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挑战东皇小尘是一件相当值得骄傲的事情似的,东皇小尘是那座他们必须越过的高山。

于是短短一日之间,竟然足足有五百多个人掠上归一台,或是意气风发,或是咬牙切齿的表示要挑战东皇小尘。

东皇别院,东皇太一没像以往那样坐在那边睡觉,而是看向归一阁方向,那张老脸除了懵逼还是懵逼。

他活了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遇到此等诡异至极的事情。

一旁,那尚未离开的青龙先生也瞠目结舌,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他实在很难想象说一场不过是为了用来解决东皇山庄内部矛盾,他甚至都懒得跟那蝼蚁提及的决斗,竟然演变成众人联合讨伐一个人的壮大场面,就好像那个人做出何等丧心病狂的事情出来似的。

青龙先生想了想,那种没有任何道理可言的运气,似乎真的听伤心病狂的。

所以倒也没冤枉他。

“你不出面管管?”青龙先生看向东皇太一。

东皇太一回过神来,恢复以往那种神态,说:“此等小事,我不便过问。”

停顿下,东皇太一问:“你怕他死了?”

青龙先生很是认真的说:“你觉得这东皇山庄跟雪域比起来凶险如何?我是担心你东皇山庄会死很多人。”

“你我都清楚,那只蝼蚁的修为怕是远不止是大道境上品修为。”

东皇太一闭上眼睛,淡淡说道:“这些年,我愈发的觉得山庄太过吵闹了,死就死吧。”

青龙先生嘴角勾勒起一丝显得如此嘲讽的幅度。

是因为觉得山庄太过吵闹?恐怕是因为你东皇山庄上下竟然质疑你将荣耀令牌交个那蝼蚁这件事,所以你想杀人吧?

挑战东皇小尘这事还在持续的发酵,很快的,人数由原来的五百多人变成现在的八百多人了。

这无疑是一件让人难以想象的事情,甚至比东皇小尘成为这次雪域唯一的胜利者从而掌管荣耀令牌这件事,还要更让人难以想象。

甚至到最后,就连那负责看门的也跑过来凑热闹了。

那看门的显得如此牛逼掠上归一台,大声的表示他想要挑战东皇小尘!

这个看门很多人都认识,甚至就连李泽道对他也相当的的熟悉,正是之前李泽道初次进入东皇山庄时候刁难他,不让他从正门进的那个看门的。

此人名为唐二狗,是唐家的一名忠实的仆人,在东皇圣君崛起,大夫人隐约得到东皇山庄的掌控权之后,唐二狗被大夫人打发出看守东皇山庄的大门。

东皇山庄的大门其实是不需要看的,就算非得看,像唐二狗此等区区不过灵宇境下品的弱者,也没资格去看守。

所以大夫人此举自是为了羞辱那些依附寒梅轩跟素银轩的强者,就是不让他们从正门进入。

所以台下有不少人都遭受过唐二狗言语上的羞辱,不得不相当耻辱的从那跟狗洞没啥区别而的侧门进入山庄里。

但是这时候,这些以往恨不得将唐二狗剁碎喂狗的强者却是放下以往仇恨,他们同仇敌忾,他们将最为热烈的欢呼声送给了这个勇气可嘉的看门的,然后继续往死里鄙视东皇小尘,说他卑鄙无耻贪生怕死,说他就是一只弱鸡。

说他是东皇一族有史以来,最大的耻辱的存在。

此等贪生怕死之徒竟然还掌管着东皇一族的命脉,他们为东皇一族的未来深感担忧。

听着这几乎要将整个归一阁掀倒的欢呼声,唐二狗红光满面,就觉得自己已然达到人生的巅峰,简直就是人生赢家。

很多人在得意的时候,通常会忘形,特别是那些小人物。

唐二狗就忘形了,这一刻他忘记了自己的实力,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他觉得自己是英雄。

他显得如此牛逼轰轰的吼道:“东皇小尘,你身为东皇家族的核心子弟,如今更是掌管着东皇家族的荣耀令牌,难道就连像我这样一个区区灵宇境下品的看门的向你提出挑战,你也不敢应战吗?”

唐二狗这话一出,现场的气氛更加火爆了,几乎要将归一阁给点燃了。

那场面就好像唐二狗是那大明星,而底下这些人都是这位大明星的脑残粉。

见唐二狗如此拉风,那些地位以及实力比唐二狗还不如的仆人也面色流露出前所未有的激动,他们那颗不甘平凡的心开始蠢蠢欲动了,他们也想上台挑战东皇小尘!

与此同时,在那院落之中,李泽道无力的坐在那里,面色无比呆滞,仿若魂魄已然没了一半似的。

那道没有任何情绪的声音继续在李泽道耳旁响起,所说的正是唐二狗在那归一台上牛逼轰轰说的那句话。

若是在以往,无论掠上归一台那些挑战者放出何等充满威胁狠辣的言语,这名传话之人是不会代为传话的。

但是可能是因为觉得这回的山庄盛宴相当的有意思,可能是因为有太多人踩东皇小尘了所以这名传话人也不介意踩东皇小尘一脚。

也有可能是恨铁不成钢,想刺激一下东皇小尘。

所以,那名传话人将唐二狗的豪言壮语一次不漏的复述给李泽道听。

李泽道原本还想继续拒绝,反正已经拒绝那么多了,不差这一个。

至于后面当他们仆人这件事,后面在想办法。

但是一听唐二狗不过区区灵宇境下品,竟然敢如此嚣张的放出此等让人火大的话,李泽道再也受不了了,他的眼睛猛地一瞪,浑身上下被可怕的杀气所笼罩。

“太欺负人了!”

“本公子不过是低调,不想节外生枝,可你们竟然咄咄逼人!你当着本公子怕了你们不成?”

李泽道在心里怒吼:“本公子现如今已然是归一境上品巅峰修为的强者了好不好?”

是的,从那雪域出来的第二天,可能是将之前所服用的大腿所给的那枚雪莲莲子彻底吸收了,并且冰龙丹核除了滋养受损的魄外还蕴含着可怕能量的缘故,总之李泽道的修为再次突破了。

他现在已然是归一境上品巅峰修为!

以他的修为,加上他那强大的魂魄,在加上地心跟蝶翼,还有那些从黑狐巢里得到的强大魂器,比如黑魂伞。

李泽道可以说同等境界无敌,甚至对上归一境中品巅峰修为的强者,李泽道也不会太虚。

如果动用了地心,就是青龙先生,也别想留下他。

当然地心是用来保命用的,除非到了生死关头,李泽道是万万不会随便乱用的,否则一旦被得知,怕是青龙先生也得眼红了。

雪域里的那些人妖以及凶兽不知道他为何会突然间彻底失去踪迹,但是青龙先生肯定会知道。

当然,因为戴着千人千面的缘故,所以李泽道在他人看来,依旧是大道境上品修为。

当下李泽道深呼吸了一口气,低声吼道:“我东皇小尘,接受唐二狗的挑战!现在就开始!”

然后用力的拉开院落那门,杀气腾腾的走进那风雪之中。

与此同时,唐二狗还显得如此得意的站在归一台上,接受众人那显得如此的炙热的欢呼。

他觉得这种机会难得,他还得在叫嚣几句,好彻底将自己的霸气完全展露出来。

如此一来,那几个服侍大夫人,长得如此水灵的小姐姐,说不定会因为自己如此霸气一幕而对自己心生无限的爱慕。

想到那几位小姐姐正用爱慕的眼神看着自己,唐二狗更是飘飘然的,就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酥了。

谁想就在这时,东皇小尘那显得如此的愤怒的声音,突然间在这归一阁里猛地炸裂开来。

“我东皇小尘,接受唐二狗的挑战!现在就开始!”

仿若熊熊烈火遭遇百年难得一遇的大洪水似的,火焰一下子就熄灭了!

原本处于绝对喧嚣之中的归一阁一下子就被陷入绝对的死寂之中,针落可闻。

那些上一秒还在叫嚣的强者,此时各个瞪大眼珠子,张大嘴巴,那张脸无比的僵硬,脑子完全一片空白。

他们的咽喉还在拼命蠕动着,但是却是偏偏一个字都说不出口了。

东皇小尘竟然接受挑战了?这怎么可能?

好吧,他们自然希望东皇小尘接受挑战,然后赶紧上台被杀了算了。

但是他们完全没想到说,东皇小尘没有接受东皇大尘的挑战,也没有接受东皇凌寒的挑战,没有接受其他强者的挑战,没有接受前面八百多个强者所发出的挑战,却是偏偏接受掠上归一台这八百多个人中可以说最弱存在的唐二狗的挑战。

他,还能在无耻一些吗?

大夫人,二夫人跟三夫人在也没办法保持之前的那种优雅高贵,那三张无比精致的脸皆僵硬了下,眸子显得如此的怪异。

唐二狗那变得无比僵硬的脸上残留着显得如此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嚣张的表情,以至于他那张脸看起来如此的滑稽可笑。

他那嘴巴大张,但是仿若一只看不见的手死死的掐着他的咽喉,以至于他只能发出一丝显得如此怪异沙哑的声音。

就在这时,显得如此冰冷的风雪席卷进入归一阁里,不少人那变得僵硬的身躯猛地一哆嗦。

跟这儿那冰冷风雪进来吹袭进来的还有一道显得杀气腾腾的白色身影。

东皇小尘!

他应战来了!

不,他杀人来了!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