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皇别院。

东皇太一那张老脸剧烈抽搐着。

一旁青龙先生脸上的肌肉也在抽。

“那只蝼蚁的无耻似乎跟他的运气一样,没有任何下限可言。”东皇太一最后说。

但凡要点脸的,都不会在这种情况下接受挑战,至少不会接受此等弱者的挑战。

但是那只蝼蚁却是接受了,此举着实太不要脸了些。

青龙先生也叹息,说道:“看来他能活着离开雪域,所靠的不仅仅是运气,怕还有无耻。”

“怕是如此。”东皇太一表示同意,那张老脸已然恢复以往的那种淡漠,仿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青龙先生看向面前弥漫着浓郁白雾的寒潭,揶揄道:“以我对那只蝼蚁的了解,他不见得会杀人,至少他不会杀很多人,所以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东皇太一没有回应。

他那浑浊的老眼早就闭上,仿若已经睡着了一般。

……

“刷!”

归一阁里,数千人的目光竟齐刷刷的落在出现在归一阁门口那道白色身影上,偌大归一阁被一种诡异的死寂所笼罩,针落可闻。

李泽道无视这上千道显得如此不善的目光,他身形一闪,出现在归一台上,眼神冷漠的看着面前唐二狗。

呵,你妹的本公子还以为是哪个看门的额,原来是之前不让本公子从山庄大门进入的那条看门狗!

既然你那么想死,本公子自然是要成全你。

唐二狗连连倒吸着凉气,那张变得无比僵硬的脸泛绿,那快要从眼眶里蹦跳出来的眼珠子布满了惊恐。

那鼻孔里甚至缓缓的流淌出两条恶心至极的鼻涕,两条腿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他的肝胆快要被吓破裂了!

在那山庄大门,他可以随意羞辱东皇小尘,即便东皇小尘是东皇一族的核心子弟,是东皇太一的孙子,是东皇乾坤跟三夫人的儿子。

只因为他唐二狗是大夫人养的一条狗,而他东皇小尘不过是个不受重视的窝囊废罢了!

但是现在可是在归一台上,不死不休的归一台上!

东皇小尘再窝囊废,却也已然是大道境上品修为,而他唐二狗不过是区区灵宇境下品修为。

他们之间实力的差距着实太大了些,唐二狗压根就没有任何侥幸可言。

他会死得很惨很惨!

“我接受你的挑战,开始吧。”李泽道满脸嘲讽说道。

他手中多了一把长剑,那锋利的尖峰,指着唐二狗的胸口,那充满戏谑的声音,一下子就打破了死死笼罩着归一阁的那种诡异的死寂。

“我……我……”

唐二狗本能的想求饶,却是因为过度恐惧,所以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那身躯无比的哆嗦,鼻涕眼泪都出来了。

下一刻,他更是清楚的感受到对方手中那长剑所散发出来的那种冰冷气息,直接腿一软,竟然一屁股坐在那归一台上。

紧接着裤裆更一热,屎尿竟然皆被吓出来了。

一时间,恶臭味散发开来。

靠近归一台的那些强者见状,各个脸色大变,纷纷取出各种散发出芳香味道的丹药或是天材地宝,于此来压制住那股恶臭味。

“就这?”

李泽道一脸嫌弃的摇了摇头,正要开口稍微往自己脸上贴金下,谁想就在这时,归一台下那些强者,竟然皆冲着李泽道发出了显得如此愤怒的怒吼声,那喷出来的口水,差点就要归一台上的李泽道给淹死了。

“苍天啊!大地啊!这偌大的天界怎么会此等如此无耻之徒呢?此等无耻之徒还竟然就在我东皇山庄里,耻辱啊!”

“除了天域,天界其余一百零七域,老夫皆游历过了,但是还真从未见过这么无耻的家伙……不行了,老夫受不了了,老夫想杀了他,以还我天界朗朗乾坤……那个谁谁谁赶紧拉住我……”

“妈的,别拦着老子,老子这就去杀了这个就知道恃强凌弱的弱鸡!”

“……”

李泽道满脸嘲讽。

他想起他所熟悉的那些键盘侠。

键盘侠向来都喜欢站在最高点搞点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此时底下这一个个的即便不如键盘侠,却也差不多。

这些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强者见东皇小尘竟然满脸嘲讽的扫视着他们,各个更是几乎就要抓狂了。

尤其是看到可怜的唐二狗竟然被吓得脸色泛绿,眼睛泛白,屎尿都喷出来了,更是激发起他们无限的同情以及怒火。

“东皇小尘你太过分了,东皇大尘向你挑战你不接受,东皇凌寒向你挑战你也不接受,前面足足有八百多名强者向你挑战,你皆不接受,但是你却是偏偏挑软柿子捏!做人能不能别这么无耻?”

“就是,你还是个人吗?你还配做东皇家族的子弟吗?你还有何颜面掌管荣耀令牌?”

“东皇小尘,我寒梅轩冷夜再次向你发出挑战,你敢一战吗?”

东皇大尘那显得如此猩红狰狞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台上的李泽道看,那猩红的舌头轻轻的舔了舔那变得干燥的嘴唇,仿若在舔着鲜血一般。

“我的好弟弟,哥哥不能亲手杀了你,真是遗憾啊!”

在他看来,东皇小尘虽说看起来如此镇定,但是心里怕是要被活生生的吓死了。

就算没被吓死,他怕是要可怜兮兮的跪在那里,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哀求大伙原谅他。

在一片甚至都要将整个东皇山庄都震倒的讨伐声中,李泽道依旧一脸嘲讽。

他微微握紧手中长剑,然后竟然随意一剑朝着几乎就要被吓死了的唐二狗划了过去。

刹那间,一张疯狂盘旋着,发出尖锐刺耳轰鸣声的血红剑网出现。

“轰!”

这张剑网干脆的将唐二狗笼罩在其中,疯狂的绞杀了起来。

刹那间血肉横飞,浓郁的血腥味瞬间充斥了整个归一阁,唐二狗甚至连惨叫声都没发出一句,便被绞成了碎沫子,直接魂飞魄散了。

于是,偌大的归一阁再次被诡异的死寂所笼罩。

所有人嗅着那刺鼻的血腥味,瞪大眼睛看着归一台上那尚未消散的血雾,看着仿若雕塑一般静静站在那里的那道白色身影,脑海又一次空白一片,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

谁也没想到说,在此等情况下,东皇小尘竟然还敢如此嚣张的杀了唐二狗,这是在赤-裸裸的挑衅他们啊!

该死!这个卑鄙无耻之徒该死!

李泽道笑了,他那双显得如此明亮的眼睛扫向周围这一双双布满怒火,恨不得将他生吞了的眼睛一眼,嘲讽道:“我想问大家一句,我做错什么了?”

“我触犯东皇一族的族规了?还是我杀了你们当中谁谁谁的亲人了?亦或者是我做了什么何等丧尽天良的事情了?”

“还是说我接受唐二狗的挑战是错的?我杀唐二狗更是错?”

李泽道声音不大,却是仿若重锤一般,猛地轰在了众人的心房,让他们的心脏猛地一颤抖。

是啊,东皇小尘做错什么了?

接受唐二狗的挑战是错的?是唐二狗自己登上归一台扬言要挑战东皇小尘,东皇小尘不过是接受了,错在那里?

这是不死不休的战斗,东皇小尘杀了唐二狗不正常的一件事情吗?又哪里错了?

李泽道自行给出了问题的答案,嘴角处那一抹嘲讽更甚。

“我没有触犯东皇一族的门规,我也没杀了你们中的谁谁谁的亲人,我也没做出设呢么丧尽天良的事情!”

“我不过是不想接受东皇大尘的挑战,不想接受那什么东皇凌寒的挑战,这也有错?”

很多人脑子又是一懵。

是啊,在之前那些山庄盛宴上,皆有人为了活命而选择不接受挑战,去当对方一日仆人,大伙也都表示理解,认为此举太过明智了。

怎么到东皇小尘,就变成贪生怕死了?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讨伐他,上台挑战他?

“我接受唐二狗的挑战怎么了?难不成山庄盛宴有规定说,来自弱者的挑战强者不能接受,只能乖乖的去当弱者的仆人?”

“我杀唐二狗又怎么了?这山庄盛宴不是不死不休吗?”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李泽道嘴角处那一抹嘲讽再次浓郁了几分,他笑着说道:“所以很显然,我其实并没有做错什么。”

“你们之所以觉得我有错,那真的真的真的不过你们嫉妒我罢了!”

“你们嫉妒我帅气!你们嫉妒我强大!你们嫉妒我掌管了荣耀令牌!”

“……”

所有人又一次懵了,更是觉得自己那张脸火辣异常,咽喉里有着血腥就要喷出来了。

这卑劣无耻之徒,欺人太甚啊!就算你所说的都是真的,你也不要如此随意说出来啊,你这样毫无掩饰的说出来,你让我们这些人的脸面往哪里搁呀?

一时间,偌大的归一阁里,被恐怖的杀气彻底的笼罩。

李泽道身处这恐怖至极的杀意的涡旋之中,却是闲庭信步,压根就没有丝毫的恐惧。

他微微扭了扭脖子,那充满嘲讽笑意的眸子里流露出一丝森然,显得如此狂妄的说道:“既然你们都想杀我,那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

“你们就按照之前向我发起挑战的那顺序,一个个上来吧!”

李泽道这话一出,本就仿若巨大熔炉的归一阁里仿若被浇洒了一大桶油一般,那炙热的火势一下子就滔天。

章节目录

终极学生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日暮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暮客愁并收藏终极学生在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