。”

“xiaomi,暂时未知,国内域名服务机构持有。”

“miui,暂时未知……”

“mijia,暂时未知……”

“……”

将整个小米系的几个常用域名整理出来,周宽稍加思索,列了个标签:“可以先尝试miui这个域名,小米一开始主打的miui这个UI,好像是明年三四月份开始建站内测的。”

“……”

再然后是本来就存在的几个域名。

“360……没戏,沃达丰持有,传闻后来扯皮三年时间最终花了1.06亿才买下来。”

“jd,这个好像说是3000万才买下来,现在这价格还行的样子,不过估计没机会了,京东已经做大了。”

“……”

“tmall呢?”

“好家伙,万网的啊。”

“……”

从天猫想到了外卖,然后周宽发现了第一个重大的商机。

“咦,meituan是今年3月份才第一次被国内注册?”

“我看看,没挂竞拍。”

“如果这个注册人不是王兴的话,那可就别怪我捡钱了啊!”

“……”

在纸上写下meituan这个域名后,周宽连续画了几个硕大的五角星。

这是周宽找到的第一个注册时间十分之短,且明显具有超大价值,价值还即将生效的域名。

2009年,美团还没成立!

这个事情周宽很清楚,因为他现在没有查到任何美团网的信息。

而且周宽印象中美团好像是2010年初推出来的东西。

“我得好好整理整理我的脑子。”

“2009年,中国的互联网还没开始大爆发,移动互联网时代也没来,有很多东西现在还没出现过!”

“……”

很快,周宽几乎是下意识就想到了逼乎。

因为他太知道这东西现在没出现了,刚重生那会还想去谢邀来着,结果逼乎都没有。

于是,周宽很快查了查相关消息,并写下zhihu。

“07年就被注册了啊。”

“也没什么动静,加粗加粗,一个个来,总有个东边不亮西边亮的时候!”

“……”

“微博……”

“卧槽,怎么把这个给忘了,传闻中800万报价还贱卖的域名啊。”

“……”

这个晚上,周宽像是有那个大病一样,时而笑嘻嘻,时而mmp。

原本他只是想整理一下应该怎么一步步攒下足够的资金去获得mi这个域名。

借鉴人家的成功经验,他也把自己知道的‘奇货可居’整理了出来。

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至少到目前为止,他在纸上写出来的域名中,也就只有寥寥数个是明显有价值,但已经没机会去插一手的了。

至于其它的,几乎都是可尝试的选项。

只是周宽也佩服全世界各个抢注域名的选手们,所有他这时候记起来在未来有价值的域名,暂时只有那么两个没被注册。

有意思的是,其中有个域名叫:

panda.tv。

是.tv结尾的顶级域名。

周宽有些玩味的想着,也不知道‘我命油我不油天’以后会不会上门求购。

除了这个以外,周宽还从蔡文胜发家资料中整理出一个没被注册的域名,iqiyi.com。

在整理出来之后,他一秒钟都没犹豫,就把这两个注册了下来,而且还特地把这两个域名导向了很拉胯的caotaibanzi。

做完这些,周宽伸了个懒腰,舒服的想:“这算是第一笔未来收获,就是起码要四五年才有用,不着急不着急。”

“……”

第一天上班就加班到午夜十二点的周总,总算忙完了一切,收拾收拾回家睡觉。

…………

次日,闹铃响了三遍,周宽才彻底醒来。

看了眼手机,有一条未读短信。

到羊城这么久,周宽都还没更换成羊城号码,手机换成3gs后,倒是不用经常删短信了。

好歹是掀起行业变革的智能手机,是依内存多寡来决定短信存储上限的。

是陈文茵发过来的,文字没什么特别的,就随便问问在吗,在干嘛的那种。

周宽也不多犹豫,坐起来拨通了陈文茵的电话。

“妈妈。”

“周宽啊,吃过早饭了没有。”

“刚刚起来。”

“现在住的问题解决了吗?”

“租了个小房子,还可以做饭,挺好的。”

“羊城热不热啊。”

“热。”

“……”

一如周宽所想的那样,陈文茵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单纯的想他打个电话回去。

周宽也就是来到羊城当天打了个电话回去。

算上到羊城那天,今天是第四天,7月18号。

不过周宽还是能理解陈文茵女士。

结束通话后,周宽走进卫生间冲了个澡,套上衣服,左右一寻思,干脆亲自下厨煮了碗面。

锅碗瓢盆这些买了,米面粮油自然也买了。

大早上做饭有点麻烦,煮面就简单得多,卧俩荷包蛋,简简单单。

在餐桌上吃完这碗面的同时,周宽也整理好了今天要做的事情。

昨天晚上整理出来不少未来价值连城的域名,从目前的迹象表明,这些被注册了的域名现在都有一定价值了。

其中最明确价值的是15万美元的mi。

不过这个反而不着急。

“资金紧张,得按照时间顺序排个表,今天怎么也要拿下一个。”

“……”

想着这些,周宽离开了住所,很快走到了办公室。

虽然这些事情在家里也可以做,但重新感受了上班状态的周总觉得去公司比较有内味。

看着整理出来的各种域名,周宽使劲回忆起来。

“首先最着急的是微博的相关域名。”

“我现在都记得2009年微博这个词条力压一切,可是现在都还没有太大风声,但绝对快了!”

“后世都传闻微博能力压其它平台成为国内唯一的微型博客平台,域名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渣浪第一个低调购入的域名就是weibo.co,周宽当然也有想法。

目前通过whois查出来的确实跟周宽有所耳闻的坊间传闻相像。

这个域名确实是1999年在中国注册的。

但到底是不是个人持有,那就不好说了。

反正现在这个域名确实能访问,是个静态网页。

周宽只能当这个传闻是真的,不过他打算慎重一些,而且如果是真的个人持有,他也不打算直接坑走这哥们应得的部分。

“……”

整理好之后,周宽很快开始了第一步。

直接通过现有渠道,在国内一个域名服务、交易网站上找到了挂拍的weibo.co,预期价格1800元,多一分我都不要了。”

客服:“稍等,我请专家给您评估一下这个价格的可行性。”

周宽:“……”

他直接没再搭理。

通过weibo.co.cn域名。

另一方面,周宽委托平台去进行收购的meituan.com却是有点波折……

不过,周宽跟上午一样,故意没去搭理。

反正,他现在对外表现出来的情绪都是那种傲慢、不以为意、能干干不能干拉倒的情形。

已经拿下了weibo.co。

.co那么直接。

周宽紧靠椅背用力后仰,长长呼出一口气:“我知道的优质域名太多,现在看来很难一步步来,起步就淦进去了两万多,真是……”

“值!”

-

破碗,三更1万2求月票

章节目录

我的回塑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偷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偷名并收藏我的回塑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