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点多钟,从饭后就去了自己房间的林若漪照林国福的意思去送周宽。

才出楼道,走在轻轻的夜风中,周宽一个劲儿的唉声叹气。

听得林若漪满脸狐疑:“你这是怎么了。”

看了眼在夜风中像是那风光大片的林若漪,周宽长叹着气说:“小林啊,你家里这么硬你也不早说,我就说你能在二中借自习不似常人,果然没看错你,今天可是吓到我了,你赔钱吧!”

一开始林若漪还听得蹙眉,结果最后周宽忽然来了个大拐弯,她直接怔住:“我?赔钱?!”

“当然,你今天生日也不说一声,我连个礼物都没带,这不得你背锅啊。”周宽理直气壮地说。

见状,林若漪轻轻一跺脚:“不送了,你自己早点回去。”

语气里面听不出半点生气的味道。

脚步确确实实顿住了。

周宽瞥了眼面色如常的憨憨,也只好停了下来,左右四顾,然后走两步猛然跳了起来从路旁的树上扯下来一把树叶;

回头挑了一片完整的递给林若漪:“喏,全世界独一无二刚刚新鲜出炉的礼物,祝你生日快乐。”

“你是真的会说话。”林若漪接了过去,实在忍不住抿嘴称叹。

你说敷衍吧,确实,拿片树叶就打发了。

你说不敷衍吧,也确实,因为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而且还是新鲜的,刚从树上摘下来的。

一个不留神,林若漪连双手揣回了夏凉外套兜里,刚刚接过去的树叶也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顺手就扔了;

微风卷起地面散落残破的树叶,也卷起了她的发梢,恍惚间加重了她的憨气;

多看了两眼,周宽挥挥手,笑着说:“周一见。”

林若漪轻嗯了声,驻足目送周宽远去……

……回到鸿运花园,周宽坐在客厅发了会呆。

林国福和张萍都还蛮开明的。

他们俩都给周宽留下了很不错的印象,同为白华人,在羊城又说一口白华方言,多少也有些亲切。

所以基本就是相互感谢。

然后扯闲。

周宽从重生以来,在二中时期,就更擅长跟父母辈交流;

像是二中校长黄维鸣,苏小溪的妈妈黄素梅,羊城的谭富婆。

面对林国福和张萍,周宽自然也是不例外。

六点多就吃完了晚餐,一不小心就聊了两个点,尤其是跟林国福聊得那叫一个相谈甚欢。

林国福虽然自谦说自己蹉跎半生、一事无成,当个芝麻小官,但身在体制内,怎么可能对政治没兴趣;

东山口这一片谁家里没个处长,不说省属机关那么大,光是文化厅就有三四十个处长,这还是现任,离退休、二线不算;

他的职务也不高,在自己家里用家乡方言交流,那当然是高谈阔论、百无禁忌。

周宽这玩意虽然很少接触过体制内大佬,但多十几年经历,后世对公众解密的东西也比现在多,自然也是什么话茬都能接上,每每能挠到林国福的痒处。

他又是个勉强能引经据典的主儿,又只是纸上谈兵,最后两人就差称兄道弟了。

一顿晚饭的功夫,这关系的融洽度就比黄维鸣还亲近。

毕竟黄维鸣那边周宽还只是调侃着注入梦想,跟林国福要不是年纪差距大,真就差一杯酒上头拜把子了。

临走前林国福恨不得挽手告别。

现在回想起来,周宽也是一乐:“这算是歪打正着还是一举两得呢?”

他不傻。

就以他现在跟林国福相谈甚欢的光景,一般情况下,怎么也不能打人家闺女的主意。

“好在小林虽然长得漂亮了点,但我现在是18岁,正面临着冲刺100万甚至1000万的压力,爱情?”

“我现在没有心情听踏马什么狗屁浪漫爱情故事,我现在就想搞钱!”

“光羡慕谭富婆开法拉利、开兰博、住二沙岛有什么用,我要自己行动起来,也开法拉利,开兰博。”

二沙岛就算了,现如今有钱也很难住得上。

别的不说,就周宽记得的宏城花园那套留到11年才卖出去的单体最大别墅价值就要1.8亿,估计就算接受贷款,比例也不会高。

“……”

想着这些,周宽直接打开电脑忙活起来。

林若漪都知道钓鱼得先打窝,周宽自然也知道。

本来他是想再等一等,让这个微博概念网站自然发酵发酵,现在他不想等了。

打窝!

赶紧打窝!

没窝料就手工做。

随后,周宽一口气注册了多个平台的账号,像是什么A站、贴吧、论坛、天涯、虎扑、铁血、豆瓣、搜狐、网易、渣浪等等社区型网站、门户网站的账号。

反正现在注册各种账号都比较简单,没有动不动就需要手机号码,方便得很。

甚至如果乐意,随便一个平台都能注册百八十个。

虽然周宽不擅长写软文,但他还是略懂宣传与鼓动的。

毕竟也是在二中不动声色干出过鼓动事情的人。

毕竟是经过UC震惊部熏陶过多年的资深网上冲浪选手。

起码随手就能搞出来一大把标题党。

比如:

【震惊!我发现了一个99.9999%的人都不知道的新奇网站!】

【不可思议的事实,互联网空间竟然在发生这种改变……】

【我的天啦,这是什么牛逼玩意,我看了30遍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男人看了会流泪,女人看了会笑,你绝对不会想要了解的真相……】

【我竟然想在上面期待看到当年那个爱装逼的老同学……】

【细思极恐,这里面居然如此凶狠的场面,看完立删……】

【深!夜!无!聊!美!女!在!线!点!击!即!看!】

【……】

就现在这个还没被信息大爆炸熏陶过的网民,看到这样的标题往往更容易点进去。

就这么挨个发布在各种平台上,这波‘窝料’自然是相当不错了。

比请水军都更容易酝酿出更好的发酵效果。

这个晚上,周宽忙到凌晨一点多。

最后周宽也没再用这台电脑直接登录租赁的服务器空间,而是洗漱休息。

次日早上翻看了相关帖子的扩散情况,效果还可以。

于是,这个周末两天,周宽难得完全懒散下来。

几乎就没出门。

在鸿运花园一栋803里躺了两天。

饭也自己做,吃了睡,睡了吃,看看电视,吹吹空调,轻轻松松。

偶尔网上冲冲浪看看情况,再无它事。

…………

8月3号,周一。

周宽哼着小曲儿进了办公室,第一时间就登录了服务器空间查看后台流量统计。

比周宽更早到的林若漪旁观着周宽的操作,没吱声。

因为时间周期足够长,嵌入的第三方统计代码也还比较给力,总算是可以生成完整的报表了。

在输出流量统计报表的同时,周宽也查了查这个服务器空间的资源使用情况。

实时的CPU、内存负载情况不高,低于30%。

没有数据库,也不缓存任何数据,网页就提供访问功能,可以点来点去的,但没有其它可操作的余地,硬盘空间自然也够用。

周宽又看了看平台自带的服务器空间监控状态。

看着看着,周宽直接就是一个好家伙:“好家伙,这也能到流量峰值啊。”

上周五租用服务器空间时,周宽特地选用了20M的带宽。

微博概念网站都没请美工美化,只是套了样式格式,网页全是代码,总大小不到30K;

根据公允理论算法,1M带宽支持每秒钟打开总计为128KB大小的文件,20M就是20个128K,换算到微博概念网站一秒钟同时能支持80个IP访问;

按照理论值来算,如果频频峰值,也就是说出现了许多次同一秒种超过80个IP的访问。

当然,如果按天这个时间粒度来算,实际1M带宽大约是支持日均2000个IP访问,20M就是日均4万IP。

这会儿周宽打开了导出网站流量统计报表看了看。

边看,周宽边啧啧称奇:“还真是夸张。”

“周六日两天总计居然超过了10万IP数,访客数也有9万多,浏览量居然夸张到过百万。”

听不懂的林若漪从旁问道:“你说的这些数据都是什么意思。”

周宽也不嫌麻烦,简单解释了下:“访客数的意思是一天24小时里总共有多少台电脑访问了网站,无论用这台电脑访问网页的人进行了多少次做了多少次操作,在24小时内都计作1。”

“浏览量则是所有点进来的次数。”

“IP数跟访客数之间有差别应该跟IP有租约期限相关,一定时间内IP会过期,多数家用电脑用的都是动态IP,这种可能性很常见。”

听完解释,林若漪又说:“从数字的量级来看效果显然很好,你是做了什么吗?”

闻言,周宽轻描淡写的说:“你都说钓鱼得打窝,所以周五晚上我回到住处后打了个窝。”

“……”

也不等林若漪继续问,周宽打开了一些网站,很快找到了他发过的帖子。

这些帖子在各个网站上几乎都成了热门。

UC震惊部现在至少还没形成梗,也没那么风靡,所以这类型UC震惊部标题党带来的冲击是可想而知的。

粗略看了看标题,林若漪就说了俩字:“厉害。”

边摇着头边啧啧称奇:“你都是怎么想出来这样夺人眼球的标题的。”

“就这么想出来的。”周宽没多解释。

现在还只是打窝、发酵,距离让鱼儿上钩还且得有好几步。

他现在也想看看这些帖子里的网友评论。

然后好针对性安排下一步。

林若漪也好奇周宽就这么随便做出来的网页,也没有实质内容,光是一个概念能引发什么样的讨论。

两只脑袋都下意识的往屏幕方向凑了凑。

周宽随便点开了渣浪相关社区的帖子,里面的回复数量不老少。

“白激动了,标题党!不过如果那个中国微博概念网站真能做起来,还挺不错的。”

“同上!这标题太诱人,内容太骨感!哪怕是搞出来个内测版也行,我请大佬看了看,就是个html文件,所有内容都是静态的,没有后端,更别说数据库什么的了。”

“说真的,从网站首页的各个品目垂类来看,其实已经算是一份成熟的产品策划案了,从各个模块的说明测试来看,做好了不比国外的推特差,还会更符合我们国人的习惯一些。”

“我怎么觉得这个网站运营方是因为有创意、有策划,没钱实现微博这个产品,所以才出此下策?”

“这个有点道理,从这些帖子的标题诱人度来看,背后确实是个有偏才的人;而且微博这个名字念几遍就觉得很有代表性了,既区分了国外的推特,也跟之前的那些饭否什么的不太一样。”

“关键你们难道没看到,这个网站的域名居然也很登对,直接就是微博的双拼。”

“……”

可能渣浪这边本来就更吸引这类用户,大家的讨论都还蛮理性的。

几乎没什么骂声。

等周宽点开贴吧、天涯、虎扑等等论坛后,其它不说*号频现。

“大半夜的,我看到这么一条帖子点进去,满心期待,结果踏马的什么鸡毛东西都没有,全是测试测试测试!淦!”

“我真想冲了这个网站,可惜踏马的一看就是连后端都没有的网页,冲了也能一秒恢复。”

“对,气死个人,没有后端,没有交互,没有数据库,就踏马是一个HTML文件,甚至会玩的写个自动执行脚本比对文件内容不对就自动替换,直接无人值守。”

“不用说了,我试过了,踏马的就是有脚本,用的还是Linux和租用服务器空间,别提了,白瞎了我的时间,匿了匿了。”

“……”

“骂归骂,但我还是觉得这个微博这个概念要火,要是有大老板看到了这个网页,投个几千万下去就好了。”

“我已经幻想这个网站真正上线的场景了,现在就去扩散让更多人知道,逼也要逼着搞事的这个玩意起码把半成品做出来!”

“加我一个!”

“……”

周宽IT出身,虽然不算程序员,但写个自动执行脚本还是没问题的,原理他懂,无非就是复制粘贴修改。

这届网友能想到的简单解决办法,周宽自然也能想到,所以一般二般的人真破坏不了。

如果能彻底冲破服务器,那就有点牛了,毕竟背后可是专业平台,运营模式已经类似于后来名声大噪的云服务了。

总之……

整体看下来,效果不错,周宽也有了下一步的想法。

跟着看完的林若漪瞄了眼周宽:“现在是只要耐心等下去吗?”

周宽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说:“既然打好了窝,肯定不能浪费这么良好的开局,我们得再弄点小把戏。”

林若漪眨了眨眼睛,面露期待……

-

章节目录

我的回塑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偷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偷名并收藏我的回塑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