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巧了,价值哪会那么夸张的。”

本来因为周宽的注视而轻仰着头的林若漪飞快扫了眼周宽的眼睛,头低下去,眼帘也轻轻垂下,嘴上说。

苏小溪也从旁跟着说:“对啊,要不要这么夸张啊周总。”

坐在靠另一侧墙壁办公桌前的白露看看林若漪,又看看苏小溪,最后看了眼周宽,狐疑道:“怎么我就感觉周宽语气很认真,说的是真的一样。”

周宽稍微加重语气,认真道:“我就是说真的。”

接着轻飘飘的补充:“溪哥你是知道的,我是能高考完晚上顺便去挣个六万块的人,你想想如果没个上十万的价值,我会这么麻烦特地开个公司?”

听着周宽这种轻描淡写的语调说话,苏小溪默默感觉心抽抽。

又双叒叕被装到了。

偏偏苏小溪仔细一想,还禁不住点了下头:“这么说确实,单从时间成本上来算,没个十万几十万,你还不如在白华了。”

“所以啊,而且你们连工资都没有,我没必要骗你们。”周宽顺嘴说。

说话间,周宽已经清理出一张办公桌,开始挨个拆纸箱。

哔哔赖赖不能耽误干活。

这会儿白露跟林若漪还停留在上一个话题。

“6万?”

“什么6万啊。”

“你快说说。”

“……”

苏小溪绘声绘色的将周总在高考结束当晚的各种操作都说了出来。

最后还神秘兮兮的吊住胃口。

“你们知道周总搞定的机器用来做了什么事情吗?”

林若漪和白露都是摇头。

苏小溪左右看看,吊足胃口,然后才说:“经他手装完的机器,第一批正式使用者是白华的大多数考生,用来模拟填报志愿和实际填报志愿。”

“那场面,我跟你说,没办法用语言形容!知道实情后我都半天说不出话来。”

本来也就是稍微有点稀奇的事情,就苏小溪这忽然点亮了‘说相声’天赋的样儿,说起来就那叫一个绝无仅有的样子。

白露听得连连称赞:“牛啊、厉害、强!”

包括林若漪,眼睛里也是一时异彩连连。

然后眼尖的白露一下看到周总已经开始拧螺丝组装电脑了,直接惊呼出声:“呀~周宽你是真的什么都会啊。”

“动作这么熟练的吗?”

“……”

周宽顺嘴搭话:“是这事简单。”

苏小溪倒是不觉奇怪,她毕竟是听闻过周总半个晚上搞定了一个大厅几百台机器的事例,刚刚才拿来吹嘘。

“……”

白露虽然对计算机不是很感兴趣,但对会自己动手组装电脑的事情有兴趣。

一边看着周宽忙活,一边叽叽喳喳。

周宽没嫌麻烦,甚至效率还高了一些。

所以说虽然三个少女真正帮忙比较多的就一个林若漪,但她们的到来还是给‘草台’添色不少。

最起码活跃了209的气氛。

怎么也比周总一个人在这里忙活来去没点其他声响要强一些。

“……”

很快弄完了新的电脑,这就又多了个办公工具,能实实在在带来效率的提升。

最后是周总的工作量得到了全面释放。

所有信息统计的活都被三女接了过去,林若漪主动肩负起最终整理统合的任务。

正好周宽这次多买了一套键鼠和一个显示器,接在工作站上,边调整caotaibanzi.com这个站点的内容,边整理下一步事务……

……次日,周宽仍旧不是最先到的。

他先去了驾校预约科目一考试。

考科目一毕竟没有生物课本那么那么难。

周宽也才结束紧张的高三学习不久,正是学习效率高的时候,这么两天下来已经差不多了。

预约考试是下一周,时间就刚刚好。

多了三个不添乱的少女,以目前‘草台’的实际业务量,已经实在算得上是步入了正轨……

一晃就到了星期六。

大家都没再去港艺209,有工作归有工作,也不是一天到晚都得工作。

趁着周末的时间,在白露的带领下,周宽陪同着苏小溪游览起了羊城。

总不能苏小溪来一趟羊城,本来是想着旅游,结果全部在帮周宽免费干活,这当然不行。

周宽哪怕是周扒皮在世,也做不出这种事情。

原本上次白露说要去的景点周宽没兴趣,趁着这次的周六两天,倒是因为陪同苏小溪给走了个遍。

…………

新一周的周二上午,苏小溪告别几人,启程去了旅游的下一站。

刚好是在羊城待了一周。

除了周六日游玩了两天,其它时间免费帮工也是很有成果,最起码现阶段所有整理出来要购入的域名前期信息全部完成了……

在羊城火车站送别苏小溪,一行三人都回到了车上。

周宽望向前排两女,笑着说:“你们找地方,先去喝点东西。”

“好啊。”白露欣然点头。

林若漪稍作琢磨,提了个建议:“去体育中心那边的哈根达斯吧。”

听得周宽连连点头:“对对对,大夏天吃点冰的解暑。”

林若漪这小姑娘还挺会安排。

周宽现在虽然也不是特别富裕,但当然想请她们点上档次的东西。

这几天但凡是饭点,他都是特地找一些看起来还不错的饭店用餐。

现在也没有什么网红饮品,哈根达斯就刚好不错。

虽然周宽不怎么喜欢吃冰淇淋,但大夏天,小姑娘们当然喜欢吃点这个。

因为是周二,人倒也不多,找了个小台坐下,周宽特地多要了几样口味不同的冰淇淋才作罢。

看着白露和林若漪,周宽稍作整理,轻笑道:“现在事情忙好了,这几天也辛苦你们了,一会中午你们想吃什么。”

“呀~周宽,你这是要赶我们走了吗。”白露故意打趣道。

周宽也是一乐,特地像个渣男一样说道:“仔细想想,你要这么说那也没错。”

“看看,这就是已经成熟的男人,跟电视里一样。”白露使劲调侃。

周宽倒也乐得配合:“是是是,跟那个周扒皮一样。”

“……”

说笑两句,白露莞尔一笑:“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我一直也没帮上什么忙,既然事情忙好了,就不打扰了,正好我想自驾游去周边城市看看。”

又说:“反正都在羊城,以后有的是机会宰你这个周总。”

听得周宽心中暗赞,这大城市里长大的小姑娘就是不一样,说话办事有板有眼,很会照顾多方情绪。

面上微笑着说:“暂时我也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只能嘴上说几句谢谢你们的帮忙,还望你们将来多给我机会让我被你们宰。”

闻言,白露笑了起来:“那是肯定的。”

从坐下以来,一直没说话的林若漪这时放下手上的叉子,平视周宽:“接下来主要是谈判收购那些域名了吧。”

见周宽点头,林若漪又说:“方便我继续跟着学习吗。”

“这个……倒不是方不方便的问题,就……”周宽正斟酌用词。

对面林若漪眼睑轻动,睫毛垂下些许:“那办公室钥匙就不给你了。”

周宽微愕:“我倒不是不欢迎你,只是这样就太过麻烦你了。”

“我觉得很有意思,也喜欢做这样的事情。”林若漪很顺其自然的说,“正好有这样的环境,我还怕给你带来了麻烦。”

周宽:“……”

林若漪乐意帮忙,他也不是一定要往外推。

最后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中午应白露的提议,去吃了日料,但是消费不高,也是几百块。

饭后,没让白露折腾送,林若漪跟周宽一起坐了两站地地铁到客村,再又走进了港艺209。

说起来,这时候羊城3号地铁线路上小蛮腰的站台名其实是叫赤岗塔站。

到办公室不久,周宽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接通后,一道女声自报家门:“周总你好,我是财务小陈,谭总让我联系你的,请问现在去你那边方便吗?”

一听这个周宽就明白过来,今天也28号了,确实是月底了,嘴上说:“方便,地址你知道吗?”

“知道的,港艺商务大厦209。”小陈回答,“一会见。”

“……”

…………

约莫二十分钟左右,办公室外面传来了敲门声,周宽起身去开门迎进来了兼职财务。

小陈名叫陈嘉,长相有几分像周宽记忆中一个电视剧里叫陈美嘉的人。

看起来年纪也不是不大,不过穿着打扮上比较正式。

在陈嘉来之前,周宽就跟谭富婆确认过相关信息,谭富婆特地给他发了封简历邮件,现在一看就对上号了。

周宽热情的招呼着:“陈小姐,麻烦你了。”

“不麻烦,应该的。”陈嘉连道。

虽然她来之前有了解到一点信息,知道这位周总年纪不大,但见到周宽还是有点意外。

不过既然能被谭富婆安排过来,自然也是有良好职业素养的。

很快就进入了正题。

周宽将相关事务一一说清,陈嘉很快给了专业意见:“这两万多块可以用借贷形式来合账;

办公电脑的费用可以走公司个人采购报账的形式合账,周总也留有发票,都不麻烦。”

略顿,陈嘉又说:“像是小规模小金额办公用品采购,都可以走报账的形式合账,是被允许的财务流程。”

“一般只要有发票就行。”

“比如这个域名购买,如果金额不是很大,不用走个人借贷给公司的复杂流程,只需要走采购报账就行,后续归属给公司来出售走账的相关流程我来处理就好。”

几句话一说,周宽一下就舒畅了:“好的,麻烦陈小姐了。”

“周总客气。”陈嘉笑着回答。

“……”

不愧是专业的财务,谭富婆说得那点法律、税务风险,轻而易举就解决了。

其实大多数最低注册资本的小公司,如果年销售额很低,几乎就没税务,甚至都没有财务一说。

但草台不同,周总的域名买卖虽然看起来不大,但将来成交额起步都是上十万,这玩意可没办法说没有税务。

将来时间长一点,动辄大几百万上千万的买卖,不交税那可说不过去。

看着陈嘉忙活起来,周宽心里很是感谢谭富婆安排这么妥当。

因为这个月的相关账务问题并不复杂,陈嘉只花了半个下午就完全理清楚了。

临走前,陈嘉客客气气的说:“周总,财务问题都整理好了,没其它事情,我下个月再过来。”

“有相关财务问题,你也可以直接给我电话。”

周宽也是客客气气的送陈嘉离开:“好的,有问题一定。”

“……”

…………

得到了专业人士的专业意见后,周宽办事就更放松了一些。

29号再次尝试了采购域名。

多了一个林若漪,效率反而更高了。

林若漪早就整理好了相关流程,事无巨细的说:“根据相关资料整理,我认为zhihu.com这个域名注册年限短,持有人信息不复杂,如果没有其它依据,可以选为第一顺序。”

“好。”周宽看看也觉得没问题,就应了下来。

接着还是周宽亲自上手,添加好友,在线交流。

林若漪在一旁提供了必要的信息补充支持。

周宽以远超之前的从容姿态拿下了zhihu.com,价格是888元。

看着如此顺利的成交,周宽身体后靠椅背,双手枕在脑后,有点散漫的说:“果然还是得做好准备工作,一步步都在把控中,基本上就不会有什么意外。”

说着,偏头看看旁边的林若漪,笑眯眯的说:“这单买卖成交价能压到这么低,小林你功不可没。”

闻言,林若漪先是展颜一笑,接着皱了皱鼻头,声音清脆的说:“我们都这么熟悉了,你可以少点鼓励。”

“我也才18岁,是很容易骄傲的年纪。”

周宽呼吸都慢了一拍,心里嘀嘀咕咕:“这个小林同学长得太犯规了,本来就长得真踏马好看,笑起来更踏马好看,闭上眼睛贼踏马好看!过分!”

嘴上无所谓的说:“没办法,我习惯这么给自己和朋友鼓励,生活还是昂扬向上一点的好呀。”

听周宽这么说,林若漪眨动眼睛思索了下,然后轻轻点头,认同道:“你说得有道理。”

“……”

30号,周宽先去考了驾照的科目一,很轻松的通过了,顺便预约了科目二,当场练了会车没什么毛病,说是直接考,驾校教练从专业角度判断也觉得没问题,乐得清闲。

“……”

这周五,7月份的最后一天,再次从容拿下miui.com这个域名,价格稍高,1288元。

再次看到林若漪的嫣然笑容,周宽心里嘀咕了句:“这小姑娘还挺招人喜欢的。”

“……”

虽然两单交易花费不多,周宽自有资金还有5万出头,但他已经有了新的打算。

看了眼自己的域名库,周宽嘴上自语着说:“接下来得先临时换一换玩法了。”

林若漪带着点好奇,哦了声。

-

破碗求月票

章节目录

我的回塑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偷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偷名并收藏我的回塑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