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蝉惊叫,地表温度十分感人。

距离周小宽成为周百万刚好过去了10天。

这一大早,白露驱车先绕道鸿运花园接上周宽和他要带回家的一堆东西。

再又去到东山口,在林国福、张萍、白露母亲吴琴三个中年人不舍的目光中启车离去。

从住宅区的单行街道驶入主路后,白露一下叽叽喳喳起来。

“若漪若漪,白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啊。”

“好像你还是第一次回去十几天。”

“之前都是匆匆而走。”

“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对于白露的健谈,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林若漪显然早习惯了,一一回答:“普通农村,有点贫困,也有特别的地方,能爬爬山、看看岩洞。”

“之前是因为没高考,时间紧张,就很少去,你都知道的。”

听着两女叽喳,坐在后排的周宽故意插了下嘴:“还认得路吗?”

他又想起了初次见到林若漪时,憨憨问怎么去卫生间、后来又被门卫大爷拦下来的光景。

从此之后,林若漪在周宽眼里就有了憨憨的初印象。

再加上林若漪大水杏眼虽然好看,但常冒憨气,这印象就不好改了。

“你才会不认识回自己家的路。”林若漪轻咬了下嘴。

倒是白露略有奇怪:“若漪方向感比我这个会开车的都好,怎么会不认识路啊。”

“我现在都记得小时候如果我们出去玩的比较远,都是若漪带我们回家的。”

听得林若漪立马通过车内后视镜里朝周宽瞥了眼,还抬了下眼角,明显有得意神色。

看得周宽莞尔。

说话间,汽车已经进入了高速路。

很快就提起了速度,这会儿周宽才发现别看白露个子小巧、健谈,但开车其实有点子‘暴力’的。

沿着快车道压着125公里每小时左右的合理速度疾驰。

还明显比在市区开轻松惬意得多。

话也多了起来,叽叽喳喳的问:“周宽你最晚打算什么时候再来羊城,毕竟报到时间要到9号。”

周宽笑笑,坦言:“我是希望一切都很顺利,1号就能来羊城。”

如果9月1号能再次背井离乡,那就说明一切都很安好,无事发生。

“那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算,我能在白华待15天的样子。”说着,白露眉飞色舞起来。

别说是城里长大的孩子,就算是大人也对乡下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向往。

因为五六月份QQ农场等主打‘种菜’、‘偷菜’类休闲小游戏的兴起,线下的实体农家乐都有开始筹备开发这类玩法。

所以,对于能远离从小长大的城市,去一个陌生的农村生活十几天,白露有相当大的期待。

“就怕你会失望。”林若漪从旁插嘴。

然后简单说了两句:“我对农村发言权不大,去过几次,知道贫困、落后会意味着环境上的不便利,在城里触手可及的东西,在农村甚至会没有。”

“不过好在我们是开车去,南丘这么大个地级市也是有一些能玩的地方。”

她是提前考虑明白了的。

也了解白露,肯定一开始会觉得很新鲜,这也好玩那也好玩,待几天下来很容易觉得这也不便那也不便。

有车还可以到处看看真正的田园风光,再来一点新鲜。

“……”

说说笑笑的,汽车很快离开了羊城。

话题也从白露对白华的各种好奇转变到了对时下网络热点的好奇。

“新浪微博都发布内测版三四天了,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反而是你们的中国微博网动静好像越来越大了。”

“今天早上我起来还看到个帖子在讨论说:论中国微博网宕机的规律。”

“而且相关讨论居然在中国微博上也有讨论,还上了热搜榜。”

“这也太好玩了,自己出问题,上自己网站的热搜。”

“……”

白露说的这些,周宽也略有关注,他顺嘴接过话茬:“这种动静只是一时的,反正现在日均访问IP数才刚刚突破10万。”

“注册用户数量的上限设定了10万,现在总共也就4万出头的注册量,其实已经到了极限。”

听周宽这么一解释,白露笑呵呵的说:“我知道,你这个网站本来就比较糊弄,就是看到那些消息觉得好玩。”

“将来国内的微博产品真要发展壮大了,你创建的中国微博网估计是发展史绕不过去的一环了。”

听白露这么一说,大家就都笑了起来。

“哈哈……”

这事情现在看起来没什么,怕是会成为将来的趣谈。

末了,白露又有些好奇的问:“既然都做到了这一步,周宽你干嘛不一口气把这个网站做大算了。”

“哈哈。”周宽再次笑了,“我也想,但得有钱啊,这种只是概念的产品,前期想要赢过别人,需要烧海量的资金,在网上说什么8位数,那简直就是洒洒水。”

“回本周期相当相当长,前几年都是烧钱,一直是蓄水,最后才能通过广告等形式勉强套现;

而且其它公司也不会这么眼睁睁看着,会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来竞争;

想要有同等竞争力,就免不了要被资本介入稀释股份,最后才能是上市卖概念,然后套现走人。”

“就说这一切全部顺利毫无意外,起码也是五年以上的事情,我野心就没那么大,所以还不如趁着其它大公司一拥而上的时候卖出套现。”

略顿,周宽又说:“也就是现在新浪那边还在通过内测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等稍微稳定下来,估计就是大手笔砸流量了。”

听周宽说完,林若漪斟酌着插嘴:“听你这么一说,感觉你是早就确定了目标,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中途可能会稍微偏离轨迹,但结果不会太偏离。”

“对对对,我也是这种感觉。”白露很是附和。

“……”

听得周宽一乐:“你们是太看得起我了,其实还不是因为我就算有钱也没信心把微博做到能活下去的地步;

这个怎么说呢,微博产品的市场不小,盯着的大公司不会少,我这细胳膊细腿搞不过不说,也没有一上来就挑战国内互联网最顶尖那一拨的想法啊;

要有也是找到一个大家都做不了的行业慢慢发展;

或者找个自己感兴趣有梦想的行业做下去,就好像小林因为有好奇,在草台工作比我这个老板都积极。”

林若漪听得很是认同:“有道理,你毕竟才18岁。”

“主要是周宽你看起来什么都会,很多时候都能让人下意识忘掉你的年纪。”白露跟着补充。

看看白露,又看看林若漪,周宽笑了起来:“被你们一说,我觉得明天就能成大事。”

接着摆摆手说:“反正,你们可以理解为我对微博很不感兴趣,根本提不起精神去做好它,只想新浪快点发展我好卖给他们。”

林若漪和白露都笑了起来。

“这也挺好的,反正也是个我们普通人很难触碰的超大收入了。”

“那是。”

“……”

微博这款产品,周宽是真没有信心做好。

不提他现在的自信心架构这种意识形态上的东西;

就说他明明知道后来的竞争形势很激烈很残酷;

再加上是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怎么也不会想要自己亲自去折腾。

偶尔冒泡搅一搅浑水,然后转手卖个大几千万,这钱它拿着不香吗?

别说09年了,就是21年,手头上有个几千万的现金,怎么活都很滋润。

期待降低一点,别总想着一上来就要成为首富成为这个那个,生活才会轻松起来。

再说,传闻新浪在微博这个产品烧了好几年,到13年总收入才有个几千万美元,而且还不是什么利润。

后面上市的股价也不是很夸张,只有一百多亿美元,就算股份全在一个人手上也够不上首富这个名头……

…………

在起初的热闹与激动过后,仍剩下的四五百公里车程就变得漫长起来。

于是,到下一个服务区后,周宽主动替换了白露。

她们俩小姑娘就都去了后排,一个叽叽喳喳,一个安安静静。

为了避免周宽的驾驶过于枯燥,两个小姑娘也是很有话题。

本来叽叽喳喳的,白露忽然安静了下来,然后惊奇的说了句:“咦,周宽,你那个网站手机浏览器都能打开啊。”

“可能是做了适配吧。”周宽也不太清楚。

他从7号下午走出港艺209后就再没进去过,顶多就是回复过几条短信。

白露啧啧称奇:“果然,热搜榜第一又是什么时候宕机,里面的评论一天比一天有趣。”

“早晚我要看得笑死。”

林若漪从旁问:“都说什么了。”

“不知道这些网友怎么搞的,因为每条微博的字数限制,搞了个微文学议论。”

白露兴致勃勃的说了起来。

“也不知道谁先传谐音的,就特别有趣。”

“比如……”

“今天的中国微博网又宕机了,宕的什么机,BP机。”

这种谐音游戏,没有碰到林若漪的笑点,她有些奇怪:“这好像不相关啊。”

白露解释了下:“说是BP机一般只能看一个速回电话,网站宕机后只能看一个404。”

“……”

“还有这个:让我看看你们今天上的是什么破网,原来是中国微博网。”

“……”

白露说得很欢乐,林若漪慢慢才觉得好笑,周宽略觉新奇。

他寻思其实基于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很多东西并不是说后世才出现,而是出现过并没有活跃,后来再火的。

嗯……大概这就叫:文艺复兴。

至于中国微博网的宕机现象,实属正常。

因为中国微博网后台使用的Linux系统,基于Linux以免费的Nginx搭建web服务,用了MySQL这个开源数据库,最后开发语言也是PHP和Python为主;

这在业内有一种专用名词:LNMP。

十分适用于中小型企业网站,因为开发工程师的人力成本外,用到的所有软件全部开源或免费,直接零成本。

显然,以这样的组合与适用范围,其稳定承载能力存在上限。

偏偏周宽对这方面的支出又是很吝啬,以至于这个上限又被无限拉低了。

每次宕机都是等待服务器自动重启。

倒也配置了什么网站流量负载均衡,不过基本一冲就垮。

一般其它网站都是巴不得每一秒都在线,也只有周宽会这么任性,任由中国微博网随便宕机。

甚至还会在醒目地方提醒网站内测中,不稳定。

“……”

末了,白露稍微收敛了笑容,感慨道:“说真的,我第一次看到这些议论,觉得太有意思了,所以才问周宽为什么不做下去。”

“那我就得跟你说两句了,想要这种有意思的光景,再壮大一点都会不再有。”周宽笑呵呵的说。

白露倒是很认同:“也有道理,就跟群聊一样,人多了就不好玩了,人少才会有意思。”

“……”

…………

中午的时候,已经离开了广东。

在路过一个较大服务区时,下车随便对付了口午饭。

午后又开了两个多小时左右,才终于在太平附近下了高速。

全程不到六百五十公里,实际耗时6小时多。

这还是白露和周宽前后两任驾驶员都是快车选手,能开120就开120的跑。

因为顺路和以及周宽行李多的缘故,汽车先停靠老周家在太平开的门店。

最后一段开车的是周总,他一看夏日大下午店里也没客人,直接就怼门停了下来。

把里面坐着的周远初和陈文茵都走了出来。

看到是粤A牌,基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他们倒是早就知道周宽今天会回来,也知道周宽是坐车回来。

只是没想到驾驶位上是周宽。

下车后的周宽喊了声爸爸妈妈。

“嚯呦,宽哈都学会开车了啊。”周远初的关注点就是这么奇怪,手上还抓了把瓜子在嗑。

“技术还不太行,都快撞门上了。”

陈文茵女士看着下车的周宽:“总算是舍得回来……”

还没说完,后排白露和林若漪一左一右下了车。

微微夏风吹起了林若漪的小碎花连衣裙角,也吹起了她垂落的发梢,风儿十分恩宠她,令她更显漂亮。

那双水杏眼上扬了些,林若漪微笑着打招呼:“叔叔阿姨好。”

旁边白露也跟着打了个招呼:“叔叔阿姨好。”

两女都不露怯。

周宽这才想起介绍:“这是林若漪和白露,小林老家是白华的,刚好顺路。”

说话间,周宽走到了后备箱的位置,一样样搬出自己的行李。

普通话陈文茵和周远初都会说,陈文茵反应很快,问:“进来先喝杯茶吧。”

林若漪连连摆手:“不了不了,我们还要回家。”

“……”

陈文茵倒也没强求。

闲聊了几句。

林若漪还是那样,安安静静的。

等白露开着汽车倒退离开后,陈文茵忽然唰一下看向了周宽:“那个小林不会是你女朋友吧?!”

-

章节目录

我的回塑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偷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偷名并收藏我的回塑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