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灞水以东有新建的入京客舍里,此里原本是非法聚集,后来由源坤罡主持,将此地化为京中二县的贴补,凡在此处修建客舍馆舍的商号人家,都要交一笔土地租赁费,并且一旬一交“市易厘金”,约是收入的百分之五。

和别处不同,能在长安城落脚做营生的,多能识字,且能建个笼统的账本出来。而长安城中的小吏,也和别处不同,他们能查账。京中二县,还专门“外聘”了一些退下高老的计科老吏,不说慧眼如炬,但往常旧年的把戏,是骗不到他们的。

于是长安城的二县政府财政,相当的良好,乃至连执金吾衙门,偶尔还会通过民部和兵部的作保,问万年县和长安县借贷一笔钱订购灭火工具。

等到第二年朝廷派下来的用度到账,再贴一二厘的利息,还给二县政府。

因此,久居长安的人都知道,灞水以东的客舍里,虽说瞧着有些杂乱,可营生着实是不差的。而且逢年过节,因为往来客商繁多,竟是比城内还要好玩热闹。京中好耍的少年,最是喜爱骑马过去,不拘是看相扑、摔跤、散手还是说剑术枪术较量,亦或是马球、持球、桌球……都是吸引人。

“这是个甚么腔调?”

“会稽来的伶人,约莫是苏常之音。”

一处高楼内,二楼一间雅座内外,都有持刀勇士护卫。内里有华服之人在那里饮酒,春末夏初,吃烈酒的倒是不多,反是饮一些米酒的多。

“侯公,碛南都尉斩平西公一事,陛下之意是……”

“杀一条狗,能有甚么意思?嘿,这女子的唱腔,当真有趣,便跟钻入耳洞里也似。好!”他手掌拍了拍大腿,然后挥挥手,朝着下面指了指,便见一个熊虎之士,在箩筐中,抓起一把开元通宝,从二楼直接撒了下去。

哗啦啦的一片,都是新制的开元通宝,金亮闪光,十分夺目。

一楼乱成一团,二楼还在不停地撒着钱币,楼上楼下,都是气氛热烈。

“这是谁在二楼?是哪个撒币?”

“嘘……二楼撒币的非富即贵,莫要开腔闹事。”

感觉撒币很爽的侯尚书回了神,然后对旁边道:“早先要对付辽东的杂碎,老夫这才饶了他们一回,陛下让党项八部及三十余小部各为本族刺史,羁縻三十余州,也不过是看在不愿再增杀伐的缘故上。”

“如今辽东,高丽奴还剩几个地盘?鸭绿水以南,再有一二十年,便也太平了。拓跋赤辞这条老狗,还是慕容伏允的姻亲,当年追杀伏允的,谁不想他死?偏是惹上了程处弼,不知死活!”

听到侯君集冷嘲热讽的话,旁人小声问道:“侯公,可若是‘党项义从’因此而反呢?”

“那就反他娘的。”侯君集不屑地笑了起来,眼睛放着光,“你以为程处弼真的找到了谁要刺杀他的人?敦煌那是个甚么地方?河北刀客河东马贼团聚过万的法外之地,仇杀一年到头,报复从早到晚,塞个判官过去,也是拿刀砍人的货色。”

“岂非坏了图伦碛大局?”

“大局?谁是大局?在图伦碛,程处弼就是大局!”

一把抓起一只蜜烤羊腿,羊油混着蜂蜜,一口下去,满是汁水在那里横飞。侯君集吃的狂放,狼吞虎咽了几口,这才抹了一把胡须,拎着羊腿指着旁人,“你们还当这是从前吗?羁縻?羁他娘的鸟縻!从今往后,也没甚拓跋氏了。”

众人凛然,忽地有个亲信想起什么,压低了声音,问道:“明公,莫非和青海牧场有关?”

“嘿。”

侯君集眼睛在鲸油灯下放光,嗅了嗅空气中的香味,他支起一条腿,胳膊架在膝盖上,手中的羊腿还在向下滴着油脂和蜂蜜,“‘卡瓦哈’那物事,进献的那个甚么胡人,带了几种羊种,有一种贾氏在青海做了配种,那毛又浓又密,比眼下的河套羊、河北羊、凉州羊,都要好得多。”

“是叫沙赫利,取了个汉名,唤作悟净。”

“对,就是这个沙悟净。”

舔了舔嘴唇,“吐谷浑旧地,党项人占了三十余州的地盘。其中拓跋氏最大,老子当年打过去时,卫公也在营帐里收拾羊毛呢。那等地盘,给那蛮子放甚牛马,简直是暴殄天物。”

说到这里,侯君集眼睛微微一眯,显得极为阴森:“拓跋氏不死,怎么圈地养羊?难道靠皇帝陛下的金口玉言来感化这等匪类?”

“明公说到羊毛,下走倒是听说,大河工坊也在寻这新羊种的圈养地,河套那边听说也在赶人。”

“呼延部那些匈奴废物罢了。”

对这些了如指掌的侯君集冷笑一声,“你们记着,出了凉州的这条丝路上,蛮子兵有那七千‘党项义从’,都他娘的太多!”

“尚书说的乃是老成谋国之言。”

“侯公一片公心,诚为我等钦佩。”

一番马屁袭来,侯君集哈哈一笑,不过心中却是暗暗道:程处弼杀拓跋赤辞,怕也是正中了皇帝的意,敦煌宫乃是钦命御赐兴建,岂能让蛮子们聚兵成军来去自如?

豳州大混混虽然是个流氓,人品差也不假,但他不是傻子。图伦碛是个什么光景,他亲自带兵打过去的他不知道?

那地界,不是打不打的问题,而是需要人命去填。

光靠眼下这点关内人,不够!

他还是征西行军大总管时候,就琢磨着让“党项义从”都去背土挖矿,只是不得要领。

如今却是不一样了,河北道辽东的大农庄、大洛泊的大牧场,成例在前,图伦碛和以往的治理控制手段,就是天壤之别。

以前种地,摊到人头上,用了甚多农民。如今么……大农场中,要的就是牛多、八牛犁多、机器多,就是不需要人多。

人,都得被赶到工场、屠宰场、战场,让他们去剪羊毛、泡羊毛、洗羊毛,让他们去杀牛宰羊,让他们去杀人送死。

问为什么?

侯君集听着苏常唱腔的伶人唱戏,摇头晃脑吃肉喝酒,然后哈哈一笑:“吾有千斤万两银呐!”

喜欢唐朝工科生请大家收藏:()唐朝工科生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唐朝工科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鲨鱼禅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鲨鱼禅师并收藏唐朝工科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