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回溯到数天之前,那时候塞维鲁要塞的战役还打的火热,而在南面希腊行省之上,吴军和罗马大军之间也在进行一场垂死挣扎的血战。

希腊行省,这是罗马帝国一个重要的经济和政治中心行省,堪称帝国东部之核心。

行省的北部,以行省首府雅典城为中心,是阿提卡半岛,而行省的南面,便是以斯巴达城为核心的伯罗奔尼撒半岛,这是一个四面环海的半岛。

两个半岛组成了希腊行省,而它们之间是几个海峡在隔开,其中比较关键的两个海峡分别是科林西亚湾和帕特雷湾。

这两个海湾对于希腊大地的战役来说是兵家必争之地。

昔日吴军征战罗马,孙朗被孙权委以重任,从拜占庭率军而来,就是先一步强势的夺取了伯罗奔尼撒半岛,然后凭借着科林西亚湾和帕特雷湾作为天险,方能对抗希腊行省的罗马军。

不过当吴军主力兵败罗马城之后,全军被迫撤退罗马疆域,孙朗也被迫率军离开了希腊行省。

算是失去了他夺取希腊行省的一次大好机会。

而这一次,吴军重整旗鼓,再一次西征而来,诸葛亮亲自率兵登陆而上,战争自然而然也就再一次降临在了希腊行省之中。

诸葛亮所用的战略是孙朗同样的一个战略。

他率大军登陆之后,立刻就夺取了斯巴达城,然后他依靠斯巴达城去抗衡罗马军两个军团的夹攻,但是这一次,他可没有孙朗的运气,昔日孙朗能在希腊站稳脚跟,因为海上有海鹰军团的支持,所以他才能凭借帕特雷湾和科林西亚湾为天险,稳住了自己夺取希腊南部的计划。

而且这一次战役,海鹰军团除了一个军之外,其他的主力基本上已经北调而上,协助东方战区主力攻破塞维鲁要塞,他已经失去了海军的帮忙,只能依靠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地形去和数倍与自己的兵马对抗。

不过这一战的开局是好的。

诸葛亮先是利用海上地形来一个金蝉脱壳,甩掉了圣天使军团的追击之后,迅速从斯巴达港口登陆,汇合已经进入希腊行省的曹彰大军,然后他趁着圣天使军团还在海上追击他的这一段时间差,伏击了希腊军团的追兵。

在那一战之中,他占据先手而伏击,一口气歼灭了希腊第一军团。

同一时间之中,曹彰所率领的骑兵也在疯狂的掠夺希腊南部伯罗奔尼撒半岛的领地,不仅仅拿下了斯巴达城,还一口气斯巴达城周围的十几个城镇都拿下了,几乎夺取了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大部分疆域。

如此一来,自然而然的就给罗马军形成的一个他们吴军已经纠集重兵登陆希腊行省,强势夺取了希腊的假象。

他的目的达到了。

因为这一战的爆发,他用两个军和一个骑兵团的兵力,不仅仅拖住了罗马军在东方战场上的主力希腊军团和圣天使军团,还让十字军团离开了塞维鲁要塞南下增援,为东方战区的大军赢得了一个最佳的进攻机会。

但是同时也把他自己,海鹰三十七军,雪豹四十二军,连同雪豹直属骑兵团,数万大吴将士完全的陷入了一个罗马军重重包围的绝境之中。

圣天使军团发觉兜圈子会后,很快就回归正途,率主力登陆而上,直扑斯巴达城。

希腊军团在第一军团被歼灭,却没有畏惧,军团执政主将沃尔伯格亲自率主力南下,第二军团第三军团第四军团,集合十三万主力,不出三日,就已经渡过的科林西亚海湾,南下直扑斯巴达城。

诸葛亮麾下海鹰三十七军所有的战船自己焚烧了,无法从海路逃走,而南北皆有罗马主力大军,退路已无,追兵既至,形势一下子变得岌岌可危……

……

斯巴达城。

城中,一队列一队列的吴军将士正手持盾牌长矛,踏着整齐的步伐,巡逻一条一条的街道,实现全城禁严的军令。

这里是罗马疆域,罗马人对东方人仇恨之极,斯巴达城还是一座希腊主城,人口众多,为了不影响大军,诸葛亮下令,全城戒严,不许任何人出没,从根子里面杜绝百姓起义躁动的根源。

一个环形的大殿之中。

诸葛亮盘膝而坐下来,坐在首位之上,而他左右分别是骑兵团的团长曹彰,海鹰三十七军的军长凌操,雪豹四十二军的军长廖化。

而他们四大主将下面的还有军部参谋长,师长,师参谋长,十几个大将聚集一堂,商议军情。

“总参谋长,斥候刚刚来报,希腊军团的主力已经开始南下了!”廖化拱手说道:“昨天晚上已经渡过了科林西亚海湾,我们没有战船接应,无法阻拦,我让麾下第二师已经退守三十里之外,监视他们!”

“这是意料之中!”

诸葛亮微微眯眼,手中的羽扇依旧在轻轻的摇晃之中,镇定自若的神情让众将:“一个军团,还是两个?”

“三个!”

廖化道:“看希腊军团的旗号,第二,第三,第四,仅存的三大军团主力已经全部南下!”

“吾之计已成!”

诸葛亮笑了:“他们越是重视,就越是会想塞维鲁要塞求援,那么就证明一点,至于塞维鲁要塞的兵马会不会南下增援,就要看我们的运气了!”

他的面容变得严肃起来了:“现在我们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就是求生了!”

大军压境,他的心境虽稳,却也有一丝忐忑不安。

他终究是人,精打细算也算不过天意,接下来能不能在罗马军夹攻之中好好的生存下来,稳住半月以上的光阴,就看老天爷会不会帮他一把了。

“总参谋长,圣天使军团也已经开始陆续登陆,最多一天时间,就会斯巴达城!”凌操说道。

“也是预料之中!”

诸葛亮道:“他们早晚都会汇流起来,前后夹攻我们!”

“那我们如今应如何是好?”

“前后夹攻,他们兵马是我们数倍以上,若是坚城而守,最多守住三日,若无援军,必败无疑!”

众将都变得有些忧心忡忡。

大军压境,生死存亡,他们可没有诸葛亮这般自信和稳重。

“坚守是下下之策!”

诸葛亮摇摇头,眸子之中星光点点,声音平静而带着一丝丝能安抚众将的语气,道:“这里是罗马帝国的疆域,城中的百姓对我们更是敌意重重,不过只是屈服于我们的兵锋之下,一旦我们主力调遣去守城,他们必然会给我们捣乱,到时候内外夹击,必败无疑,不过我有更好之策,可让我们在夹缝之中生存下来!”

“请总参谋长明示!”

众将目光湛然而亮。

“沙盘!”

诸葛亮挥挥手,十几个亲兵推出了一个刚刚筹建起来巨型沙盘,上面标明了整个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地域情况。

“你们看,我们所处在的是希腊南部!”

“这是一个半岛,四面环海,我们没有海军支持,我们就只能固守陆地,才能和他们周旋!”

“但是守肯定是守不住了!”

“守城,城中人心背向,无法坚守!”

“守山川河流,更是不可能,毕竟我军所在的地理位置论熟悉,他们比我们绝对更熟悉,有些小道小河,他们清楚,我们却不清楚,一旦发生变故,必然全军覆没!”

“所以说这一战的天时地利人和,皆不在我军!”

诸葛亮站起来,指着沙盘的一处一处的地形,滔滔不绝的开始说起来了。

吴军曾经在希腊与罗马军交战,对这里的地形不算很熟悉,但是肯定绝对不陌生。

加上锦衣卫的能力,足以让诸葛亮在开战之前把这里的地形摸的一清二楚,山川的位置,城池的间隔,河流的走势,他的心中都已经铭记起来了。

“可我军并非没有胜算!”

诸葛亮摇晃着羽扇,仿佛把天下人都玩弄鼓掌之中的自信,让众将提起了精神,他的声音沉沉,却充满灼热的激情:“此战,我不守,不攻,我定格为一场运动战!”

“在讲武堂的时候,祭酒说过,所谓运动战,这是一种新式战役的命名方式,但是自远古而来,这种战法就存在,就是利用空间换取时间移动而作战,优势在于灵活运动,劣势就是兵力不足,进攻艰难!”

一个科班出身的参谋低声的说道。

“没错!”诸葛亮笑了笑:“我们要做的是不在乎一地得失,不在乎一战成败,牵着他们走,打的赢,就打,打不赢,就逃命,避开敌军主力,而集合我军优势,歼灭之!”

“总参谋长,你的战略很好,但是我有一个问题,我们的粮草供应如何为好?”

曹彰一双虎眸爆出凌厉的光芒,直接说出疑惑:“第三十七军,第四十二军,加上我的骑兵团,如今兵马超过六万犹豫,大军粮草若是被他们一断,必然活生生的饿死!”

“以战养战!”

诸葛亮儒雅的声音之中透着一股沙场的狠辣。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仁慈的村夫。

自从追随刘备以来,杀戮,背叛,残酷……他都做过无数次,这一次,他也不介意以杀为战,屠戮整个希腊来换取他们所有将士的活路。

“其实自从攻陷了斯巴达城,我就派遣人去征粮,缴获的粮草不多,足够维持我们十天时间。”

四十二军的师长,一个出身江东军的沉稳老将低声的说道。

“这是好事!”

诸葛亮目光凝视一抹赞赏,看了看这个师长,然后说道:“我们就有效的运用这十天时间,拖过这十天,整个希腊战场就会发生巨变,到时候他们可能就已经没有心情来围剿我们了!”

塞维鲁要塞一旦被攻破,罗马军整个东方战场上的防御体系就会被击溃,到时候色雷斯和希腊,他们前后难以兼顾,必然只能为了防御而战,不可能有足够的兵力来围剿他们。

但是这十天也是关键的十天,以罗马军的兵力情况,一旦他们找到了他们大军的弱点,全歼他们完全不是一个问题。

“你们看,整个希腊南部,虽然城镇不少,但是其实最重要的只是六七座主城而已,我们可以利用这六七座主城,和他们形成一个兜圈子的战法!”

“斯巴达城肯定要放弃!”

“而我们,也要分兵!”

“分兵的意义是牵引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无法确定我们的兵力还有意图!”

诸葛亮开始进入专注的战法布置之中:“曹彰,你率领的骑兵团是关键的机动力,也是我们这一战的核心,我们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能不能吸引他们的主意!”

“请总参谋长布置任务,曹彰定不负总参谋长的器重!”

“很好!”

诸葛亮笑了:“从现在开始,他们骑兵团撤去城外隐藏起来了,带足十天粮草,等到我们把罗马军主力诱引向西的时候,你们向北出发,绕着东路而上,从波利斯,科林斯城,迎面之上,然后渡海而过,越过科林西亚海峡,进攻雅典城,这里面你必然遇到阻击,而你要做的不是对拼,遇到阻击就撤,能大闯过就闯过去,闯不过去,就绕路!”

骑兵机动力是他如今唯一的优势。

所以曹彰将会是他制胜的王牌。

“进攻雅典城?”

“声势而已!”

诸葛亮道:“我不能让他们以为我只能挨打而不反攻,我就要吓唬一下他们,说不定他们回援了!”

“那我们呢?”

凌操和廖化问道。

“第四十二军和第三十七军将会以师为单位,化整为零,沿途向西,向着目标奥林匹亚城而撤!”诸葛亮递出一份行军路线图,上面清晰的标准了每个师的前进方向,和详细路线。

这可是他绞尽脑汁,联合了两军参谋部的所有参谋智慧,才完成的一份战略部署。

两军六个主力师,也就是六条撤兵路线,将会形成一个多面性的撤退。

这也是他诱引罗马军的计谋。

“六个时辰之后拔营,所以你们在这六个时辰的时间,利用当地的所有材料和工坊,就地取材,我运行你们可用过动用全城所有的人力物力,完成你们自己兵马撤退所有需要的军备!”

“诺!”

诸葛亮目光扫过一个个将领,沉声的道:“此战关乎我们所有人的生死存亡,一丝一毫的出错,我们都可能全军覆没,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做到我给你们的每一个指令,按时抵达你们需要抵达的地方,不要偏离我给你们订立的路线!”

“总参谋长放心,我等绝对服从总参谋长的每一个指令!”

众将领面容肃严起来,俯首表示服从。

“好,去准备吧!”

“是!”

众将离开了环形大殿。

诸葛亮却让人悄悄的追上的曹彰,把曹彰给请了回来了。

曹彰一头雾水,重新踏入大殿之中。

诸葛亮站在沙盘之侧,目光看着沙盘,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子文,此战得失,我全放在你身上了!”半响之后,诸葛亮开口。

“彰绝不会耽搁总参谋长的战略部署,无论什么情况,我一定会进攻雅典城!”曹彰点头。

“错!”

诸葛亮摇头:“你的任务不是进攻雅典城,围魏救赵是一个好计谋,但是这时候不太合适,如果希腊都没有了,那么雅典城没有这么重要,就算我们进攻雅典城,这时候希腊军团恐怕都不会回援,歼灭我们,比所谓的雅典城更加重要!”

“那总参谋长的意思是?”

“此战我们兵力不足,地理优势不够,环境处境也处于劣势之中,挨打是必然的事情,我兵分六路,是一个很冒险的决策,任何一路一旦被追击上了,必然全军覆没,老天爷不会对我们十全十美了,这六路大军,必有损伤,可我已经顾不上了!”

诸葛亮的身影在曹彰看起来有些萧瑟,人力有时尽,他已经尽力了,但是如今的环境之中牺牲已经是难免了。

“我把此战最后的希望,寄托在骑兵团身上!”

诸葛亮继续说道:“对付两个罗马军团,就算配以环境,我军的兵力肯定不足,现在唯有拖一个,打一个,我的目标,希腊军团!”

“兵分六路之后,就会引起罗马军的分心!”

“我的分兵已经造成了他们两个军团不能汇流,他们毕竟分兵追击,但是我分兵的路线是精挑细选的,我军只要顺利,能在最后完成汇流,最后汇流的地点,奥林匹亚城!”

“这就会形成他们会师的一个时间差,也是我们的一个反守为攻的最好机会!”

“但是我们大军依旧不足以对付希腊军团。”

“而骑兵团就是唯一能决定我们能不能打残希腊军团的关键!”

诸葛亮把战略摊在了曹彰面前,同时也给出了一份新的行军图,这是骑兵团的行军图:“三千骑兵,可挡万军,在战场上更是决定进攻的气势,毕竟骑兵往往都是破网的刀,你的任务很重,也很关键,行踪上要隐藏,时间上不能出现错误,你可做到!”

“末将保证完成任务!”

曹彰疑惑了一下:“只是末将不明白,为什么不告诉他们?”

“你是一张王牌,我不想人所有人知道的王牌,不仅仅是敌人,就算是我们自己人,也不行,只有没有援军的情况之下,他们在生死之前才会激发最大的能力,完成这一战的部署!”

诸葛亮眸光深邃如同深渊,淡然而平静的道。

(两更合一,昨天的第三更和今天的第一更,晚上还有两更)

喜欢三国之仲谋天下请大家收藏:()三国之仲谋天下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三国之仲谋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拾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拾一并收藏三国之仲谋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