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网站后台统计已经产生了第一个新增访问,周宽拍了拍手,起身道:“好了,大功告成,下班下班。”

说话间,他已经关掉了办公电脑。

搞得林若漪还茫然了下:“今天不用加班?”

“网站刚刚上线得想办法推广吧。”

周宽看了眼林若漪,大手一挥:“钓鱼这种事情,最需要的就是耐心,鱼饵刚弄好才下水,味道都没散开,怎么会有鱼咬钩,对吧。”

“钓鱼一般得先打窝。”林若漪用平缓的语气陈述。

听得周宽双手一摊:“我们没有窝料的钱。”

接着故意大喇喇的说:“小林啊,你还年轻,把握不住,没有耐心也正常,慢慢适应适应就好了。”

“哦。”林若漪应了声。

于是也关掉了电脑,简单拾掇了下才站起身来跟着周宽离开办公室……

盛夏季节,下午五点多的太阳依然火辣辣。

在羊城这地界,出门顶多走几步路后背就会流汗。

所以其实周宽跟林若漪都不太喜欢太早离开办公室,一般会到六点多快七点才走。

今天正好是周五,又是月末最后一天,还刚好碰上事情都处理完,是这些天来头一回这么早。

走到大厦大堂大门口,不用抬头也能感受到外面阳光的炙热,两人都很有默契的停住了脚步。

末了,还是周宽先开口:“我给你去拦个车,车费我来付。”

林若漪摇摇头,接着飞快瞄了眼周宽,稍有犹豫,才说:“其实有个事情想说。”

“你说。”周宽应声。

这回林若漪大方的看着周宽,大眼睛一眨不眨:“我在你这里帮忙家里都清楚,他们对你稍微有一点点好奇。”

“主要是我妈妈,因为我去二中借自习的缘故,她其实从黄校长那里听过你;

这几天一直说希望能请你去家里吃个便饭,今天刚好这么早,你时间方便吗?”

闻言,周宽其实不太奇怪,看了眼林若漪,也不犹豫,同意下来:“好,你提前跟家里说一声吧,不能太冒昧。”

“嗯。”林若漪点了点小脑袋,扎起来不像马尾的发梢票了下。

“……”

林若漪这个邀请,其实在周宽意料中。

他之前就想过,苏小溪就罢了,白露也是看起来小巧,能开着车出来就知是比较独立的人;

但是林若漪两不沾,她的家长好像有点太开明了;可偏偏之前一同坐火车南下时周宽感觉得出她家人是很关心她的;

之前还好,跟白露一起,现在一个人仍然早出晚归,居然一直没过问。

倒是周宽早在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次日就问过,林若漪和白露都表示了无所谓。

现在林若漪主动提起来,周宽反而有点总算来了的意思……

然后,林若漪做了个手势:“那我们坐地铁走吧,地铁方便。”

周宽:“行。”

“……”

林若漪上下班都是双手空空,大夏天的也没带防晒伞,商定以后,走进太阳底下那大长腿迈得贼快,周宽都有点跟不上。

一进地铁口,立马就放慢了脚步,周宽差点给撞上去。

林若漪似乎也有感觉到,轻啊了声,不过没回头。

跟着林若漪上了地铁,周宽也没问目的地,跟着走就完事了。

倒也不远,在体育西换了1号线又坐了两站到东山口下了地铁。

才走出地铁站,林若漪就说:“要走一小段路。”

周宽:“……”

他并无意见,只是表示第一次登门容他买点水果,林若漪应了声。

一开始周宽没太反应过来,走了一小段路后,他默默在心里说了一个字:

淦!

他不是对路程有意见。

他是对林若漪有意见。

谭晓蔓就算了,见面就知道是个富婆,婚房都在非富即贵的二沙岛宏城花园。

林若漪口口声声说自己家在白华,只是家里在羊城有住所,没有家。

还说什么住天河!

明明是越秀,而且是老东山区!

是羊城的经典富人区,这一片有民国时高官富户的独栋别墅,也有建国后各个机关的家属大院、宿舍、集资房。

一句话,省机关都在这一片。

想归想,周宽其实没所谓,林若漪的家长又不会吃人。

要吃人就不可能允许林若漪在他那里待两周。

还好,林若漪最后没走进那种独栋洋楼,而是一个普通的小院子,房屋也有个五六层的高度。

还是楼梯房,一层左右两户,看起来就还好。

顶多就是这个地方安静了点,单行道多了点,没什么车了点,周围配套设施完善了点。

也就那样。

走到3楼的302,林若漪敲了敲门,一个中年女人拉开了房门,作侧身迎接状。

初看便知中年女人年轻时显然是个美女,看起来也很温婉的样子。

周宽跟在林若漪身后走进屋内,顺手就把买来的水果放在了门廊吧台,那熟练的动作让林若漪看愣了。

再直起身,周宽面上已经挂满了笑容,礼貌的打着招呼:“阿姨好。”

打量着周宽,张萍笑容和蔼,和和气气的用白华方言说:“周宽同学好,我是漪妹几的妈妈张萍,你叫我张姨就好,欢迎。”

“张姨好,冒昧登门,叨扰了。”周宽笑容满面的说。

张萍侧了侧身,微笑道:“不用这么客气,难得在羊城碰到熟悉的白华人,当自己家就行。”

周宽连连应声:“诶。”

边说边彻底走进了客厅,周宽目光下意识一扫,简单打量了下,房屋布局雅致考究。

看起来没什么用心的地方,但给人的第一印象很不错。

客厅沙发上坐着个中年男人,见到周宽,中年男人起身打量了周宽两眼,主动笑着开口,同样是说的白华方言:“是周宽同学吧,你好,欢迎来我们家做客。”

“叔叔好。”周宽满脸带笑。

“……”

还没等周宽走过去落座,外面就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阿姨阿姨,若漪回来了吗?”

是白露。

见到周宽,白露略有惊奇:“呀~周宽。”

她背后还跟了一男一女两个少年。

“……”

周宽面不改色,也没有着急开口。

他知道自己很快能得到答案。

果然,今天是有点特殊的。

7月31号是农历的六月初十,也是林若漪18岁生日。

林若漪似乎不怎么喜欢热闹,只选择在家里小小的庆祝一下,除了白露,另外两个少年都是跟林若漪关系很好的同学。

男生叫申鹏,女生叫李柔柔。

两人都有打量着看起来显然像是‘不速之客’的周宽,然后礼貌的打了招呼。

在张萍招呼大家都坐下来后,女生跟白露有过片刻的交头接耳,用的是粤语。

简单的八卦了下周宽到底是何许人。

周宽抽空丢了个眼神给林若漪。

这家伙还搞这一套先斩后奏!

今天生日也不提前吱一声,还去公司作甚!

晚餐自然是相当丰盛的。

饭后也拿出来了一个冰淇淋蛋糕,现在选择不多,一看就是哈根达斯的。

白露他们几个也都带了礼物。

只有周宽,除了因为头次登门拜访的礼节性礼物后,双手空空。

都踏马赖林若漪!

让两世为人的周总都尴尬了!

…………

简单庆祝完之后,周宽正准备跟白露他们一同离去,不料林国福叫住了他。

林国福四十出头,面上略显富态,在家也是穿着长袖衬衣,头发有明显的整理痕迹,有点一丝不苟的样子。

给周宽的感觉很像是机关单位的人。

从周宽了解到的林若漪相关情况来看,倒也符合林国福的形象。

还好,林国福没有直接拉着周宽去书房这种地方,只是在客厅沙发落座。

“小周啊,我这么叫你不介意吧。”林国福笑眯眯的看着周宽,又是用了白华方言开口说着。

见周宽连连点头,林国福才往下说:“我也不知道若漪宝对一些事情这么感兴趣,这些天来怕是给你添麻烦了。”

“没有没有,小……林同学很是帮了不少忙。”周宽连忙说。

闻言,林国福只是笑笑:“若漪宝说要去你那里是跟我们打过招呼的,我们也早听说过你。”

“一个学期的时间从二本线以下一路进步到白华二中今年的高考状元,很了不起;

我跟你们黄校长曾经还是同学,他对你是赞不绝口,说你是他见过最出色最有前途最能给二中长脸的学生;

他还开玩笑的说,你跟他经常性谈笑风生,动不动就给他一个没前途的高中校长灌输梦想,你去领录取通知书的那天还把他给灌迷糊了。”

说着,林国福看了看周宽,感慨着说:“老黄对你的评价应验得也有点太快了,才刚从高中校门走出来你转身就来到羊城开了公司;

能让若漪宝感兴趣,总归是做出了点东西,而且之前小露也是去忙活了几天,也说还不错……”

说到这里,林国福才稍有停顿:“趁着你今天过来,我跟她妈妈也想当面谢谢你;

若漪宝去二中借自习的时候有赖你照顾;

现在若漪宝又在你的公司瞎捣乱,难为你没有怨言。”

安静听林国福说完,周宽才面色莞尔,笑着开口:“叔叔过奖了,也太客气了,就不说林同学能不能帮上忙,光说她也是白华人,出门在外总归是该互相照顾。”

略顿,周宽又歉意的说:“一直不知道该怎么找机会登门,是我的不对;

一方面我明知道林同学年纪小也没多提两句,怎么也该通过电话跟叔叔阿姨沟通沟通;

另一方面她在我那里帮忙还不要工钱……”

“还请叔叔阿姨多担待。”

闻言,林国福面上笑容更多了两分:“这些若漪宝早跟我们提起过,我们在你这个年纪,可根本想不到这么多;

她有自己的主意,这也是有益的实践,我们是乐见其成的。”

“这个……”周宽有点挠头。

这时张萍端着蔬果盆走了出来:“小周,先吃点水果。”

“谢谢阿姨。”

“别客气,当自己家一样,我们在羊城十几年,还真是几乎鲜有白华人来过。”

“好的好的。”

“……”

林国福和张萍还真是如出一辙的和气。

羊城毕竟距离白华有650公里,同为白华人,自然有那么点亲近的意思。

也就是跟周宽交流的时候,夫妇俩才用白华方言。

很令周宽有好感。

倒是白露她们在的时候,都是普通话,偶尔会夹那么一两句粤语。

简单聊完了林若漪的事情后,林国福也没给周宽说告辞的机会,又拉着周宽唠起了嗑。

“方不方便跟叔叔说说你的公司业务是什么。”

“……”

“哦……域名交易啊,听说是很有风险的。”

“……”

“从公开信息中梳理出有价值的信息再加以利用?有这个能力,怎么会选域名买卖这么偏门的事情。”

“……”

“也对,投入成本低……”

“……”

“我跟你阿姨从94年就因为工作调动的关系来了羊城,这么些年来,有时候得一两年才回一趟白华。”

“……”

“所以说啊,出门在外,都是身不由己。”

这话听得周宽心里很是憋了口槽。

别说前世那种惨淡光景,就是现在,他周宽都想跟林国福换一换。

这玩意林国福跟黄维鸣年龄相仿,甚至还做过同学,但现在已完全不是一个阶层的。

白华二中在白华还算出色,与一中一样,校长都属于是正科,跟县里教育局的局长是一个级别。

不过即便级别相同,甚至因为某些县高中很优秀是市重点,校长还会高配成副处乃至最高正处,但很难比得上县级教育局的局长实权。

所以这也是黄维鸣很拒绝周宽给他注入梦想的原因。

黄维鸣跟县属组成单位都比不了,就更别说跟眼前这个林国福比。

四十出头的林国福去年刚升了处长,正的。

正经省机关的,还是广东这样的省。

难怪看起来就是一脸富态!

这玩意居然说什么‘出门在外,身不由己’,特么周宽也想这么身不由己!

虽然林国福跟周宽唠得开心,都提到说自己没前途,四十多才省文化厅里一个不太重要处室的处长,背后也没什么大靠山,估摸着再干个几年能给个副厅退二线。

但周宽觉得听林国福满脸感慨唏嘘说着这些的自己,现在眼眶肯定通红一片。

羡慕的!

这要是真18岁的周宽,他一点不羡慕。

但重活一次的周宽是真鸡儿羡慕,他前世最后就是想着回家考公,打个杂,做做梦最后争取捞个正科待遇退休。

再看看人家林国福,虽然说是四十出头熬了半辈子才上正处,但这玩意是实职的。

妥妥自己和家人一生无忧。

更别说张萍也在体制内,只不过这么多年下来依然只是个虚职正科。

现在周宽眼里,林若漪就已经是典型的高官后代了!

别跟他扯,要有本事你四十岁上个正处看看,现实不是影视剧,真不拿县太爷当回事就是脑子有坑。

“……”

从周宽的事务聊到林国福的工作,再又聊到了各种东西。

末了,林国福不小心看到客厅的时间,一下反应过来:“你看看你看看,一不小心就八点多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没有没有,大晚上的我也没什么要紧事。”周宽连连笑道。

林国福站起身来,朝里间喊了声:“若漪!快,你去送一下小周。”

然后又跟周宽说:“小周啊,有空常来叔叔家做客,别的不说,好酒好菜肯定管够。”

“诶,一定。”周宽也乐呵呵的应着。

-

破碗

章节目录

我的回塑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偷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偷名并收藏我的回塑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