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和日丽好祭天。

香案一摆,三牲猪、鸡、鱼,五果案头落,三杯薄酒落黄土,一敬月老。

一盏神仙水,两杯阴阳土,混入西天沙,搓出两个人间小人儿,一似男来一似女,写下生辰八字,红丝线头缠两端,无缘孤男和寡女,系起今世盟,天妒地怨情关开,渡来千世缘。

逆天之举。

「怎麽回事,搓了老半天搓出两个丑泥儿,你到底行不行呀?」

「娘要生儿哭坟,有本事你来动手呀!嫌东嫌西嫌米贵。」撩撩乌瀑发丝,媚儿眼一勾尽是抱怨。

「一粒米也要银呐!你当猫爪在地上扒两下就能长出一把米吗?」心疼呀!米整把整把的洒太浪费了。

待会得叫下人扫一扫,多少能煮成一锅薄粥,加点葱花什麽的拿到街上便宜卖,一碗少说十钱,卖个十碗应该够回本吧!

这女人太好命了,吃米不知米价,长年黄河大水死了多少人呀!还不是就为了少一口粮,爹死卖女的换一碗饭好求温饱。

像她早晚会被雷公劈死,不懂食物的珍贵,天罚她嫁了个木头相公。

「又不用你掏金掏银,少在一旁拿秤秤斤两,滚远点。」只会说风凉话。

水沙土和出两个泥人儿,一身薄纱短衫的艳美女忽而将其打碎,与红丝线一同揉入泥团内,淋上桃**提炼出的花油。

只见纤纤绡指引来一道火,倏地洒向渗有桃花油的泥团,迅速点燃其的丝线,不一会丝线成灰融入泥团,她重塑成泥人,分成男形与女形。

「拿著。」

「休想,你自己来,我的手没空。」双手灵巧只为数银。

女冷哼一声地捏好五官,早知她只勤於与银有关的事物。「坐享其成的事你最在行了。」

「这麽说就伤感情了,这份今生注定无姻缘的生辰八字可是我煞费苦心找来的,好让你得以行逆天**,这麽够义气的朋友还嫌。」

逆天可是会折寿的,她也算是帮凶,不知道折寿会不会折到她的命来?将来要有个万一,把她葬在自家後院就好了,她与银有共命之情,死也要守著她的银。

虽然她不过吆喝一群乞丐去跑腿,好歹张了口讨个顺水之便,小猫儿再埋怨就没了道理,没几个人有本事在短短数日之间,找到命犯孤鸾的年轻姑娘。

「唷!辛苦你了,小气财神。」倒插三炷香,一道蓝烟忽地窜空而去。

成了。

「不客气了,玉猫儿曲喵喵。」有趣极了,真想看看那人**的错愕。

一个天生无姻缘的阴阳术士。

「玉师弟一定会感谢咱们为他所作的努力。」大恩不言谢。

盘著算盘的精明女弹了一下盘珠,「这回我预估可以赚五十万银两。」

「才五十万银吗?」她高估小尘尘的「绝艳」姿色了。

「当然你那位退隐的国师师父更值钱,我等著他来送礼金。」不怕银重,不管多远她都会去搬。

「呵呵…那个老不修,让他当衣当拂尘如何?」曲喵喵娇媚的一笑。

「尽量咯!」即使她富可敌国,也不会有人敢来动她银的主意。

所以,她亦笑得很开心。

只是,在某个地方,有个艳如女的男背後突生寒意,不小心打破他最在意的玉如意。

似乎,从此不再如意。( 绝艳相公 )

章节目录

绝艳相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寄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寄秋并收藏绝艳相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