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红烛垂著泪,两旁喜字红得刺眼。

没有一股新人该有的喜气洋洋,两个刚拜完堂的夫妻冷著一张脸,各坐床头床尾不交谈,一直到新郎倌终於忍不住地爆发。

「该死的莫迎欢,我包的谢媒礼还不够大吗?她居然因为赚不到我的银而找人来闹场,她简直恶劣得没天良,我成亲干她什麽事…」

不想成为武林人士取笑的对象,他婉拒小气财神的好心提议,将宴席的采办交由管事去处理,「不敢」劳烦她来费心,免得荷包严重失血。

就因为看过太多惨痛的前例,所以他下定决心不让她插手,宁可多花一点小钱也不愿沦为全扬州城的笑柄,观礼还得交银,亲疏不分。

成亲是个人的事,不用动员全城百姓来看戏,而从第一位上门闹场的姑娘开始,心的喜已渐成了怒,扬起的笑脸维持不到一个时辰。

基於在场的长辈众多他不好发作,可此刻积怒成塔的他若再不发发牢騒,恐怕会先发疯,对不起他一心迎娶的美娇娘。

「果儿娘怎麽不说话,是不是和我一样气坏了?」他轻手取下凤冠,温柔地为她揉揉头皮。

祁果儿的表情冷淡无波,彷佛从不识七**的石头人,两眼净空找不到一丝属於人的情绪,事不关已似地望著堂上红烛。

玉浮尘见状暗然一惊,乾笑地瞧瞧新房内有无不妥之处,他有非常不好的预感,今晚将会有一场叫他难捱的洞房花烛夜。

「呃,娘,你很生气吗?」他端起了合卺酒喂她一口。

羽睫一掀,她清冷一瞟,「你认为我在生气吗?」

「是。」他无可奈何的点头。「而且是很生气,巴不得我再死一回。」

「素有『阴阳先生』之美名的你怎会轻易死去,掐指一算便知近日有无劫数。」她说话的语气淡而无味。

啊!惨了,该不会…「娘有所不知,我是算出近日有一劫,但是却无法算出正确日期和方式,所以…」

「所以装死骗我?」声音更空泛了,好像是少了灵魂的回音。

「绝无此事,你千万别听外人拨弄,我真的差一点就撑不住,你要相信我。」他是了剧毒。

七步断魂草并非寻常毒物,一入喉便葯石枉然,他因算出有此劫而随身携带解毒丹,虽不能解七步断魂草的毒,但能抑制毒性扩散,将毒血逼至脸上,因此面上才会泛著紫黑。

另一方面他飞鸽传书请来师父解毒,算算脚程应该能赶得及,因此他才有恃无恐地演了一场戏,骗出心上人的真心话。

「相信你在我眼前断气,随即又死而复活。」淡冷的语调出现一丝火气。

大难临头的他只能傻笑,「是你想体验喜怒哀乐的感觉,所以我才特意为你安排一下。」

他能说一口气上不来是为了逼毒吗?其实看她晕厥过去的苍白面容,他的心也不好受。

「有必要表现得这麽逼真吗?」声音压沉了,可见她这回真的动怒。

「娘,为夫的是想你开心嘛!不要老是皱眉地说你不懂,然後困惑不已。」这下她全懂了。

「看来我该感谢你的牺牲。」她低下头在怀找了一下。

当玉浮尘看见她拿出一张黄符时大惊失色。「娘…娘,这不是天打雷劈符吧!」

「不是。」她催动符令。

「等等,我是你相公,你不能对我太残忍。」不行,他要争取该有的夫权。

「不能吗?」手符纸一扬,一道无形墙形成。

「娘,我…哎呀!好疼,这是什麽鬼东西?」他额上肿个包的惨叫著。

「生人回避符。」

「什…什麽…」她在开什麽玩笑,生人回避不就是要他死了当鬼。「娘,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她脱掉霞帔外衣仅著单衣掀被**。「那张卧椅看来很舒服,你就委屈一晚吧!」

「不,娘…」肩膀一垮,他伸出的手得不到回应,悲苦地皱著五官。

该死的莫迎欢,你不玩死我不甘心呀!

※※※

在花园一角,两位相谈甚欢的女大啖蟹脚,啜饮梅茶,睨向红烛未减的新房。

「啧!你这女人真没良心,谁认识你谁倒楣。」雁鸟见了她都得装死,所以才有「落雁」一说。

「谁叫他不让我赚银,死不足惜。」冷哼一声,她心痛呀!

反观新郎倌的悲苦,此地此刻的欢乐气息正浓,和银作对的人都该付出代价。

春色呀!过门而不入。

浮尘若世,神算天机,却差了一著。

阴阳先生观阴阳,观不出女人的心机。

起风了。

…完…( 绝艳相公 )

章节目录

绝艳相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寄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寄秋并收藏绝艳相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