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正当叶天邢暗恨自己疏忽之际,一记铁棍狠狠抽在了自己后背,沉闷的轮砸声骇的身旁的李毅全身一个激灵,面孔刹那扭曲,双瞳怒意闪烁,一边挣扎着身上绳索,一边大声嘶吼着:“一群杂种!放了我邢哥!”

叶天邢双眸骤寒,猛的转头盯着刚才拿铁棍抽打自己的魁梧死囚。

“看什么看!”魁梧死囚浑身凶煞之气,丝毫不惧叶天邢毒蛇般的冷芒,手中铁棍重重捅在叶天邢下腹。

此人力量极大,饶是叶天邢肌肉强度和抗击打能力都很强,依旧忍不住身躯颤动,脸上泛白。可无奈自己浑身都被捆绑,难以做出反抗。

“小子,在血狱强哥这里,是龙你都得给我卧着,是虎也得给我趴着!”又一个死囚一把扣住叶天邢的头发,猛的向后一拉。

“放开你的狗爪。”叶天邢双目冷冽,声音更是冷的如同冰窑中抖落的冰渣子。

“哟,还挺狂。”死囚眉毛斜挑,揉捏着两双拳头。

“TMD,也不看看现在什么形式,想要嚣张,选错地方了!”魁梧口中大骂着,接着两名死囚同时上手,大号拳头对着叶天邢胸腹的部位疯狂轰打。

“放了他!”因为迷药的原因,悍兽脑袋依旧有些昏沉,但叶天邢的惨状却让他勃然大怒,已经很久没有出现的愤怒!

双目泛红,浑身肌肉竟然如浪涛般滚动起来,惊人蛮力将身上绳索尽数绷紧,其中有些挽扣竟然有了挣开的迹象。

“给老子消停点!”身边几人脸上微变,他们清楚的知道悍兽这个第三坟主的力量有多惊人,所以小心起见总共缠了八圈,可没想到还是不够,依然出现了挣脱的迹象。可惊归惊,这些亡命之徒下起手来可毫不含糊,若在平常,就算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和悍兽对抗,可现在悍兽全身被绑,而且他体内还有迷药!一声冷喝,铁棍当头就是五棍,无法反抗的悍兽顿时鲜血横流,巨大身体轰然坠地。

同样遭受铁棍轰打的还有李毅,此时正死咬着牙齿,瞪着两只充血的眼睛满是怨恨的看着仍然对叶天邢进行毒打的两名死囚。

唯一没有遭到抽打的童童安安静静的坐在地上,微张着小嘴,双眸依然无神,但若是靠近点却可以发现,他原本盯着叶天邢的两只眼睛不觉间已转到了两名对叶天邢下狠手的死囚身上,点点诡异的暗红在其中悄然蠕动扩散。

“知道吗,你们这是在自掘坟墓,自寻死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恕!你们这些狗爪子,待会全部给我留下。”叶天邢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么愤怒了,多年的磨练和刻意的压制让他心平气和,即使是面对屈辱他也能选择忍辱而待,可今天......他不是想杀人,他想撕人!他想活撕了面前这些狗东西!

“吓唬谁呢!”魁梧死囚不屑一笑。

拳头再次挥动,对着叶天邢的脑袋猛力挥击而去,可叶天邢目光微凝,吊在半空的身子忽然向旁边一甩,正巧绕过他的铁拳,旋即腰身用力,卷动而起,脑袋对着他的面门猛然撞去。

谁也没想到叶天邢被困成了这样还能做出反击,猝不及防之下,一记铁头重重砸在他的脸上。咔嚓!瘆人的骨裂声在洞穴清晰响起,巨大的力量把此人鼻梁骨生生砸断,血流如注,惨叫猝然凄厉响彻。

“找死!”众人大怒,攥握铁棍对着叶天邢劈头盖脸轮砸而来,短短片刻,打的叶天邢满脸是血,身上泛起道道淤青。

“打吧打吧,打的越多越好,打的越狠越好,待会......我让你们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叶天邢缓缓抬头,双眼猩红,瞳孔中的血芒仿若实质,嘴角勾起,带着许久未曾出现的嗜血狞笑。

“哟赫,还挺硬气,抗击打能力不错嘛,这么多下都没事,啧啧,不愧是能与悍兽那傻大个对轰的人物,厉害厉害。”轻轻的拍手声中,一名浓眉粗眼神情张狂的中年男子和一名脸带邪气的消瘦男子慢慢走来。

“强哥,伟哥。”众人恭敬的弯腰,并让出身子。

“贾力强?你......凃修伟?”叶天邢眯眼盯住走来的两名男子。

“哈哈,原来你还知道我们呐,知道就好,也免得死的不明不白的,哈哈。”贾力强微弓身子,用手拍了拍叶天邢的脸颊,狂笑出声。

“呵呵,有意思,我还没来得及找你们,你们反倒先来找我了,好极了。”叶天邢低低狞笑,泛烁血芒的眼睛紧紧盯着面前的两双嘴脸。

“嗯?找我们,这话是什么意思?”凃修伟往前一步,尖细眸子微凝。

“你猜?”叶天邢嘴边狞笑陡然浓郁。

“呵呵,不说是吗?”

凃修伟呵呵轻笑,话音刚落,突然前踏三步,抓过一把手臂粗细的实铁棍子,借助前冲的速度呼啸轮打,重重抽打在叶天邢下腹。

砰!鼻息闷哼,叶天邢脸色刹那惨白。

双手奋力挣扎,想要挣脱粗绳束缚,只是一切都是徒劳,绳子缠的太紧、且非常巧妙,让他难以使出全力。

凃修伟冷笑,铁棍顶在叶天邢的后脑上,将他下垂的头顶了起来:“是不是认为收拢了悍兽这傻大个之后就可以来找我们了?将我们杀了,然后坐上我们的位置,是这样吗?”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叶天邢舔了舔唇角鲜血,回味这许久未品尝的腥味,或许......低调并不是总能带来好运,有些时候,是该用些暴力。

“呵呵,没关系,是不是都无所谓。很快你们就得被绑在外面那些十字架上,然后活活晒死。”凃修伟向前探了探身子,笑呵呵的看着叶天邢。

在他说出这句话后,叶天邢的脸上却没有出现半点害怕,反而嘴角始终未变的那抹笑容越发浓郁。

凃修伟笑容顿凝,说道:“你不怕?”

“不怕,还有其他死法吗?”叶天邢笑道。

“想知道?”凃修伟眯着眼。

“想知道。”

“方法很多,用刀割肉削皮,用针刺瞎双眼,用火来回烧烤,还有用冰冻住双脚,连冰带脚给据下来,不过可惜、这里没冰。不然......嘿嘿,那是艺术,杀人的艺术。”

“你很喜欢这种感觉?”叶天邢笑容未变,双眼越发冷冽。

“很喜欢。”

“喜欢就好,呵呵,喜欢就好。”

“嗯?什么意思?”凃修伟挑挑眉头,铁棍慢慢加力,顶着叶天邢的后脑:“难不成你还以为能挣脱绳索逃出去?很抱歉,你的愿望是美好的,但现实却与你想的有很大差距。在这片土地,我就是天,想逃出去,痴人做梦。”

“逃?呵呵,你马上就会知道了,而且你会亲身体会。”叶天邢深深吸了口气,慢慢闭上了双眼。

章节目录

憾世天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忆潇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忆潇默并收藏憾世天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