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接下来无论你要做什么事业,我将以个人名义顶格投资你一次,额度是……”

听谭晓蔓语气平静的说着,周宽忽然伸出左手张开手掌,一顿。

见状,谭晓蔓便打住了话头。

然后周宽才不慌不忙的说:“这个先不着急。”

闻言,谭晓蔓眼睛轻轻一眨,微微扬起下巴,有点那骄傲的味道了才说:“你想争取在我顶格尽力的情况下,再挤一挤我的余力?”

“是也不是。”周宽没否认也没认同。

谭晓蔓端起茶杯捻动,望着周宽,平和的说:“你明知道我一口唾沫一个钉,还这么说,不太像你风格。”

“况且,我真是一滴都没有了。”

迎着谭晓蔓的目光,周宽笑了笑:“我们换一种谈法吧。”

“8月底我有了初步的想法,正好碰上你出差处理公务,让我有多一个月的时间来完善我的一些想法,我不敢说现在已经什么都考虑全面了,但我能确定这是我在一个大阶段里的完善想法。”

特地稍作停顿,周宽才又说:“我希望这次是更加正式一些的商谈,比如……”

说着,周宽望了眼周钰,认真道:“周钰就不要参与了。”

闻言,谭晓蔓眉头轻轻一挑:“也就是说,你希望能减少私人情感因素带来的干预。”

周宽坦言:“我明白我们的关系起源于私人情感,但我仍然希望在涉及到更广泛利益时,减少私人情感,丑话说在前面,比将来闹得糟糕透顶要好得多。”

说到这里,周宽微笑着平视谭晓蔓:“当然,如果因为抛开私人情感,你选择现在终止合作,我也能接受。”

“……”

谭晓蔓没有急着开口。

客厅里安静了下来。

同样是坐在周宽对面的周钰,她望着周宽欣然笑了起来,却没有吱声。

她完全理解周宽的想法,也完全支持周宽的决定。

大家都很清楚,三人能坐在一起最早可以追溯到周钰跟谭晓蔓大学期间共一个宿舍相处下来的私人情感。

哪怕是现在、今天,大家坐在一起分配内存条投机上的小收入,也是因为私人情感。

就算是谭晓蔓还没说出来的投资金额也起源于私人情感,只不过是在一段时间的熟悉、相处、浅显商务合作中一步步放大了这个金额的极限。

但是!

也正因为有了这些过程,相互之间的相处、合作都很融洽,所以更需要尽可能的抛开私人情感,以更正式的形式谈这桩还没开始的合作;

一是一、二是二,合作方式、分属责任都应该清晰明了。

做生意,谁也不能肯定百分百会赚钱,凡事都有个万一。

把生意真正放在生意场上,也能更不影响私人情感。

现实生活中朋友合伙做生意,闹得反目成仇的比比皆是。

周宽把话说在前面,一方面是相信以谭晓蔓在商业上的精明,基本能做到买卖不成交情在;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自己好,在资金额较高的合作里面,保护自己也是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至于周宽为什么会相信谭晓蔓的商业精明……

这事说来话不长。

谭晓蔓的小规模示范性教学以及更早之前透露的那些相关信息,综合算一部分;

更大部分的原因是:前天,10月6号,有两家公司搞了个公开签约仪式。

网上的报道量不大,只有少量当地媒体到场。

相关公司官网贴了签约仪式视频。

没什么网络讨论热度,但这事,在周宽眼里就不算小。

谭晓蔓代表她家里的集团公司,简称‘谭氏’,和另一家大公司谈成了合作框架。

一期合作金额19亿,二、三期没有公开数字,只是提了一句总合作规模金额近百亿。

虽然现场签约的是谭晓蔓的父亲,谭晓蔓去都没去,但这桩合作谭晓蔓贡献了力量。

占总贡献的几多份量不好说,可‘谭氏’最高层董事会敢让谭晓蔓去主导,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过百亿的买卖,要是谭晓蔓拿捏不住,董事会也不敢放人,就算是董事会里各人面和心不和,有办公室斗争,也不敢这么儿戏。

资产才一二十亿的企业在一桩一期金额就19亿总金额近百亿的合作上搞办公室斗争……你乐意,对方公司也不会乐意。

毕竟近百亿的买卖都敢拿来做斗争筹码,那资产才一二十的‘谭氏’其信誉度、履约能力就是个大问题了……

总之,这些很能说明谭晓蔓在商业上的能力。

虽然谭晓蔓才24岁,但从小接受了良好的家庭教育,在商业上从小是耳濡目染;

大学进修了双学位,并正式参与公司事务,大学后很快借助自家集团公司的平台独当一面。

当然……周宽在知道消息后心里也是酸了那么一下子。

他原来以为也就是几个小目标的买卖,结果好家伙过百亿!

只能说富婆就是富婆啊……

…………

片刻后,一直慢慢喝茶的谭晓蔓放下了手上的茶杯,站起身来,做了个‘请’的手势:“我们去书房谈。”

周宽欣然点头。

谭晓蔓如果选择终止合作,周宽能接受,只是会有点失落,他毕竟是想让自己的家底更快更好的殷实。

当然,周宽并不想跟‘谭氏’一样,动辄是十几亿上百亿的买卖。

他想做一个幸福的人。

名下有个几套优质房产、几个优质商铺、几辆不错的车、再有个几亿的存款,没事出门溜溜弯,偶尔钓钓鱼、装装逼,\\b就这样挺好。

到这个程度公司不公司的,肯定是没有公司更舒坦……

上次来这栋别墅,周宽也就是简单参观了下,主要是看到了车库里的车。

书房他还是第一次来。

跟在谭晓蔓身后走进去,周宽第一感觉是谭晓蔓还挺务实。

她老公是个艺术家,精于书法和水墨画,书房里却没挂什么字画,也没有一个占整墙面的大书柜里摆满各种各样封皮都没拆的大部头。

书房布局简洁,一张大书桌一台电脑一个小书架,还有一张单人床,两三把椅子,再无他物。

周宽见识不多,但也在心里暗赞了声。

别的不说,周宽上辈子做买卖之前,也是凑热闹买了一堆书,甚至有一个书柜,什么类的书都有,就是一点没翻开,甚至连之前常翻的毛选都落满了灰尘。

谭晓蔓招呼了声:“条件比较简陋,随便坐。”

说着自己也随便坐了下来,周宽也没客气。

“……”

稍作整理,周宽开门见山:“有些想法可能不太成熟,请多指教。”

“你提过几次,说我的信息整合分析能力还不错,这一点我个人认同。”

“也提过说我将这种能力用在了过于偏门的事情上,比如囤内存条、又比如草台的域名买卖,这一点我也承认。”

闻言,谭晓蔓笑着插话:“这些我都能理解,在一定阶段里,以你拥有的资源,你只能选择低成本甚至零成本的积累方式获取资金;

其实我很欣赏你的选择。”

略顿,谭晓蔓坦率的说:“因为你知道后来我对你观感不错;

也知道我们性格相似,脾气相投,更好交流;

甚至你也早就猜出来,我是把身为独生子女没有弟弟的部分情感投射到了你身上,才对你这么照顾有加;

然而你依旧鼓足勇气选择了明显偏门的自我奋斗,顶多是中间有那么一点小出入我稍微有指点过你。”

末了,谭晓蔓强调:“其实你早就抛下了对我的所有期待,你只是希望得到一些经验帮助来避免埋头走太多弯路罢了。”

最后,谭晓蔓做了个简单总结:“而现在成立还不到四个月的草台营业收入已经接近了300万;

几乎全都是你自己的功劳,财务方面、运维管理方面你自己找,无非多花一些时间。”

听谭晓蔓说完,周宽微微一笑:“能得到你的夸奖,说实话,我还挺开心的。”

然后直接转移了话题:“行,这些互相吹捧就不多说了,我接着往下说。”

“现在完成了一定程度的初步积累,内存条的生意圆满结束,域名买卖也基本只待时间来酝酿价值;

所以我理所当然的会想要做一份起码看起来不那么偏门的正经事业。”

“一开始,我始终是奔着梦想这个方向出发。”

“因为根据对草台的未来预期价值核算,几千万收入是能确保的,我觉得足够了,又加上我刚上大学,有那个激情、动力、勇气去拼一拼梦想。”

“最后我也找到了方向。”

说到这里,周宽轻松一笑,坦言:“可惜,那不适合用你投资的钱来操作。”

“于是,在这之外,我开始奔着信息整合分析能力的角度出发,也找到了一种新的方向。”

“我叫它:信息投机。”

这是周宽这些天里,想到的合理利用已知信息差来挣钱的方向。

他对未来大势是有了解的,最起码知道哪些领域会出大公司,那些领域有投机机会。

安静听周宽讲完,谭晓蔓面上有了疑惑,顺着最后的话头说:“是信息投机?还是风险投资?”

周宽斟酌着说:“我认为,属于风险投资,但优于风险投资。”

“怎么说?”谭晓蔓做了个手势。

迎着谭晓蔓的目光,周宽坦白说道:“我思考过很多次,但受限于能力,没办法用更精炼的方式表述,得请你给我一点耐心。”

谭晓蔓笑着点头:“你慢慢说,我洗耳恭听。”

接着换了个坐姿,显得更加友好耐心。

周宽稍作整理,有条有理的往下说:“首先不得不提一下去年的金融危机;

它造成的影响其实并未波及广大农村,甚至在我一个学生的角度,只听过这个名词,听过各种人说它多可怕多可怕,起码在白华,日子还是那样过;

但在我开始去了解相关信息后,了解了不少消息,也知道上层的各类举措,比如4万亿;

还知道在中大开学的次日,温总在达沃斯发表讲话指出:有人把去年一揽子计划简单说成是4万亿投资,这是一种误解。

我也通过公开渠道深入了解过相关举措信息,4万亿其实是两年的支出,而且并没有太多的刺激政策,但……这个计划从去年开始至今撬动了总计6万亿的地方融资平台;

虽然我不是很懂金融,但不代表我不懂规律,这显然会让未来几年经济相对发展迅猛,可能三五年抵过去十年甚至二十年的热度。”

“这一轮经济快速发展,里面一定会有海量的信息投机机会,这将是一个极其伟大的时代。”

谭晓蔓听得不断点头。

她甚至比周宽更直观的感受到了4万亿带来的作用,她能谈成总合作金额近百亿的买卖也与此有关。

周宽继续往下说:“农历06年年底,苹果公司推出了第一代iPhone,现在发展到了3代半;

从现在来看,iPhone这个手机带来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了出来,市场上越来越多长得像iPhone的手机;

所以,站在现在的角度,通过一些信息的整理,我认同一些人提过的观点:

从06年开始,移动互联网风潮已起,这将成为一个恐怖的、世界级的机会,会比传统的互联网大十倍甚至百倍;

当移动办公彻底成为现实,一定会源源不断的革新想象力极限;

再配合国内如今宽松的经济环境,海量的信息投机机会,毫无疑问上车就会有很大机会乘势挣钱。”

然后,周宽强调道:“我之所以无比肯定这个风潮,是因为国内3G开始普及,4G正在酝酿,就算4G技术没有一些公开文档说的那么优秀,那也足够完全承载人们日常的掌上娱乐所需。”

在谭晓蔓张口欲言之前,周宽再次开口:“我说的这些,都只是对过往信息的整理结果;

这跟我为什么说是信息投机有关,移动互联网与宽松的经济环境确实会带来大批量的机会。

你之前说过,‘谭氏’无意染指互联网;

就你个人来说,能给出的资金有极限,又加上对行业没有任何经验,盲目亲自入行,很容易在汹涌的大浪中连渣渣都不剩。”

“所以……”

“我想到投资这个方式,跟住对的发展潮流,投资潮流,然后坐享其成,会比较轻松。”

“至于将来如果发现了很大的机会,你个人要亲自入行,那就再谈,我是自觉能力不够,凑不起这个热闹。”

听周宽说完后,谭晓蔓沉思了片刻,直接问:“那你能说说最先要投资的是哪一个细分领域,或者具体是想投资谁。”

迎着谭晓蔓的目光,周宽微笑着吐出了一个名词:“股票市场。”

谭晓蔓:“……”

-

章节目录

我的回塑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偷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偷名并收藏我的回塑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