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块妈妈的……”

扬州都督府的办公室传来了咒骂声,跑来署理吏治诸事的上官仪知道内情,隔着门板掩嘴偷笑:“哎呀,使君何至于此?王中的也是福缘到了,这是羡慕不来的。”

“老夫羡慕甚么?!老夫羡慕甚么——”

老李探头出来咆哮,“老夫这是嫉妒!是恨!”

咬牙切齿的老李寻思着自己折腾这么多年,扬子江两岸踏遍,结果也就是扬州都督府长史,这位子还没焐热几年呢,王中的那条狗居然要成为沧州刺史?!

这他妈的!

当世地方大员中,羡慕嫉妒恨的绝非只有老李。可偏偏这个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蹦达出来的王中的,还真是时来运转,直接把土鳖门楣刷成了金的。

比真金还金!

因为沧州现在按照朝廷序列,也是天下雄州。

王中的这个屌丝逆袭的案例,那是比马周那个可操作性强多了。

走马周的路,需要才华;走王中的的路,我特么白瞎才华!

江湖传言,这位王县令一定给很多人呵过卵……

官场变动的消息传得很快,腊月里老张忙着汉安线诸地的拆迁安置事宜。征地状况基本良好,毕竟荆楚大地的百姓也明白,他们这个江汉观察使一旦定下大政,那是六亲不认的。

谁阻拦谁去陪程将军安西!

“哈,当年太谷县的王县令,还真是官运亨通啊。”

抖了抖手中的邸报,武顺听到太谷县,顿时想起来当年她没多久就认识了张德,自己就是直接去的西河套。

怀远城那里的风光,如今回想起来,依旧历历在目。

“可是阿郎扶持的那个王县令?”

“我扶持他甚么?不过是许了他点浮财,官场上的事情,我却是不曾掺合。只是此人也是厉害,钻营之法独辟蹊径,倒也成了大事。”

“马屁精一个,算甚么本事!”

武媚娘翻了个白眼,前几日他肚子痛,以为要生了,结果是怀孕后的惯例便秘,此事实在是丢人,被老公拿来嘲讽了好几天,于是武二娘子对老张这几天半点好脸色都没有。

“嗳,莫要小瞧了这个王中的。倘使只会媚上,倒也简单了。这厮也是有点眼光的,甚么马屁能拍,甚么不能拍,这其中的尺寸,鲜有人能把握。当年沧州修路,别人还在犹疑,毕竟北运河已成,常人看来,还要这路作甚?他便当机立断,不但修路还要修桥开渠。”

老张说到这里,也是莞尔,“后来嘛,北运河为保运力,严禁灌溉农田,诸县坐蜡,结果就王中的治下太平无事。虽说是为媚上之举,可结果尚可。”

“拍马屁就拍马屁,倒是让你说出个花儿来。”

“蒙兀人打交道说别人的马是好马,那也是看场合看情况啊。这客人要是骑在一匹刚驯服的野马身上,你上去啪的一下拍马屁上,说这是好马,这不是寻死?”

“你总有理。”

“还在计较么,罢了罢了,老夫再给你揉肩捶腿,算是赔礼,这总好了吧。”

说罢,老张又坐到了武媚娘身旁,给她揉捏起来。

挺着大肚子,行事很是不便,又因为怀孕身材走形,武媚娘心情着实糟糕。

恨恨然地嘟囔了一句:“早知道如此受罪,何苦来哉。”

“怎地,娘子是心疼昔日容颜么?”老张正在给武二娘子揉捏着小腿,一边笑一边道,“娘子放心,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唯有内在美,才是美……”

黑着脸的武媚娘死死地盯着张德:“你这胡话哄鬼呢?当初阿奴怀孕的时候,你也是这般说的,原话可不是这般。”

“噢?哈……老夫可能记性差了。”

“你记性差,我却记得。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哼哼,有趣的灵魂两百多斤,当初阿奴吃得多,你便是这般说得罢!”

“……”

嗤!

武顺笑出了声,忽地笑的岔气也似,按着肚子叫道,“不成不成,怕是要生!”

“……”

“……”

“来人——”

老张连忙喊道,旋即扶住了武顺,“顺娘莫急,且先躺着,深吸一口气……”

家中有女郎生产,拆迁安置的事情就忙不成,只是早就签发的拆迁协议,却是有人立刻开始执行下去。

毕竟这光景都在赶工,工程队已经开始往外铺设铁路,汉阳火车站也已经动工。附近拆迁的民宅,大多都是赚了一笔,不但能换到城中大宅,还有一笔款子入手。

有几户人家也是有眼界的,拆迁款到手之后,直接买了一架马车跑运输。

当家的男人本就是物流行里厮混,如今有了自己的车子,自然是更加细心经营自己的行当。

“把头,你们刨木里不是都拆了吗?怎地就见你来城里?”

正忙着到处联络单位小吏搭了拆迁户的车,有些好奇地问道。

“嗨,俺运气好,先拿到那个甚么协议,剩下的十几户,碰上使君家里有人生产,这便拖沓了。”

车把头说话间,很是得意,拍了拍马车车厢,“好料子,榉木的。相公,你看俺这车,可还算上档次?”

“自然是上档次,这是顺丰号做的?”

“那是!”

车把头更是得意起来,扬了扬下巴,“也是俺运势来了,这一通拆迁,院房有了,车子有了,还养了两匹马,手头也不缺钱。嘿,往后俺就自己单干,想甚么时候出车就甚么时候出车,想往哪儿走,就往往哪儿走,车行的王八蛋也管不了俺,谁也别想指使俺……”

“把头,前边右拐。”

“好嘞!”

啪!

鞭子一抽,马车稳稳当当转了个弯儿。

腊月里虽然武汉没下雪,可露面偶尔还是会结冰,只是如今的马车确实不一般,很是轻松地就拐弯停当,车把头到了地儿,对车厢里头探头探脑的小吏道:“相公,到了。”

“多谢把头,有劳了。”

说话间,小吏摸了一串铜钱出来,递给了车把头。

“相公前程似锦哈。”

说罢,鞭子又扬了一下,啪的一声,马车稳稳地朝前走了。

喜欢唐朝工科生请大家收藏:()唐朝工科生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唐朝工科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鲨鱼禅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鲨鱼禅师并收藏唐朝工科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