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妖魔,乃是当世国贼!人人得而诛之!”

“好啊,你去杀啊,行专诸故事,谁还拦着你了?”

“你以为就没有吗?!”

“又有如何?你说国贼就国贼,你说人人得而诛之就得尔诛之?二百万武汉丁口,是靠你一张嘴说出来的?笑话!荒谬!”

张德又一次遇刺的事情传到京城,自然是热闹再起。在新南市中买醉的选人和进奏院的土鳖们,时不时地就要一起喝酒对喷。

但不管怎么对喷,事情跟他们本身没有太大关系。

“你们一个个科举成名,张口闭口武汉妖魔,倘使武汉给你们官做,你们还不是跟狗一样?嘁。”

“放肆?!”

“放肆?!老夫还真就放肆了。徐王素爱‘诗余’,你们中就有人专门填词,钻床下等着见徐王进献新词的,不是我们吧。好,便说这是个甚么风雅事,便说这是个读书人的事。这武汉招募计吏,我看一个个捧着《王学概论》,那辛苦的模样,也不比捧着《五经正义》差嘛。怎么,诸君也爱起数学来了?”

“住口!尖酸诽谤,汝不知某刀剑之利!”

“就你他娘的带刀了?老夫正宗福建刀,怕你个鸟,有种下场互砍三百刀!艹!”

新晋京城的福建进奏院“院士”们年纪虽然大,可脾气却是不小。一顿对喷之后,早就准备好抽出横刀开干。

反正京城中有决斗场,嘴上说不清楚的,刀剑说话!

“你说的!这个月初八,咱们场上见!哼!”

“献媚无耻之徒,还不快滚?!”

“告辞!”

“不送!”

一通热闹,街市上不时地有人吵嚷:“那些个说鸟语的福建子,初八老夫定要让他们血溅当场!”

“此间私斗……怕是衙门追究?”

“假名行事,怕个甚么?”

朝廷明令禁止私斗,但也不是没有办法绕过去。比如说私斗的时候,各自隐姓埋名,杜撰个蛮夷根脚。

你说我是阿依土鳖国人士,我说你是完颜汤姆氏的勇者,两家来源不同,却是共聚皇唐上邦,只因有了口角,这才各凭风俗,一较高下。

贞观朝固然是禁制私斗,可你要是蛮夷……那就是野性难驯,总要有个发泄的渠道。

于是野性难驯的蛮夷,就不让他们在公开场合互砍,有了指定的场地,有什么分歧,用他们的传统习惯来解决。

只要不是涉及到唐朝法律的,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这原本是定襄都督府当年为了整契丹人的路数,坑死不少契丹贵族,但效果非常不错。

最重要的是……有钱赚。

一场决斗,是赌馆妓寨中最受欢迎的热闹之一。

不管是嫖客赌狗,都忙不迭地下注。

毕竟,和赌球比起来,决斗这个事情,一不小心就要死人,怎么看都要公平一些。

只不过唐人想要参加决斗,难度系数不小,很容易被洛阳令抓起来治罪。

虽说野地里的仇杀多不胜数,市井之间的私斗也屡禁不止,但公开搞事就是不行,不然就是打官差们的脸。

一来二去,加上还有利润,久而久之,有些带着血腥厮杀的决斗,也是要改头换面成蛮夷,以角斗的行事,堂而皇之地出现。

朝廷看到的,是蛮夷的角斗,而实际上,很有可能唐人仇家之家的决斗。

形式上一样,却有本质的区别。

“这一次当真是热闹,张梁丰已经到了豫州,也不知道会不会再遭行刺。”

“听说在武汉时不时都有行刺之事,想要取张梁丰性命之人,有这般多?”

“谁知道呢。”

“这一次,会是何人所为?”

“张梁丰为湖北魁首,谁在湖北利益受损,谁就有嫌疑。”

“言之有理……”

在新南市吃酒看热闹的,都不嫌事大。多少都能猜到点下手的是哪家,但也没有说透,吃酒而已,何必得罪人?

“以诸君所见,事后张梁丰当如何处置?”

“这么些年,倒也不见张梁丰如何报复。都道武汉信奉‘公羊派’,我看也未必嘛。”

“也是难说啊。”

“昨日就见羽林卫四散,怕不是要查案。”

“说不定不是查案,而是息事宁人呢?”

“怎么说?让张梁丰息事宁人?”

“嘿……”

除了新南市那些个看客,京中的扬州会馆中,李奉诫眉头紧皱,一旁几个学生都是跃跃欲试:“先生,这天下固然非是一人之天下;但是先生,这头天下也不是数十家望族之天下。今时天下新生英杰,苦其已久。若有张江汉为首,当能成大事!”

“不错!中国世族,七十有八,今虽有崔、卢崩解,却也未伤世族之根本。”

拜入李奉诫门下的学生,来源很复杂,有世族有寒门,也有商贾子弟,也有工匠人家,总之,无所谓根脚如何。

但眼下嗓门最大的,大多都是中小贵族门庭,或者寒门商贾子弟。

在扬州时,就有学生提出了“社稷贡献论”。说的是扬州的繁华,不在豪门世族,而在成百上千的“寒门”之家。

正是有了这些个“寒门”,才有了扬州的热闹繁华,而豪门世族对扬州繁华的贡献,只有很小的一部分。

用数据来说话的话,那就是成百上千的“寒门”,创造的就业岗位和社会财富,远比十几二十家豪门世族要多得多。

但扬州的好处便利,大头都不是成百上千“寒门”的,而是十几二十家豪门世族拿了去。

这深深地刺痛这大大小小的“寒门”,也导致了这些“寒门”,依托扬州特殊的官场环境,拉着雇工、苦力跟老世族斗。

扬州这几年织女工钱眼看着就要追上苏州,也是因为其中有“寒门”子弟带头上蹿下跳的原因在。

在李奉诫看来,这总归是好事,只是,李奉诫却也知道,大事不大事的,他那个江汉观察使兄长,是全然不感兴趣的。

“这几日,有人传言进奏院当增扩增补,可是你们在暗中推波助澜?”

“回先生的话,非是我等,而是南运河诸家串联投石问路。”

李奉诫笑了出来:“投石问路?”

喜欢唐朝工科生请大家收藏:()唐朝工科生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唐朝工科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鲨鱼禅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鲨鱼禅师并收藏唐朝工科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