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华梦’从正式走流程申请学校的创业扶持到落实下来,只花了一天时间。

现在连最简单的公司注册流程都才开始走,向市里、省里申请各类扶持的材料就已经写好了。

还是经过处长秘书润色的。

只能说……

小林,永远的神。

无论是前期准备工作,还是后续流程,都是专业对口的小林同学在做。

效率有多高就不说了,关键是质量也相当出色。

整个过程中,周宽自己只做了一件事情:跟导员和系领导简单装了一下。

“……”

结束跟林若漪的通话后,周宽翻阅了申请材料。

经过处长秘书润色的申请材料,显然很令周宽叹服:“写写校园励志发言稿还行,这种申请材料真不是我能搞定的。”

“这个张秘书的润色很讲究,既有公文的功底,又考虑到了实际情况,有那么点错漏得当的意思。”

末了,周宽也嘀咕了一句:“也不知道憨憨的原稿是什么模样。”

想着这些,周宽打开了长远规划草案。

相较于之前的文件,长远规划草案明显不完整,就是个阶段性的东西。

林若漪的重点并未放在她并不了解的市场、营销、推广上,而是列出了时间轴,标明理论需要投入的资金量与风险因素等。

主要提到了第一阶段该完成的部分,提出了如何能让白华梦持续下去的一些设想。

一如林若漪之前写到草稿纸上的校内创业扶持申请流程那样,列的是要点。

“小林也就是看起来憨,还挺厉害,公文素养不错,还会抓重点……”

想着这个,周宽忽然瞄了眼505宿舍,最后目光落在正玩游戏的冶一头。

“也不知道这骚东西是不是能坚持下去折腾出来点东西,要是那样,那将来就有说头了。”

“……”

当然,在长远规划上,周宽要比林若漪看得更远。

他毕竟是多出了一些经历和见闻。

另一方面,周宽也比林若漪抱有更坏的打算。

不过……周宽并没有马上将自己的想法补充,而是在线上跟林若漪说了说。

“申请材料我没办法评价,这玩意完全是我的知识盲区,只能说肯定好。”

“长远规划的第一阶段大方向上没太大问题,不过给了我一些启发,我需要点时间整理一下,现在倒也没那么着急,就慢慢来吧。”

“辛苦你了,早点休息哦。”

“……”

1:“好。”

周宽打了半天的字,一段又一段的,连3gs的屏幕都塞不下了,林若漪就回了一个字。

看得周宽忍不住抿了下嘴。

甚至心里暗自打定主意,以后要尽可能避免跟憨憨线上交流。

他周总不缺这点电话费!

实在不行,从173栋去135栋也就那么几步路!

“……”

那边厢135栋606,靠躺在床上的林若漪正拨弄着她那个滑盖诺基亚上,一会滑上,一会滑下。

一会一会儿还鼓起了嘴,像是生气又不像生气。

大大的水杏眼愈发有憨气冒出。

林若漪再次把手机滑上去,屏幕亮起,上面是一个QQ聊天框,满屏幕都是文字消息。

再次看到这个画面,林若漪银牙忽然紧咬。

“大傻子!”

“还见多了换对象跟换衣服一样简单的同龄人?”

“肯定是那个吊儿郎当的刘念带坏人!”

“……”

想着想着,林若漪将手机扔到了一旁,双手十指交错揉捏起来。

明显是缓解手指过度使用带来的酸痛感。

眼帘也垂了下来,紧抿着嘴唇,现在是实实在在有点不开心了。

左右一想,林若漪翻身下了床,从自己的桌子上抽出来一张草稿纸,随便写写画画了半天。

最后又开始写那些歪歪扭扭的字:

‘周宽真的是个该死的大傻子!’

写完,林若漪眉眼上扬了起来,心情愉悦不少,再又写了一行字。

“09.10.15,上午、下午、晚上都是大傻子……”

“哦,对,中午不是。”

“……”

接着将草稿纸揉成一团,又摊开,再揉成一团,再摊开,如此数次才折叠起来。

然后,林若漪掏出了自己的随身小钱包。

小钱包看起来鼓囊囊的,打开一看,总共才只有五六张百元钞票。

林若漪驾轻就熟的将刚折叠好的这张草稿纸塞进了其中一个卡包栏里;

又瞄了眼已经塞满了皱巴巴纸的其它卡包栏;

打量了两眼,林若漪轻声嘀咕:“得换个新的。”

“嗯……以后换便签纸。”

“……”

忙活完这些,林若漪心情终于愉悦起来。

…………

…………

16号,周五。

下午两点,周宽准时赶到了天河一间五星级酒店。

今天他要收尾鸿鹄的准备工作事务。

很快,穿着得体的周宽就在私人会议室里见到了谭晓蔓。

然后一起面试几个执行副总候选人。

虽然昨天上午临时把时间改到了今天,但候选人都接受了这种改变。

这个岗位要求很高,面试流程反倒是简单不少。

毕竟有谭晓蔓在,不是够胆就能走到现在这个流程,中间早就有猎头之类的人出面商谈过了。

至于三天前才提出执行副总岗位,昨天就能有合适候选人的流程并不复杂:鸿鹄开出了足够的价码。

中国这么大,行政管理上的人才并不稀缺。

稀缺的是愿意付出足够代价去挖的公司。

两点出头,周宽才见到第一个候选人,两点三十就见完了最后一个候选人。

也直接当场定了下来。

当然,是……暂代。

双向面试成功的暂代执行副总叫肖柯。

今年35岁。

男。

已婚十年多。

孩子刚满十岁,对孩子的教育比较重视,就在天河一所私立贵族学校上小学,家庭稳定,久居羊城。

比预定时间提前了三十分钟到,穿着得体讲究、一丝不苟。

随身的公文包是大牌,佩戴的是积家翻转系列腕表,代步车是宝马;

光从表面就能看得出来,生活优渥。

在从头到尾的聊天过程中,周宽也好、谭晓蔓也罢都没有提半点跟工作有关的东西,就是跟普通朋友那样简单闲聊。

反正周宽、谭晓蔓想要的信息都在闲聊中。

最后对肖柯的总结就一句话:

想打拼、敢打拼、能打拼。

虽到了年富力强的年纪,自然内敛,但从佩戴的积家翻转能看出来,其实有那么点个性;

穿着、配饰上都能看出来肖柯的生活条件,35岁的年纪没有油头满面,还能闻到些有调性的香水味道……

这些种种,说明肖柯很享受这样的优渥生活,这样一个人,他是很难再接受普通、朴素的生活。

就好比假如一个女生经常消费的是Prada、LV等等品牌的包,往后哪怕是看到比较顺眼的包,再一看价签才三五千块,那种顺眼很快就会消失,且不会选择消费。

而肖柯只能花大钱送孩子去私立贵族,却不是类似于机关小学的单位,也说明家底不那么深厚。

肖柯的履历很不错,在这之前,相关猎头公司也完成了人事尽调。

从周宽和谭晓蔓能看到的简历信息上也能看到他以前的老板对他的满意。

所以面试特别简单。

是否能在闲聊中合拍。

尤其是,周宽的个人感觉合不合拍。

只要能达成这些,问题就不大了。

总之,很多看起来简单的东西,里面都饱含着大量信息。

三个优中选优的候选人里面,只有肖柯基本符合周宽的期待,所以就定了下来。

反正肖柯的履历已经足够胜任如今的鸿鹄执行副总岗。

至于将来会怎样,那是没人说得清楚。

“……”

肖柯走后,周宽和谭晓蔓也离开了这间预定了两小时的私人会议室,转去了大堂吧。

围着一张小圆桌坐着,谭晓蔓双腿优雅的交叠在一起,看了眼周宽,好整以暇的说:“肖柯下周一正式入职,会在几个重要部门经理的配合下完成公司初期的员工招聘、部门搭建。”

“也就是说,最晚26号,鸿鹄就会正式开始运营。”

说到这里,谭晓蔓笑了笑:“所以,周总你的助理什么时候能决定下来?”

“急不来,慢慢物色吧。”周宽并不着急,语气淡定。

谭晓蔓笑容愈发愉悦:“我知道,我的意思是,假如这样,接下来周总你还得自己去对鸿鹄保持关注。”

周宽一副理直气壮的口吻说:“这不是你的事情吗?”

“反正现在基本确定月底或者下月初创业板开板,相关事情都得你来掌舵,能者多劳嘛~”

瞅着周宽这不要脸的模样,谭晓蔓并没有意外,只是故意叹着气点头:“行,我劳,这20%的股份不好拿啊。”

“那可不。”周宽这玩意直接顺杆爬。

谭晓蔓:“……”

随后又聊了几句,鸿鹄初期的架构基本就这样定了下来。

暂代执行副总肖柯全面负责公司行政事务,副总谭晓蔓负责全面事务,总经理周宽暂时啥也不用负责。

拟初步招聘员工数量49人,含管理人员。

10月份只运转不运营业务。

完成创业板开板获益后,再正式开业。

羊城这边还是比较讲究一些个习俗,会有一点点流程。

总之……10月份接下来的时间里,鸿鹄的事情都不用周宽插手。

“……”

喝了口咖啡,谭晓蔓看看周宽,斟酌着说:“有个问题一直想问问你。”

“你说。”周宽做了个手势。

谭晓蔓开门见山道:“草台就不说了,除了你本人以外就没有正式员工,鸿鹄初期你也只想招聘不到50人,你是不是有点过于谨慎。”

“你应该记得我之前就问过你,要不要好好经营草台,你很肯定的否决;

现在中国微博网发展形势喜人,你还不打算投入精力,依然是小打小闹;

是,我知道,因为鸿鹄的创立,中国微博网的角色只能被迫定性为探索,给鸿鹄的业务版图提供借鉴方向;

不过,以微博这个产品的形式,哪怕是有了鸿鹄,也不是不可以有更多的操作。”

谭晓蔓的这些问题,周宽有所预料,他稍作整理,平静回答:“草台从成立开始只就是我了解商业的平台;

所以它必然会被注销,而为了免于将来的更多麻烦,我斟酌着选择了外包模式;

先抛开中国微博网,我这么选择的原因很简单,公司工人工资是一条很严苛的红线,能通过兼职、外包解决的事情就找兼职、外包;

如果不是破产而是主动注销公司遣散员工,里面的法律风险是我弄不明白的,别最后钱也没挣到,我人还得去坐个牢。”

听到这里,谭晓蔓面色略有些古怪:“你这个原因让我有点莫名的共鸣,对你来说,工人工资、遣散员工,在某种情况下,确实是不好承受的天大风险。”

这里面的实际情况,其实用一句很简单的话能解释:

开公司,就是小家保大家。

诸如什么破产,很多时候其实是小家没了以后的最后选择。

虽然说破天都还是钱的事情,但有的量级的钱,不一定是能承担起来的……

还是只能说那句话,懂的都懂。

周宽开草台明显是只为了挣点小钱,出发点目的十分明确,怎么也不能是给别人挣钱,顺便再把自己送进去。

看了眼谭晓蔓,周宽继续说:“再说回中国微博网。”

“发展形势喜人,一方面是因为新浪方面出于某种目的在压抑资源;

另一方面,移动互联网还没开始爆发,就算要长远发展,已经完成了基础布局熬过时间比大开大合的发展,更合适中国微博网;

也不是不可以砸钱发展,但那也可以直接放在鸿鹄来进行,再开一个微博产品,还能顺便搅浑水。

草台,在我眼里,始终是那个该一步步完成目标直至最后消失的小公司。”

最后,周宽笑了笑:“当然,最重要的是,我能通过它挣点钱。”

“……”

谭晓蔓基本上是认同了周宽的观点。

接着随口问了句:“在白华梦投资的两百万有没有什么规划。”

“有的,刨除初期办公开销,按月投入预算的8万薪资开销款就行,这样也能撑到草台有更宽松的账面资金。”周宽简单一句话就说明白了。

谭晓蔓又说:“45万收购款算在初期办公开销吗?”

“算。”周宽点头。

听得谭晓蔓朝周宽看了又看,最后蹙眉道:“我总觉得你好像总是在压抑着什么的样子,就好像……

也不是谨慎,而是那种自己给自己施加束缚;

就你说的害怕失去根本无法形容,应该是过度害怕失去。”

迎着谭晓蔓的目光,周宽自嘲一笑:“是的,是我自己念头不通达。”

“我依然没有足够的底气、足够的自信去经历失败,以及体验失去。”

略顿,周宽望向窗外,语气平静的说:“我想,大概需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在羊城有稳定的住所,才能安放下我这些过度的恐慌,找到我的出口。”

周宽在心里默默补充:“可能也只有这样,才能完全甩掉上辈子自信崩塌给我带来的影响。”

毕竟……

在羊城定居,是周宽上辈子最后一博中的最大幻想。

这件事情周宽既然说出来,就代表着他开始提上日程,而不是之前的纸面想法。

-

破碗求月票

章节目录

我的回塑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偷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偷名并收藏我的回塑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