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囊,哈。”

握着手中的香囊掂了掂,张沧看着张沔,皮笑肉不笑的,“你这小子,倒是作怪到当哥的身上。”

“嘿嘿,大哥,那温娘子却为良家。”

张沔话音刚落,卓一航愣道,“怎地知道是姓温?”

“那温五不是自报了家门么?”

“一个护卫,不作数吧。”卓一航随口回着,凑过来一看,“嘿,大哥,这物件还真是好东西。”

毕竟是成都人,对锦缎丝绸很有研究。虽说张沧没递过去,但卓一航还是道,“正如二郎所说,这里头用了甚多钩针针法,非是寻常刺绣。大哥若是不信,可以将香囊翻转过来,保管成了另外一款香囊。”

“噢?”

张沧有些诧异,“岂不是苏州的技法?”

“正是苏州技法,要说这……咦?大哥还去过苏州的么?怎地连这个都知道?”

“搓澡听客人说的。”

“……”

搓澡就这么万能么?早知道搓澡这么厉害,卓氏就应该几百年前开澡堂子,到处给人搓澡,精英子弟还不得多如牛毛?

一脸憋屈的卓一航满肚子的话说不出,只好换了个话题,问张沧:“大哥,这几日还要请几个教坊的人过来训练一二,否则这些胡姬,不成体统,能表演个甚么?”

“谁要请教坊的人过来了?”

张沧一脸奇怪看着卓一航。

“呃……不请教坊的人过来,谁来训练这些胡姬?”

“我啊。”

卓一航听了顿时毛骨悚然,心道咸宁市的搓澡工,还有这等技能?寻思着平日里不敢说秉烛夜谈,但也时常耍在一起,这感觉,有点被人揩油的意思啊。

见卓钱包表情丰富,张沧也是被笑了:“卓老板,你这是想到哪里去了。我教这些胡姬,又不是讨好人的手段,不过是搓澡的技法而已。”

“……”

入娘的搓澡!

卓一航牙都酸了起来,买了这么多形貌端庄的胡女蛮女,特么的还是搓澡?这不搓澡不行吗?

“卓老板放心就是,某家自有上等手艺。不拘按摩、推拿……都是江湖不传之秘。”

虽说张沧说的正经,可卓一航看了看张沧,又看了看院房中眼神各种忐忑惧怕的一个个胡姬,寻思着这么好的资源,凭什么不做皮肉生意?

卖肉多赚钱呐,旱涝保丰收,说不定还能跟洛阳令攀上关系。万一有什么娱乐活动,还能联系他们这种员工数量极多的大型企业……

这,白白地浪费资源啊。

“若如此,怕是想要做大甚难。”

“无妨。”

见卓一航情绪低落,张沧安慰他道,“横竖有‘桃花酿’在,卓老板不会亏了去。”

“也只能如此了。”

心中又道了一声可惜,寻思着这搓澡真有这般魔力么?徒呼奈何,他又作不得主,就是个钱包,只好想着能不能多卖点酒水,也算是回了点血。

这一回到处赎买胡姬,也是下了大本钱的。一个五十贯一百贯两百贯的,一百个胡姬就是要散尽万贯。这得赚到什么时候,才能赚回来啊。

“对了卓老板,京中咱们不熟,虽说借了蒋王殿下的名头,可这京中行走,还是要有熟门熟路之辈。请几个帮闲,最好是去新南市打听一番,看看麦公祠那里,可有甚么会馆有合适之人。”

“我这就去。”

权当散心,卓一航点点头,转身就走。

他前脚刚走,张沧把香囊打开,翻过来一看,还真是双面绣,“还真是好手艺。”

“哈,大哥,若是中意,掳了去。”

“滚,你当我是‘宝龟如来’么?”

“‘宝龟如来’算个屁,大哥是大慈大悲摘花使者,送个女郎一桩姻缘,岂非功德无量?”

“玄奘法师回来,定要打死你……”

“哈哈。”

张沔贱笑一声,又道,“大哥,开这个馆子,还是请几个玩耍人过来。那些个京城浪荡子,只消是落拓的,可要请上两个?”

所谓玩耍人,就是职业玩家,兼职“官托”,也兼职掮客,总之,拿工资也拿提成也拿奖金还拿外快……是典型的高收入自由职业者。

千几百年都不会被淘汰的主,只要还有等级,只要还有上流社会,这些“玩家”就不会消失。

他们或许原本也是富贵人家的子弟,只是落魄了,又或者家道中落,再或者是个庶出的废柴,唯一技能就是各种欢场熟门熟路,于是乎,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欢场吃欢场。

欢场中的老油条,跟他们谈感情都是免谈,再如何英俊潇洒人模狗样,混来混去就一个字:钱。

张沧和张沔小时候各自听家里说自家老爹的过往,当初长安少年中,这种“玩耍人”多得是,最出名的一个,就是蒋国公家的次子屈突二郎。

这浪荡子原本没什么出息,直到遇上了张德,又屡次接触,终于咸鱼翻身。

一众隋末、武德的老臣门第中,抛开那些高门大户,屈突通这一家算是为数不多还能维持体面的。

大概也是因为有屈突诠这个“老前辈”的光辉历史在,这年头的京中少年,也多有以他为榜样,江湖地位着实不算低。

“‘玩耍人’随缘吧,这光景想要寻一个合适的,不甚容易。”

“过几日我去北市看看。”

“也好。”

兄弟二人正说话着,门口突然传来呵斥声:“你是甚么人?探头探脑是要作甚!”

“几位好汉,在下非是贼人,只是瞧见这宅邸换了匾额,便来张望。‘女儿国’……莫不是要做个秦楼楚馆?若是如此,在下倒是想要在这里寻个差事……”

“滚!甚么秦楼楚馆,都不知道你在说个甚么!再不走,俺这拳头可不长眼!”

“好好好,这就走,这就走……”

“且慢。”

张沧出了门口,就见一个消瘦青年穿着一身破旧锦袍,眉眼还有乌青,正狼狈不堪地往外走。

“你怎地说是这里要做秦楼楚馆?”

“噢,适才张望,瞧得不真切,只看‘女儿国’三个字,便自以为是。在下又看了两眼,见庭院周正,又无甚工程,想来还是个正经去处。”

那青年微微抱拳,行了个礼,显然是为刚才说“秦楼楚馆”道歉。

张沧点点头,笑道:“不若借一步说话?”

“这……也好。”

青年略微犹豫,但想了想自己也没什么去处,点点头,便跟着张沧进门。

倒也没有请去厅房,只是在门房处寻个地方,那青年自报了一下家门,让张沧倒是有些惊讶。

因为眼前这小子,居然是张亮那老匹夫搞过一娘们生的种,只是不能确认是不是自己的种,这便养在了外边。

京城还真是稀奇。

张沧心中这般想着,却听这个名叫张申的家伙道:“大人虽说时有照顾,这身份却是不好行走,科举应试了几次,也不见甚么盼头,这便厮混人间。也不瞒兄台,在下这乌青眉眼,也是被人打了一通,才这般的。”

听他这么一说,张沧倒是对他有些好感,这些事情要求证起来不难,若是真的,倒也是个愿意折腾的倒霉蛋。

“前头有个豪客,有几个待嫁女儿,本以为是个憨傻的,在下……在下便支吾了个身份,让他以为我是张梁丰的……”

“好了别说了,我懂。”

心中感慨,张沧寻思着这小子也真是个机灵鬼,当下有了计较,便问道:“听你说话,想来对这京城欢场很是熟稔?”

“也就这点微末见识。”

张申脸皮一红,显然这也不算什么高大上的姿势……

可他也不是笨蛋,“女儿国”摆出这么个姿态,肯定是要用掮客的。他混迹市井也有些年头,而且便宜老子张亮虽然不能扶持他,但钱粮管够,开销是不愁的,出来厮混,不是大买卖大行家,他张申还看不上呢。

眼下见张沧这般细问,他便知道,兴许自己还真是捡了个机会也未可知。

喜欢唐朝工科生请大家收藏:()唐朝工科生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唐朝工科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鲨鱼禅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鲨鱼禅师并收藏唐朝工科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