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从明天开始,我们将一直泡在图书馆!”

“!!!”

最后,冶一言之凿凿、金海满脸坚定给他们的决定收了尾。

周宽再次带头给了鼓励的掌声。

随后特地点了一首《我相信》,在505宿舍几人的共同宣泄下,冶一和金海信心满满。

老实说,单听冶一和金海的信誓旦旦,觉得他们是要干一番大事。

起码也是要在波澜壮阔的互联网海洋中创出一片天地,建立一番事业;从此哪怕没有家庭照顾,也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然鹅,冶一提到‘像他那样年轻的男生喜欢的东西’这句话,就彻底暴露了他们的想法:lsp之心永不死。

再说能让他们做出泡在图书馆、去其它专业蹭课的决定,也只有这个可能性了……

……11号是星期天,没有课程安排。

与往常一样,逢休息日,林若漪和周宽的晨跑锻炼也跟着休息。

没有闹钟和电话,这一觉周宽睡到六点多才醒。

洗漱完,周宽喝着水,听到冶一床上响起了闹铃声。

接着冶一火速爬了起来,套上衣服戴眼镜。

这一幕让周宽心中也是不无赞叹:“lsp就是lsp,这动力……”

放下水杯,周宽刚抽出椅子坐下,放完尿的冶一匆匆招呼着周宽:“老周,走起,晨跑去。”

周宽:“?”

这时,他才留意到另一张床上的金海毫无动静。

看出来周宽面上的疑惑,冶一也是纳了闷:“赶紧走了,马上太阳就热了。”

“……”周宽倒也没拒绝,只是边走边问,“你起这么早不是要去图书馆看书?”

“什么图书馆?”冶一可能还没睡醒,脚步走得飞快,嘴上下意识问。

周宽:“……”

淦,他竟无言以对。

出了173栋,冶一便跑了起来,边跑边解释:“去图书馆用不了这么早,我是这几天多锻炼锻炼耐力。”

说是说的轻描淡写,面上表情就有点微妙了。

周宽倒也没猜错,还是那个lsp,不过是因为动力更大的事情。

嘴上啧啧感叹:“居然提前储备,骚还是你骚。”

“那必须的。”冶一面露骄傲。

慢跑着,周宽瞥了眼冶一:“没想到现在你这体格就不太能稳定输出了。”

“瞎说,我稳定得很!”冶一极力否认。

周宽笑了:“就你匆匆忙忙锻炼的样子,要不是自觉差点意思,现在怕不是蛋都淦碎了。”

“跑步呢!别乱说话!”冶一被彻底戳中心事,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只好放慢脚步喘两口气,才再接着小跑。

看着周宽,冶一也是很好奇:“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闻言,周宽笑笑,顺嘴说:“在你吹嘘当晚赶回宁夏时。”

冶一老家在宁夏固原,固原现在没有机场。

从固原出发无论去哪里坐飞机先就得赶路三四小时。

这也是冶一坐飞机都要下午才能到邱涵儿老家的原因。

既然都能当场把人感动,还搞出一副此地无银的模样,以冶一这骚东西的性子能当晚回宁夏?

糊弄糊弄金海他们还行。

虽说那样操作也确实高级,但这玩意确定关系立马就出来晨跑,那心思就不要太明显了。

听周宽这一说,冶一也是双手大拇指高高竖起赞叹:“不愧是表都要带几把的老周同志,一眼就看明白了。”

“其实也不全是,主要是……你懂我意思的。”

周宽瞥着冶一满脸的春风,金丝边眼镜在初升的骄阳中折射出金黄色的光泽,不由调侃:“让我说实在不行,临时先泡泡蛋白粉得了,别……把自己玩炸了。”

冶一坚定的否认:“怎么可能!我都说了不是那个意思。”

周宽却故意略过了话题:“平板支撑听过吧,以后没事就撑一撑,怎么年纪轻轻就不行了。”

说着,周宽轻飘飘的跑远了。

“卧槽……我不是……”

冶一这小胖子眼下体力确实不太能行,又跑了差不多一公里,喊着追了几步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周宽越跑越远。

505宿舍几人都清楚冶一这个骚东西的心思,他旗帜鲜明说要追邱涵儿,起码有80%的心思是恨塞蛋。

总算是较量成功,自然免不了会有下文。

冶一要这么准备的原因,就很现实,毕竟……36D+。

周宽也只是感慨,骚东西果然不一般,一套套的。

这次周宽也没像刘念他们几个提起各自大学生活时多搭茬。

成年人的世界嘛,大多得自己给自己负责。

…………

中大本部校区位于珠江边上,校内树木林立、枝繁叶茂,早上空气新鲜。

对其它地方来说已经是金秋十月,羊城可能不小心把自己忘在了盛夏。

虽是早上,但似乎时间每走动一分钟,阳光便愈发热烈一分。

从另一头再跑入园东路,周宽便放慢了脚步,从慢跑变成了慢走。

已经差不多是7点钟,路上学生变得多了起来,有些赶着去吃早餐,有些赶着出门,有些溜溜达达的。

周宽难得的在先回去冲澡还是先吃饭这两件事中间纠结了下。

平常要是有空,基本也是7点钟的样子他就会跟林若漪去食堂吃饭。

偏偏他跑步基本不带手机,于是,先吃饭要不要叫憨憨、怎么叫憨憨就成了一个小小的问题。

不过,周宽很快就做出了决定,先吃饭,不叫憨憨。

很快,他就走到了东区女生宿舍楼片区。

远远的就看到了一些男生等在不同楼栋外的铁门旁。

东区这边的宿舍楼都有独立院子、独立大门,一般男生找女生、女生找男生都是在大门外等着,连里面的院子都进不去,更别说上楼。

平常的晨跑是六点左右就结束了,周宽确实很少跟现在这样刚好饭点还在这里。

可能男女生惯性思维角度的差别,往往是男追女多于女追男。

比如周宽就很少在男生宿舍区外见到像现在这样如此之多的异性。

粗略一打望,周宽很快分辨出了三个群体。

一类是明显确定关系的男生,目光都很少打望楼栋里面,低头玩着手机或者四处张望,神态轻松。

一类是确定关系许久的男生,他们可能连荷包都上交给了对象,双手空空却又有点眼巴巴的样子。

最后还有一类,是追求期的男生,他们是望眼欲穿,手上提溜着各种各样的早点。

总而言之,女生宿舍楼外的这一幕幕,颇有种人生百态的感觉。

因为,就在周宽沿着园东路走过相距不到二百米的两个路口这短短时间里,他就见到了好几个带着早餐的男生被无情拒绝的场面。

这些被拒绝的男生似乎早就习惯了,一点都没有垂头丧气,而是不厌其烦的跟着边走边献殷勤。

也见到了那些可能连荷包都上交给了对象的男生如释重负的样子,在各自对象的耳提面命下,多数点头哈腰的跟着走远。

当然,也见到了第一类男生跟自己对象手挽手轻松走远。

三类人的三种不同状态,让周宽也想起了前世上大学见到那些差不多的光景,以及社会上司空见惯的事情。

周宽心里不无感慨,也许后来舔狗成为一个被时常提及的名词,跟许多男生在追求女生、与女生相处过程中的一些行为有关。

周宽心里也不无玩味的想着:“在舔狗这个词没出现之前,大多数行为好像都可以叫深情……”

“感情这东西本来半点不讲道理,却最容易被冠以各种各样的名头。”

末了,周宽很有些唏嘘的想:“年轻真好,不像我,现在都过了只想爱情这种玩意的年纪了。”

谈恋爱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周宽没办法再接受自己像眼下这群小年轻那样搞得那么纠结,往往还会认为每一份感情都会绝对与永远。

因为只有人年轻、对生活里的柴米油盐酱醋茶认知不深时,才会坚定认为每一段感情都将绝对、都将永远、都将不可或缺、都将必须,而下意识忽略了每个人骨子里的喜新厌旧;

同时,也会忽略另一些可能更配得上绝对这个词的事情。

或许也是很多人喜欢在感情里加入自己那些抽象化幻想,才会逐渐演变出舔狗这样的词。

“……”

走过园东路的小商业区,周宽打算从路边下楼梯拐去春晖园食堂,目光随意那么一扫,就看到了林若漪和陈小贝。

在学校向来穿着简单,素面朝天的林若漪今天也不例外,修身水洗蓝牛仔裤显得双腿笔直纤细,上身是短袖配短款牛仔外套,外套很短,大概只罩住腰腹以上,显得腰腹部位很是修身;

可能是最近不喜欢扎头发,脑袋上戴了一顶鸭舌帽,与之前一样,略微压住精致容颜。

像憨憨这种长得真踏马漂亮的小姑娘,不论是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还是走入社会,都能满足男生们对女朋友的全部抽象幻想。

没办法,长得漂亮能直接消融许多具体的缺点。

周宽正寻思都碰到了,那就叫上憨憨一起去吃饭,没想到憨憨刚从大铁门走出来就有个双手都提着早点的男生飞快迎了上去。

直接看乐了的周宽也朝那边走了过去:“憨憨果然是怎么都不能缺人追。”

这哥们半挡在了林若漪前面:“林若漪同学,今天我带了肠粉、油条、小笼包,你想吃哪个。”

林若漪冷淡的说:“谢谢,我不需要,这也是最后一次提醒你,不要再给我送早餐,我男朋友会不高兴。”

显然这不是第一次了,憨憨以往拒绝人都是那种礼貌但疏远,不像现在直接而冷淡。

男生兀自十分坚定的说:“没关系,你再冷淡,我也不会放弃的,喜欢一个人是我的自由,你不需要我也不在意!”

见林若漪脸上忽然有了笑意,男生语气更坚定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能……”

话还没说完,已经走到跟前的周宽一伸手轻飘飘把人推开一两米远:“说归说,不要这么不礼貌的挡着人小姑娘。”

好歹他也是假扮了林若漪对象的人,得配合一下憨憨的。

林若漪快走两步,很自然的挽上周宽的手,语气亲昵的说:“不是说今天早上各自吃饭的吗。”

陈小贝也跟周宽点头打了声招呼。

被推得一踉跄的男生这时才回神,望向周宽,眉头紧皱的说:“你就是他男朋友?”

也不等周宽接话,男生就又一脸微笑的说:“就你这样的,除了长得帅点,也没什么优势了,早晚我能赢过你。”

听得周宽轻笑了声:“长得帅这种优势起码能跟半辈子,可不像你明明这么普通却又这么自信,对了,你不会姓梁吧。”

“我不姓……”男生正要反驳。

倚着周宽的林若漪开口说:“走吧,不要理他了,免得他真要你不高兴了,你不高兴我就不高兴,我不高兴,就会让他下不来台、也抬不起头……”

说着,林若漪轻飘飘的乜了眼那个男生,看得直摇头:“这样很不好,不友善。”

周宽也瞄了眼已经傻眼的男生,跟着林若漪边走边说:“女孩子家家的吓唬吓唬人家小孩就行了,别真动手。”

男生:“……”

“……”

老实说,周宽感觉林若漪能做出来。

别看林若漪总是安安静静的,其实做事风格是比较雷厉风行的。

怕不是真的会直接让这个小男生社死。

倒是并不奇怪林若漪忽然冷淡的处理,这小姑娘很有主意,通过这样的举动能一次性解决一揽子问题。

几乎可以断定,这个被林若漪有意针对的男生会弄出一些不利于林若漪的动静来。

这就是憨憨要的结果:减少麻烦。

……见周宽跟林若漪凑到了一块,陈小贝也没跟着凑热闹,去了她常去的学五食堂。

周宽跟林若漪沿着梯子下去走几步然后穿过一栋楼,没几步就到了春晖园食堂。

两人仿佛都默契的忘了林若漪主动挽手的事情,谁也没提。

打了饭落座,林若漪感叹着说:“大学人太多了,有你当挡箭牌都不够,非得让我想别的办法。”

然后又说:“难道是我们不亲密,让人觉得有机可乘?”

看了眼苦恼的林若漪,周宽淡定的说:“以你这作弊的长相,结了婚都免不了会有追求者。”

闻言,林若漪就叹了口气,面色一苦:“那可太麻烦了,而且我还有一点觉得他说的有道理,追有男朋友的女生竞争对手确实有可能变成一个。”

说话间,林若漪比了个一内内的手势。

对这个周宽倒也是比较认同:“的确,只要做事风格不讨厌,不过度急切,成功率比较大,毕竟大多数时候只要比女生的男朋友做得好就会产生对比。”

林若漪听得面色更是发苦:“就是啊,不同的两个人在日常相处的琐屑生活中难免会产生一些小矛盾,一次两次三次日积月累下来……”

说着说着,林若漪噘着嘴很不满的说:“你不谈恋爱是对的,感情生活真容易感到绝望。”

见状,周宽一下笑了起来:“感情这种东西是最没法谈理性,你所说的、你所担心的、你所绝望的确实有可能在现实中无数次上演……”

“我只能说,人,得先学会跟自己生活。”

林若漪想了想,不确定的说:“是吧。”

看着憨憨这么苦恼,周宽稍一思索,还是开导了起来:“怎么说呢,我认为矛盾确实会很常见,而且确实容易被积累下来;

但这里面有一个参差的认知,许多人总喜欢抽象不具体的人,因为抽象的人是美好的,永远不会有问题;

可哪怕漂亮如你,身上也会存在缺点。”

林若漪听得连连点头:“我懂了我懂了,比如我不会做饭,要是都这么纠结,那怎么过得了日子啊。”

周宽轻轻一笑:“学会跟自己生活,认知到世界上有许多不同的灵魂,如果一定要,那就去找到那个有可能一直相处下去的灵魂。”

林若漪又一次点了点小脑袋,苦恼忽然尽去。

-

章节目录

我的回塑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偷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偷名并收藏我的回塑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