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周六日没有工作事务占据时间,人们往往显得更加闲散无聊。

在城里生活的人们不少数会选择出门遛弯儿。

而一旦有其它事务占据了时间,在长时间的搁置下,常人就会变得烦闷,从而急躁。

就好比18号这一天,周宽其实有不断收到平台客服发过来的消息。

从发起委托之后,他只回了两次消息。

第一次是客服哔哔赖赖说各种啰嗦,周宽回复了:“要求我说过了,只要确切结果,能行行不能行直说,我付那120的手续费!”

第二次是客服又哔哔赖赖说各种波折,周宽只回复了一个字:“哦。”

一方面是周宽真不想惯这个平台客服的臭毛病,什么专业评估、分析,搞得好像他是在买个秦朝大宝剑一样;

另一方面周宽是有意为之,他不想表现出对meituan这个注册还不到四个月的域名有过高热情。

通过平台中介交涉如果1800元搞不定,那就再想办法。

实在要是不行,那就放弃。

周宽的思路很清晰:区分价值、不过度强求、适当‘牺牲’、捡西瓜。

最简单的说,在周宽设想中,meituan并不是最有价值的,眼下是可以被‘牺牲’的利益;

以此换来对域名交易行业的部分粗浅了解。

只是……想了那么多,事情发展很令周总意外。

19号,星期天,上午十点周宽才不着忙走往办公室。

为了方便域名买卖,周宽通过QQ官方渠道买了个短位靓号,开通80个月会员获得了1个太阳的等级,花费将近一千。

坐在电脑前,刚登录上这个QQ,就看到了条好友请求。

还附了添加留言:“你好,我是meituan域名的持有者,麻烦通过一下谢谢。”

看到这条留言,周宽甚至没有第一时间处理,而是美滋滋的喝了口水。

心情十分愉悦。

通过好友请求后,周宽有意没发消息,而是跷着二郎腿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神态轻松的等对方主动发消息。

这个ID叫‘久爱小甜’的域名持有者一点没让周宽失望,在好友添加成功后第一分钟内就发来了消息:“你好,我从平台客服那里要了你的QQ号,meituan是我注册的。”

‘久爱小甜’:“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时间,我想跟你直接谈一谈。”

‘久爱小甜’:“平台客服那边转达消息可能存在延迟,一天都没什么动静。”

‘久爱小甜’:“你觉得怎么样?”

周宽看着一条条冒出来的消息,面色很是古怪,不慌忙的敲着键盘回复:“不好意思,我已经向平台提交了委托。”

‘久爱小甜’:“委托可以撤销的吧。”

‘久爱小甜’:“再说我们直接聊不好吗?”

‘久爱小甜’:“平台那边说最高只有1800元,这个价格真的有点低,如果你能出到3000,我立马就过户给你。”

周宽:“如果平台没有跟你交涉,委托可以撤销,现在无论如何,我都需要支付手续费。”

‘久爱小甜’:“这个,手续费也没多少钱,就120块。”

周宽:“有件事你没明白,现在无论我们是私下达成交易还是怎么样,平台方都有权向我收取10%的手续费;

以及,我需要再强调一遍的是:超过1800,哪怕是多一分我都不要了,如果你觉得价格低了,可以直接向平台客服表明情况,结束这单交易。”

‘久爱小甜’:“……”

‘久爱小甜’:“可是,可是……1800真的太低了,我没办法接受啊。”

‘久爱小甜’:“10%的手续费也不多吧,300块钱。”

“……”

周宽:“300块钱能注册五六个域名了,不多你怎么多要4个300?

这个域名你才注册几个月,转手就能挣三四十倍,我已经够客气了。”

周宽难得的发了两条消息:“如果还是这种废话,就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了。”

这次久爱小甜没有很快回复消息。

大概过了有两分钟,才发来一条消息:“好吧,1800就1800吧。”

周宽:“好。”

“……”

最终,周宽总共支付了1980元拿下了meituan这个域名。

平台的120元是最低费用,超过120元哪怕是超过1块钱都会只按照10%收取。

这次过户下来很快,因为meituan这个域名就是从这个平台注册的。

总的来说很顺利。

周宽所有的文字聊天都是刻意的。

也就是现在没有舔狗这词,不然这‘久爱小甜’的聊天信息一定会被认为是典型舔狗行为。

按照后世很多人对‘舔狗’的极度不包容,这种私发消息一发好多条的,都会被当成舔狗行为。

尤其是用词上的一些‘你觉得’、‘可是’、‘不好吗’等等。

总之,在久爱小甜主动发消息后,就很难避免被周宽拿捏住。

这也是周宽看到客服那边的一些反馈,有意拖一天的原因,他就想逼出对方的急躁。

尽管现在这么顺利跟‘久爱小甜’的个性有关,但过程中也一样体现出了他的急躁。

本来周宽的想法是说句‘不好意思,昨天忙没看到消息’之类的再展开交流,只是没想到‘久爱’会发那一堆消息;他才忽然改变策略……

……域名过户完成后,周宽没着急继续忙活,而是开了罐可乐,自我奖励。

虽然他把meituan这个域名当芝麻形容。

但能用1800元这么低廉的价格拿下,那肯定是舒服得不行。

美团前几年的发展可没上App,而是网页端。

事实上,周宽前天晚上记起了很多后世常见的App,却略过了滴滴之类的活跃平台;

因为完全基于App的平台只需要后台空间,不需要域名,App是直接发布到应用市场被安装后才能提供服务的。

顶多是出于保护域名的出发点来注册个相同域名。

如果刚好碰上是高价域名,再随便整一个后缀就好了。

好比滴滴就几乎没人会记它的域名,要进去也基本是通过搜索引擎进入。

实际滴滴的域名也不是didi,而是didiglobal,超级长,毫无提前抢注的必要性,抢注了他们也完全可以换成:

某某world、某某wholeworld、某某earth……

不过,周宽其实也没有期待meituan能卖多高的价。

因为周宽苦思冥想也只记起这个域名毫无波澜,似乎是王兴对域名有点敏感,在做美团之前就提前低调收购了。

如果价格过高,人家可能直接换一个公司名。

所以,哪怕周宽是依据信息差进入域名行业,也依然有风险。

比如某些创业大佬对域名比较敏感提前收购,因为价高收购不成索性直接改变公司名,周宽持有的域名就会一文不值。

这也是周宽坚决不杠杆操作的原因。

同样也是把meituan当芝麻的另一原因。

不像weibo,它是个必要拼音词组。

只要国内发展微型博客,weibo这个词组是一定绕不过去的。

所以最能快速变现,并更高获利的域名一定是weibo相关。

因为周宽清楚记得按照常态化发展,国内发展微博的不只有渣浪,还有鹅厂、网易等。

这种情况下,weibo相关域名一定是多方都想要的,也一定会产生竞争。

只要有竞争者参与,其实很容易待价而沽。

这也是前世周宽看到的那些坊间传闻一致认为,哪怕weibo.com卖了八百万,也还是被称之为贱卖的部分原因。

就好比现在周宽已经拿下的weibo.co;

那周宽必然会持有下去,某一天渣浪的竞争对手会主动花高价买去恶心渣浪。

而为了规避风险,周宽甚至暂时没那么急切入手小米相关域名。

毕竟传闻小米的名字都是成立当天喝了碗小米粥来的。

其实周宽知道一些细节;

毕竟雷軍雷大老板还是有点个人魅力的,因此周宽前世有特地查过小米发家史,知道其实2010年1月份雷老板就在海外注册了小米。

当然,周宽会在这之前入手。

然后不声不响,静等小米成为事实,用xiaomi、miui等域名挣点小钱,再然后放出mi。

喝了口可乐,周宽舒服的哈了一声:“哈~”

然后就听到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看了眼手机屏幕,周宽微微一笑:“果然,富婆就是准时,说拉黑三天就三天。”

接通电话后,周宽微笑着打招呼:“小蔓姐周末愉快啊。”

语调很令人舒服。

周宽可记得起码得等十分钟才吵架的心里预设。

手机听筒里很快响起谭晓蔓略带愉悦的声音:“周小宽呐,你人在不在鸿运花园啊,我正好在附近,一起吃个午饭。”

“在公司。”周宽回答。

谭晓蔓还愣了下:“什么……哦,公司啊,行,一会就到。”

“……”

…………

说起来慢,实际上现在才上午十一点出头。

谭晓蔓说的一会也真是一会,电话挂断不到5分钟,她就踩着细高跟鞋咯噔咯噔走进了209。

后面还跟了个周钰。

周宽没忍住乐了下。

谭晓蔓立马就丢了个白眼过来。

没办法,两人直接呼应上了,周宽的笑意谭晓蔓一下就看懂了。

五个字:死鸭子嘴硬。

明明是跟周钰一起过来了,什么正好在附近啥的,啧……

丢完白眼,谭晓蔓左右顾盼,大眼睛看了看去,嘴上啧啧称奇:“呦呦呦!不错啊,周总,这才几天就像模像样了!可以可以,一看就是个干大事的。”

然后又走到了工作站办公桌前打量两眼。

“这电脑机子怎么盖子都不装,品牌也没有,显示器也没有,键盘也没有,资金这么紧张的吗?”

“……”

周钰也是很惊奇,她这次是正经见到了周宽的另一面。

坐在一条看起来像是老板椅的转椅上,周总轻松而悠闲,身前办公桌上摆了一台显示器一台笔记本,墙上贴满了A4纸,写满了各种各样的英文字母;

仔细看还有时间周期排序,优先哪个再哪个,还标准了简略资料,比如是什么机构注册的。

看得周钰又是点头赞叹又是摇头叹气,嘴上也是啧啧称叹:“小宽,你这一个人搞得很是有声有色。”

“比我这个包括实习工作经验都快两年了的上班族还像模像样。”

听两女说完,周宽有意嘚瑟一笑:“那你们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弟弟!”

然后朝谭晓蔓招呼:“别打量了,只是长得像台式机主机,它是24小时开机的工作站,不需要显示器这类东西,拆了盖板是为了散热。”

“哦,哦。”谭晓蔓似懂非懂,又看了看折叠起来的废弃纸箱,“怎么看起来像是你自己装好的一样?”

“我又不是不会,当然是自己动手,省一点是一点。”周宽理所当然的说。

谭富婆忍不住竖起双手大拇指。

两女自顾抽出转椅坐下。

关心起了周宽的工作情况。

“怎么样,现在什么进展。”

周宽微微一笑,介绍道:“现在是初期,还比较顺利,只是我看好的有价值域名几乎全部都被注册了,这个行业还真是跟谭富婆说的一样,没前途。”

没管谭晓蔓听到富婆两字眉角下意识一挑。

周宽继续往下说:“暂时只找到了两个可注册域名。”

“也买了两个看好的域名,一共花了两万二。”

听周宽轻描淡写的说起‘两万二’这个数字,周钰仍忍不住有点咂舌。

这跟之前三万块注册公司不一样,那个钱还是在公司账户上的,而现在是实打实花了两万多,就为了几个英文字母。

想想也觉得这个行业是很惊险。

谭晓蔓的关注点就不同,她听完就有些蹙眉:“不对吧,公司账户的钱应该不够啊。”

周宽嗯了声:“确实不够,我还没动用过公司账户上的钱,一方面是付款太麻烦,另一方面是钱不够。”

听周宽说完,谭晓蔓滞住了好片刻,才长出一口气,开口道:“我的问题,我没想到你进展这么迅速,有些事情是我应该交代的。”

稍作整理,谭晓蔓继续说道:“如果你是以个人名义做域名生意,你现在的行为没问题,无非是报税流程会麻烦一些,至多是按个人偶尔所得来报20%;

如果你是想用公司形式来做这个生意,你现在的行为就有税务、法律风险。”

“所以看你想怎么做。”

略顿,谭晓蔓又说:“不过现在这种形式有很简单的通用型解决方案,你以借贷的形式按照商品价格计费借给公司算利息就行。”

“如果你是想用公司的形式来做这个生意,为了报税更方便,能享受部分优惠政策,我可以借给你一个兼职财务;

如果你觉得个人更方便,那就按照现在的形式来,个人从事域名买卖应该没什么其它法律风险。”

谭晓蔓一口气叭叭了半天,一说完就立马喝了口水。

听谭晓蔓说着,周宽也有在思考。

他上辈子工作进入的都是已经成立好些年的公司,就没见过草创的手忙脚乱。

经过个税一次次改革直至推出个税App后,周宽的税务意识已经很强了,但在公司层面还远远不够强。

现在个人报税流程依然比较麻烦。

公司报税反而简单,因为……可以交给财务。

抛开报税这一点,周宽也想了想,在域名生意上个人与公司到底哪边更便利。

首先是部分域名的持有周期会较长,届时价值较高,以公司形式来经营,会省事不少;

最起码现在域名还是按年续费,过期就可以被重新注册,靠周宽自己一个人,早晚会人为失误。

其次是以公司经营,反而更容易了解并避免法律风险。

反正来来回回还是那句话:理论上在地球范围内无论通过什么途径挣钱,一定不能忘了交税。

这一句话的法律风险就足够大了。

时下月薪3000就要交税,个人挣个五七八万的可能还行,但凡有个几十上百万……

所以……

周宽看了眼喝完水的谭富婆,一脸赞扬道:“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觉得这话不对,应该叫:家有富婆,如有一宝。”

周钰:“……”

谭晓蔓:“……淦!”

-

章节目录

我的回塑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偷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偷名并收藏我的回塑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