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9号。

中山大学报到日。

报到时间从早上八点开始持续到傍晚六点。

学校方面早通过各种渠道发布了入学须知。

9点多,周宽塞了七八套夏天换洗衣服,带齐所需资料,只坐了一站地铁在鹭江下车。

然后从中大东门进去,很轻松的找到了本就十分醒目的总报到处:熊德龙学生活动中心。

这地方距离其它校门都挺远,周宽之所以知道这么清楚,不是他上次来过,而是他先查了下校内地图。

依流程领取了‘报到须知’等。

也不用自己去缴费,学校从银行卡上自动划走学费就完事。

其它安排也挺到位的,从未来过学校的人按照‘报到须知’上对应标记好的校内地图也很容易找到相关地方。

学生活动中心对面一大片区域就是学生宿舍、食堂。

周宽同学毕竟是新生,在走简单的报到流程时,也是不得不婉拒一些个学姐的热情。

最后自己个沿着园东路一直走到了173栋。

再然后爬楼走到5楼的505,这,便是周宽今后一年的宿舍了。

还未走进宿舍,周宽就听到了里面传出来的交谈声。

走到门口一看,其他四个都到齐了,一些人分散着站在床铺周边。

也就是说,周宽同学明明距离中大也就两公里的距离,却还是到得最晚。

迎着几双眼睛,周宽迈开步子正式走进了忽然安静下来的宿舍,面带微笑,目光从众人脸上轻扫而过:“大家好,我是周宽,很高兴见到大家。”

话音落下后,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少年笑着出声招呼:“周宽同学好,我叫冶一,很高兴见到你。”

他对自己名字读音会带来的不解早有准备,又特地说是哪两个字。

其他几个少年也算是大大方方的介绍了自己。

“阿依丁。”

“彭时水。”

“金海。”

“……”

除了少年们,宿舍各处站有几个中年男女。

也都简单介绍了下。

金海和彭时水的父母都在,冶一的父亲在,阿依丁的母亲在。

这会儿不算太小的五人间宿舍其实是挤了11个人的。

说话间,周宽已经解下背包随手放到写了自己名字的床铺下方的书桌上。

五人间里全都是统一的↑床下桌,学校为了避免产生麻烦,床位上都贴上了名字,各自对号入座就行。

在2009年,像是中大这样的学校,学生自己一个人来报到的事情也不算多常见。

初认识后,冶一的父亲就笑着开口问:“周宽同学,你父母是在后面还没上来吗?我看你也没拿什么东西。”

周宽顺嘴回答:“没有,我自己来的。”

然后也解释了句:“借住的地方刚好离得不远,几个地铁站的功夫就过来了,也不麻烦。”

听得冶一有点赞叹:“听起来就有点潇洒。”

说着,又是晃了晃手,面上似乎很有点遗憾的样子:“早知道我也自己过来。”

周宽只是笑笑。

心里面都秃噜出了一句评语了:“这小朋友不光戴着金丝边眼镜,一举一动都有点骚啊。”

见面就下评语,对重生后的周宽来说,不常见。

在周宽到来之前,他们都到了好一会了。

所以见到周宽又寒暄了一小会后,家长们便先后离去。

很快,宿舍里就只剩下了几个少年。

见周宽先抽出自己床铺下的椅子坐下,隔壁冶一也是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其他仨各有动作。

有点像是围成了一个圈。

冶一左右看看,率先说道:“我看你还没去领被褥,是不是没找到地方,要不我们带你去?”

周宽笑着坦言:“不是,我去宿管部看了看,说老实话学校提供质量稍微有点……差,打算自己去买。”

一听这话,冶一立马抬头看向了自己已经整理妥当的床铺,一时滞住:“我……”

他怎么就没想到过这种操作。

之前还跟家长抱怨了一句。

学校还真没有规定说不可以自己带被褥。

不过冶一很快又岔开话题:“刚才家长们都在,我们也没有好好正式介绍,我老家是宁夏固原的,调剂进的逻辑学,今年19岁,哥几个呢。”

戴着金丝边眼镜的冶一坐下来时能出有一点点小胖,一米七几的样子。

阿依丁年纪最大,20了,新疆那边的,如果一定要比,就会有身高优势,看起来一米八出头。

其次是金海,苏州人,自己选的逻辑学,说是喜欢中大本部校区的环境,选了个顺眼的专业,干瘦干瘦的,看起来不高但估摸着应该也有个一七六的样子。

然后是比较腼腆的彭时水,胡建的,说是家里让选的逻辑学,他是又瘦又小。

周宽也介绍了自己。

没有按年龄排序的操作,不过周宽年纪最小。

宿舍五人也都是09级哲学系逻辑学一班的,要么自选、要么是家里让选,也就冶一个‘小垃圾’,分不够,调剂进的逻辑学。

反正中大今年的逻辑学几乎是压线进,算是最低分专业之一。

冶一是半刻也闲不住,说完这个又说起了八卦:“听说整个南校区条件最好的男生宿舍是就在前面的180、181和我们在的173;

我们这个五人间还配双浴室、配空调、还有阳台。”

那边金海抿着嘴接过话头:“是这样的,上个月我就在学校的新生网了解过,都说是南校区男宿顶配。”

“……”

寒暄着,冶一又掏出一包烟散:“来,食支中华。”

“别客气,其实我不会抽烟,我就拿来今天充充门面的。”

中华嘛。

总归是有点面子的。

别看彭时水有点腼腆,他跟金海一样,是烟民。

周宽带头接过冶一递出来的烟后,宿舍五人立马吞云吐雾起来。

冶一这玩意就是骚的,他就之前可能都没碰过烟,才抽第二口就呛得不行。

见状,周宽特地轻飘飘吐出一串烟圈,这让冶一眼睛一下就瞪得像铜铃那么大。

冶一学了下,呛得飞起,自己拍着胸膛,看向周宽,感叹道:“老周啊,你用这手技术活在高中没少泡过妞吧。”

“谢了,我都是等妞来泡我,可惜高中都是小萝卜丁,唉……”周宽挥挥手,随意而无趣的说。

冶一虽然很是觉得心抽抽,但嘴上还是没法昧良心说话:“也是,我要有你这么帅,也等妞来泡我!”

“这一下宿舍里有三杆老烟枪了,要不我也学着抽烟得了。”阿依丁感慨道。

闻言,周宽笑着澄清:“我平常不抽烟。”

“卧槽?平常不抽烟……”金海成为了第二个眼睛瞪得像铜铃的。

“……”

宿舍里的气氛在冶一散了一圈中华一起吞云吐雾后,很快熟稔起来。

往后又是一个宿舍、一个班级,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本就有那么点自然而然的聚集作用。

正说着中午得各自跟家长们吃个饭,晚上再去开伙的事情,周宽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看看号码,周宽略感奇怪,接通后说:“小林。”

“周宽,你报到流程走完了吧,在哪一栋宿舍啊。”林若漪一如往常,开门见山。

周宽嗯了声,回答:“在173栋这边。”

“你稍微等一会哦。”林若漪说完就挂了电话。

还没收起手机,周宽就看见了几个舍友八卦的眼神。

他们都知道周宽是自己一个人来的,现在电话那边明显是问学校地址。

于是,冶一直接问了出来:“老周啊,你有高中同学也在中大南校区?”

“算是有。”周宽坦言回答,“她是异地考生,我在的高中是我们县里的定点异地考生挂靠点,高考前认识的。”

“其他……我还真没听说有同学报中大,好像都往北去了。”

白华二中一个报考中大的都没有,这个事情周宽很清楚,他跟黄校长都能勾肩搭背了,不差这点信息知情度。

倒不是其他人都不够分。

中大在福南的录取分是585,光329班就有四五个够分,其它理科班也有,文科班也有两三个够分的,加起来能凑10人;

这对福南这种教育重省的普通县级高中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中大毕竟也算是排在清北人复交之后的一批重点。

报考大学这种事情,毕竟各有喜好,够分上中大的,也有机会碰一碰其它重点高校。

大家七七八八的说着:“我也是没有高中同学报中大。”

“……”

周宽的电话再一次响了起来。

“周宽,我在你们宿舍楼下了。”林若漪还没说完,周宽就走到了阳台边上。

然后才听到后半句:“给你送点东西,麻烦你下来拿一下。”

这一片区域楼下地形不复杂,周宽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林若漪……以及张萍。

周宽连忙应声:“这就下来。”

“……”

在周宽站在阳台往下看的时候,冶一他们几个也凑过来看了看。

这会儿都忍不住想起哄了。

就五层楼高,哪怕是戴眼镜的冶一都看得清楚楼下的林若漪。

憨憨的长相能当得起周宽一句真踏马漂亮的评语,自然特别吸引男性目光。

见状,周宽想了想,都在一个校园,大概往后也是避免不了要打交道。

刚好张萍也在,互相认识一下也好,就说:“要不跟我一起下去,正好互相认识一下,有个照应。”

于是,连有点腼腆的彭时水也是默默跟着走到了楼下。

周宽笑着打了个招呼:“张姨好,他们是我的舍友。”

“你们好。”张萍面带微笑轻轻点了下头。

周宽也居中简单介绍了下:“林若漪。”

今天林若漪穿得比较朴素,翻领短袖配宽松的长裤,脚上是一双帆布鞋,头发束拢在脑后,像那个邻家小妹,魅力值有所降低。

林若漪一一招呼点头,面上不似之前那么安静,很是客客气气。

看得周宽眼睛眨巴了好几下。

心里下意识嘀咕起来:“原来憨憨不是总这么安静的啊,也是能这么轻描淡写、客客气气的拒人千里。”

“……”

简单认识之后。

那边厢张萍已经打开了汽车后备箱,望向周宽说:“小周,我跟若漪报到时看学校统一发的被褥不怎么样,就顺便也给你买了一套。”

顺势一看,周宽连道:“啊这……谢谢张姨。”

后备箱里放有床单两份、枕头两份、夏凉被两份、蚊帐一份、褥子一份,乍一看很是整齐。

见状,张萍笑着说:“不用这么客气,挑的都是比较素色的,就怕你不喜欢。”

周宽连连摆手:“不会不会。”

赶紧动手从车上搬下来。

“……”

张萍开的也是一辆大众,合上后备箱盖子,她拍拍手,然后望向周宽,笑着说:“那行,若漪就麻烦你多照顾了,我就先走了。”

接着又跟冶一他们招呼一声:“再见。”

然后才上车走人。

目送汽车离去,林若漪看看周宽,又看看宿舍楼,说:“需不需要我上去帮你铺一下床,这个我可会了。”

周宽能明显看到冶一几个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看得周宽哑然失笑。

他早明白过来了,不论是刚才还是现在林若漪都是有意的。

长这么漂亮从小到大怎么都不可能缺男孩子追,俗话说久病成良医,小姑娘被追得多了,随便都能拿出一套防止被过多打扰的方案。

当然,林若漪也真是有那个意思帮周宽整理一下床铺。

之前在港艺209一起工作的时候就也看得出来,人小姑娘别看长得漂亮,对有兴趣的事情是一把好手,忙琐屑事务那也是一把好手。

周宽微微一笑:“这个我会,天气这么热,你赶紧先回宿舍吧。”

闻言,林若漪轻轻颔首,倒也没忘礼貌的跟冶一等人点头说再见。

目送林若漪袅袅娉娉的走完,冶一他们几个立马起哄。

“老周,这是你女朋友吧,都见过家长了啊!”

“你这丈母娘对你也太好了,都提前知道你不会要学校的被褥似的。”

“对对对,还都买了两份!”

“而且你丈母娘还开的是粤A牌,就是羊城本地的!很好走动啊!”

“酸死我了!”

“……”

冶一他们几个就很是酸溜溜。

各人帮忙拿着一些东西,边走边叽歪起来。

冶一这玩意比较激动:“关键是什么,关键是林同学长得太漂亮了,比我们学校原来那什么校花要漂亮不知多少!”

“而且啊,而且我记得老周说过借住,这是直接住在丈母娘家了吧!”

“最过分的是,刚才林同学居然主动提出要帮老周整理床铺,居然还被老周给拒绝了!”

“身在福中不知福!”

“……”

说话间,几人已经飞快的走回了505。

周宽这时候才说:“你们都说完了吧。”

见几人点头,周宽笑了起来:“小林就是我说的那半个同学,小林她们家虽然在羊城多年,但其实我们是老乡,所以对我稍微有些照顾;

我要是住在小林家,怎么会需要坐地铁过来。”

“……”

“同学?我会信你的鬼话!”

“不过说起来老周跟林同学倒也般配。”

“长这么大头次见过书上说的,小姑娘说话就像那泉水叮咚叮咚清脆悦耳。”

“唉,其实这羡慕不来的,林同学的妈妈都直接交代一句让老周照顾自己女儿就走,显然老周在阿姨眼里是很有点优秀的。”

“……”

-

章节目录

我的回塑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偷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偷名并收藏我的回塑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