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吧,大家一起往上冲!”

盘古知道修士数目已然足够,他略显激动地喊道。

寻常修士都被盘古封困,不得不依命而行,萧凌宇和叶秋虽不受控制,奈何为了萧家众多修士,他们也必须得配合盘古。

大家一起发力向上,还真就冲破了顶层石阶上涌来的排斥力。

顶层的排斥力非常强,可也与下面一样,乃是分流于每一位修士,之前之所以上不来,是因为修士数目不够。

“你别动!”

到了顶层后,盘古指着萧凌宇喝道。

萧凌宇耸了耸肩,默然不动。

盘古则是很紧张地盯着萧凌宇,唯恐萧凌宇先他一步触及天门。

盘古自然也不敢擅动萧家修士,他不想在这最后关头把萧凌宇惹急了,他很清楚,同样经历轮回无数,同样练就鸿蒙之身的萧凌宇也有资格进入天门。

萧凌宇顾忌全家的安危,没有去触碰天门的意思。

盘古缓缓走到天门跟前,伸手去推天门。

天门并未被推开,不过却是放射出一股鸿蒙光辉笼罩住了盘古。

那股子鸿蒙光辉在盘古身上流转一圈后,又蓦然消失。

天门却在随后缓缓打开。

盘古就在挡在天门之前,任谁都不敢冲过去。

当天门打开了两尺宽,盘古纵身飞了进去,消失在了大家眼前。

盘古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进入天门,如今他已经达到目的,自然没有必要为难萧家修士。

在盘古进入天门之后,大家还未看到天门之后的情形,天门又蓦然关闭。

就算少了盘古,顶层的修士数目也足够抵挡其间的强大排斥力。

“盘古能够进去,你应该也能进去。”孙大圣对萧凌宇说道。

“我来试试看吧。”

萧凌宇如盘古那样,将手掌按在了天门之上,可惜等了许久,天门也是毫无反应。

就算用力去推,天门同样没有打开。

“看来这天门每次只能进去一位修士,我们只能等盘古了。”孙大圣摇头言道。

盘古进了天门,就像是泥牛进了大海一般,没有激起风波,也从此杳无音讯。

天门一直沉静而坚固,大家想尽办法也无法将之再打开。

唯有耐心等待!

而等待之际,依然陆陆续续有修士赶到石阶下面。

萧凌宇觉得这些修士登天不易,大家一番劳苦与拼杀,都有资格靠近天门,便带着已经在顶层的修士下去迎接他们。

于是乎,天门跟前的修士越来越多,可大家还是无法打开天门。

有这么多批强者一次次扫荡星空古路,原本无比凶险的星空古路,如今几乎成为了一片坦途,只要能够进来,只要运气不是差到极点,就能顺利到达这石阶旁边。

星空古路的传说,一直存在于长生界,但凡修为能够到星极顶峰的修士,长久无法在境界上取得突破,都会有到星空古路探寻的想法,所以越来越多的修士进了星空古路,然后被萧凌宇接到天门跟前。

天门前的修士先是过千,然后又三千,再又过万……

当天门前的修士数目刚刚过万,让大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天门竟然自动打开。

长久以来,大家已经养成了以萧凌宇为首的习惯,萧凌宇谦逊与随和,还有他的宽厚大度与强大实力,已经让大家折服。

毕竟萧凌宇是众修士中唯一一位练就了鸿蒙之身的修士,而且境界极高,看到他,大家就会想到盘古,就会有所对比,自然而然会觉得萧凌宇更可信。

纵是天门打开,大家也是先看向了萧凌宇。

“进去看看?”萧凌宇面向大家,问道。

大家都没有点头,不过表情都显得有点激动和期待。

萧凌宇可以看出大家很想进天门看看,毕竟等待无数年,不就是为了进天门吗。

就连萧凌宇的妻儿们,也是明显蠢蠢欲动。

于是,萧凌宇便是带着大家越过了天门。

天门之后,乃是一片虚空,而在无尽的虚空之中,也有大片星辰。

若是细数一番就会发现,虚空中的星辰恰好有一万颗。

而这一万颗星辰,却是平行着排列,仿若棋盘上的一颗颗棋子一样。

萧凌宇带着大家飞向了那片星空。

近距离观望之下,越看那一万颗星辰越像是棋子,而这星空越像一个棋盘。

而在这片星空的边缘处,有一块极大的闪耀光辉的石板,上面写着两行大字……

万众归心解棋成天,一将功成徒叹枉然。

“什么意思?”姜岚裳有点看不明白。

“意思其实不算深奥,就是说,有万众拥戴,在万众的帮助下,解开这棋局,便能成就天道。”

东皇眯着眼睛笑了笑,道:“若只是某一位强者成就鸿蒙之身,历轮回无数,到了这里也只能徒叹枉然,无可奈何。”

东皇的解释,大家都听得明白。

“那盘古呢?”孙大圣问道。

“他应该不死心不甘心,进了棋局之中,至于如今情况如何,那就不得而知了。”东皇回道。

“能成天的只有一个,可还需要万众归心才行。”

孙大圣接着说道:“天门之所以为我们自动打开,想必也是因为我们有了万众,而要成天的那一位,必须得到万众的支持才行。当然,石阶下面的那块石碑上也写的很明白,想要成天还必须要入轮回、聚鸿蒙才行。”

于是,大家看向了萧凌宇,眼下能够同时满足这些条件的只有他。

面对成天的诱惑,绝大部分修士肯定会难以抗拒,可萧凌宇却在此时犹豫了。

一来,他对成天并没有太大渴望,他也不想掌控别的修士的命运,成为那至高无上的存在。

二来,他还是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一步步走来都有提示和指引,这些提示和指引明显不是自动生成,而是有修士刻意为之,如此走下去未必就是正道。

“我觉得本就不该有天的存在!所以我们未必一定要破解棋局,我们大可以毁了这棋局!”

“从此,不再有天!”

萧凌宇眯着眼睛对大家言道。

大家听他如此说,先是一愣,随后都是投来了赞许的目光。

“咱们万众一心不为天,不解棋局,只为毁掉天道棋盘,只为……不再有天!”

萧凌宇振臂高呼。

“不再有天!”

万众修士一起响应。

接着,萧凌宇带着身后万众,一起向着那棋盘发起了攻击。

那棋盘虽是精妙,可在万余位高手一起发力狂轰之下,也是摇摇颤颤……

足足持续狂轰了两个时辰,才有一颗星辰炸开。

然后便是一颗接着一颗,万颗星辰在数日内全部炸开了。

“我恨啊!”

所有星辰被毁,一道苍老却很响亮的声音蓦然激荡于虚空之中。

一位老者的虚影呈现出来,他道:“我算尽一切,眼看就要成功,却未想到有人竟会放弃成天的机会!”

“我也恨!”

虚空中又出现了盘古的虚影,他道:“老子竟是中了你的圈套,只身进这天门,进你的棋局,如今棋局被毁,你我都要消亡,我和你博弈,算尽一切,到头来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老者虚影则苦笑着道:“你也有统帅万众毁掉棋局的机会,可惜你贪心了。”

从这些言语之中,萧凌宇能够猜到,若自己带领万众进了棋局,想要破解棋局,自己根本成不了天,反而会被算计。

一直以来,包括萧凌宇在内的大家,都在被算计着,只不过最后关头,萧凌宇的选择让这位明显是幕后黑手的虚影老者意外了。

“哼!”盘古冷哼了一声,他的虚影和老者的虚影都在变淡。

“你其实不是第一代昊天,我才是!”

虚影老者言道:“可惜当我到了绝顶,独自站在最高处的时候,我想要取得突破,想要离开这片天地,所以我开辟了这条星空古路,这实际上是一条穿透了原本天地空间壁垒的空间通道。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无尽的岁月里,我开辟的这条空间通道一直没有通达其他世界,只有无尽的虚空,无尽的孤寂……”

怪不得星空古路两边的虚空那般危险,原来那是长生界的空间壁垒,岂能不危险?

“而且,越是继续开辟下去,维持整条空间通道稳定所需要的能量就越大,我到这里就支持不住了。于是,我回头布置了星空古路,布置了星空古路上的重重难怪,布置了石阶,布置了天门,也布置了刚才的星辰棋局,其实我只是布置了一个欺骗长生界强者不断来到星空古路的骗局。我知道,越是危险越是古怪的地方,就越是吸引强者,特别是那些顶尖强者。”

“事实证明,我这个骗局非常高明,确实总是有顶尖强者被骗来,可惜他们很难走到尽头,他们在星空古路上死后,他们的一身修为和能量,会成为维持星空古路长久稳定的能量,若非如此星空古路早就崩塌了。”

“可当我布置完这一切后,准备继续向前开辟这条空间通道,就在前面……”

虚影老者说到此处,指向了远处,接着道:“我刚刚动手开辟,也就又前进了不到十丈距离,昊天尊位却忽然在体内作乱,它崩溃了我身躯和灵魂,并且飞走了。我只剩下了一抹残魂,却被自己亲手打造的天门挡住了回去的路,不能入轮回。成为昊天,应该是不能离开原本的天地世界太远,我应该是越界了,才会遭遇那等劫难。我躲在自己布置的星辰棋局里,以残魂控制棋局,倒也有一线生机,因为这棋局就是我留的后手,我若遭遇不测,躲入棋局之中,只要有越来越多的强者也进入棋局,我就能够借棋局之威获得重生机会,可惜啊,可恨啊……再精妙的算计,也不可能将一切都算尽。”

萧凌宇算是听明白了,他又疑惑地问道:“你倒底有没有左右我们的命运,那命数之说又如何解释?”

虚影老者摇了摇头,道:“命运无法真正被左右,因为前途根本无法清晰呈现;命数之说,欺世之谈!”

言语到此,虚影老者的虚影终于完全透明,继而彻底消失。

“哈哈……”

盘古的虚影发出了一声大笑,继而也归于寂灭。

盘古的笑声,饱含复杂意味儿,从那笑声之中,萧凌宇心中的疑惑却又明晰了许多。

事到如今,萧凌宇可以想到很多,一切的一切,并不是被谁掌控,只是盘古和那虚影老者的对弈,盘古自以为算尽一切,却也是被算计了,而且落得悲惨下场,自己和许多修士只不过是被牵连其中,被算计了被欺骗了,可却没有真正步入阴谋的深渊里。

因为这是一场对弈,其中有骗局有算计,所以大家才会觉得命运被左右,才会觉得自己是棋子。

不知是因为那虚影老者的消陨,还是因为那星辰棋局的毁灭,这片虚空已经有了不稳定的迹象,整条星空古路也是忽然震动起来,甚至那扇天门都碎裂开来。

“这里看样子是要崩塌了,我们得赶紧回到长生界。”

随后,萧凌宇便就带着万众修士,又出了天门,沿着昔日走过的星空古路,向着长生界而去。

全文完……

喜欢九转混沌诀请大家收藏:()九转混沌诀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九转混沌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飞哥带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哥带路并收藏九转混沌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