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远和沙玛之间的交流还算坦诚、融洽,在沙玛的调节下,气氛变得轻松起来。

“将军,事不宜迟,不如我们出发吧,沙玛的营地,就设在离这里大约六十里处,我想,如果我们的脚步加紧一些,那么架上的肥羊刚刚好、锅里的炖的汤还热,吃饱喝足,休整一下,明儿一早,我们就可以全速向逻些城进发。”

几天没吃热食,刘远的嘴里都淡出一个鸟来,闻言笑着说:“沙玛小姐想得太周到了,现在刘某是客,你是主,客随主便,就按沙玛小姐的意思办好了。”

“那太好了,将军,请。”

“沙玛小姐,请。”

于是,众人点起火把,骑上战马,连夜赶往沙玛的营地,好在现在是春季,大地回春、冰雪融化,路好走,又有沙玛带路,六十里的路程,大约花了一个时辰就到了,还没进营地,远远就闻到一股烤羊肉的香味,这香味中还加了孜然,一闻这般极具冲击力的香味,刘远的口水快要流出来了。

“真香。”一旁的关勇闭着眼睛用力嗅着空气中的飘散的肉香,说话都有些陶醉了。

“不错,一闻这肉香,就知这烤羊的手艺不赖。”候军也忍不住说道。

沙玛微微一笑:“两位校尉真是有见识,对我们吐蕃人来说,羊肉可以说是主食了,千百年来都是吃这个,吃得多了,也积累了不少技巧,不是沙玛自夸,外面的人无论怎么烤,也没我们这么地道。”

“那我等一会要好好品尝了。”刘远笑着说。

说话间,众人已经来到沙玛的营门外,看着这个临时营地,刘远也不由点了点头:靠山而筑,旁水而设,不仅取水方便,也不用四面环敌,营房的外面,还用马车和拒马组建成一道防线,山上明显也有岗哨,那些守卫的人,一个个身材高大、纪律严明,从他们站立的姿势还有持武器的动作,就可以知道他们训练有素,是难得的精锐。

作为吐蕃的老牌贵族,阿波.色家族的底蕴还是有的,只是,感觉的人数与营房的规模有点不相符,而那气氛也不是很对,不是危险,总之感觉有些不舒畅的感觉。

“将军不要嫌弃酒稀菜薄就好。”

就在刘远准备踏入沙玛的军营时,岳冲突然拦住刘远的去路,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刘远,一脸郑重地说:“将军,小心,这里有一股很重的血腥味。”

跟在后面的唐大山“刷”的一声,把横刀抽出,一脸警惕地看着前面的沙玛,好像她一有什么异动,马上就采取行动一般。

“唰”“唰”“唰”一片抽刀声,反应快速的扬威军一下子把刀抽出,把弓箭的举好,也就二个呼吸的功夫,所有人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就是沙玛的护卫,一看到有异动,马上也把弯弓拨出、张弓搭箭,瞄准了刘远一行,一瞬间,现场就布满了火药味,战斗一触即发。

刘远看着沙玛,看她有什么解释,沙玛不慌不忙转过身,厉身喝道:“放下武器,谁让你们把箭瞄向我们最尊敬的客人!”

那些侍卫对沙玛的命令言听计从,语音一落,所有人都放下了武器,刘远看到多玛释放了善意,挥挥手,让手下的扬威军把武器收起来。

“多玛小姐,我想,你需要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刘远淡淡地说。

“是,刘将军手下果然是多人才,这样也能察观到”沙玛脸不改变色地说:“没错,刚才有一队奴隶兵密谋划造反,已经被镇压,尸体就堆放在这座山的后面,不过这样也好,他们的铠甲可以让将军及其手下换上,而人数方面也平衡,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刘远心明似镜,很明显,这个沙玛用的,赫然是瞒天过海的招数,把扬威军的人,收藏在她的卫队中,为了不因人数突然增多引起别人的注意,狠心把卫队中相应的人数杀掉,她所说的奴隶兵,十有八九是那大唐、胡人的俘虏,甚至是他们家族的奴隶,一声令下,尸横遍野,一下子杀了这么多自己的护卫,沙玛依然面不改色,刚才还有说有笑,那些鲜活的生命,在她眼中不值一提,贱如草芥,刘远不由感叹一声,还真不能被她的外表所欺骗了,这个沙玛,外面清纯阳光,内心阴狠果敢,真是人不可貌相,不过,在这弱肉强食的社会,不适者早就淘汰了,若不是有些能耐,接应自己兼协助行动的重任,就不会落在她这个弱女子的身上。

越是貌不惊人的人,就越是可怕,因为他们善于隐藏。

一将名成万骨枯,这话太生动了,武将的荣光就是建立在森森白骨之上,用敌人的头颅和鲜血浇灌出自己的荣耀之花,现在还没行动,已经约有一百人为此付出了性命。

好在,不是自己的人,久经沙场的刘远对此也麻木了,闻言只是呵呵一笑,不由赞叹道:“多玛小姐考虑得真是周全,这样也好,一举双得,我想,我们扬威军的这些铠甲,留在身上作用也不方便,正好来个锦上添花,可以为阿波.色将军再增加一个功绩,对吧。”

为了接应和掩护扬威军,沙玛不动声息就杀了自家那么多人,腾出了位置,可谓诚意十足,如果他们想秘密行事,一早就把尸体处理掉了,可是现在只是堆放在附近,这说明,他们还要在这些尸体上做文章,反正其中有不少大唐的面孔,正好利用一下,这样一来,又是一笔功劳,刘远是聪明之人,哪里不配合一下呢?

反正这一百套的铠甲也用不上,沙玛连一百个侍卫都舍得,刘远自然不会小气到一百套铠甲也计较。

“那太好了,刘将军,请,小女子略备了酒菜,好好敬将军一杯。”对于大唐精美的铠甲,沙玛早就心动了,刘远这番话,明显是要送给自己,这可是一笔厚礼,哪有不喜之理。

误会澄清了以后,双方都收好武器,换上笑容,一起到营地用餐。

营房外的空地上,已经点燃了几堆X火,一只只肥羊在火的炙烤下,溅着的油花、散发着诱人肉香,此外还架起了铁锅,里面一块块牛肉上下翻滚,已经煮得喷香,一张张简易案几上,摆满了如胡饼、糕点、酒水等物,显得异常的丰盛,在这荒山野外还能弄出这么多的东西,看得出,这个沙玛费不了少心思。

既是接应,也是一次拉扰的大好机会,阿波.色一族,也就是吐蕃还存在的时候有用,一旦吐蕃被破,他们的作用性就大打扣折,趁现在还有作用,自然拉拢一下,多卖一些人情。

一番客套后,刘远携同扬威军与沙玛及其心腹围着篝火坐下,准备享用这些美食。

“沙玛小姐真是有心,在种地方还布置得这么丰盛,刘某替一众兄弟谢了。”刘远笑着说。

“刘将军见笑了,吐蕃是一个苦寒之地,不能与繁荣的大唐相比,这些粗食,将军不嫌弃才好。”沙玛微微一笑,又露出两个迷人的小酒窝,柔声地说:“小女子设立这个欢迎会,一来是替将军接风洗尘,二来接下来,我们要精诚合作了,让这些手下相互认识一下,到时合作也会顺利很多。”

刘远不客气地抓起一块点心扔进嘴里,笑着应道:“嗯,让他们相互认识一下,也是好的,不过刘某斗胆问一句,沙玛小姐,你手下的这些人可靠吗?我们这次执行的任务非常艰险,在人选方面一定要严格把关。”

说到后面,刘远变得异常认真。

手下一百条性命就在自己手里呢,不得不小心。

“将军放心”沙玛一脸郑重地说:“这些都是族中子弟,每一个都是严格筛选过,就是死,他们也不会出卖我们的,刘将军不必担心。”

“呵呵,那是本将军多虑了。”刘远自嘲道。

想想也是,现在是投敌叛国,一不小心,那就是灭族之灾,阿波.色这种老狐狸,估计比自己还要紧张,自己的担心略得有些多余了。

多玛微微一笑,并不介意,挥手让手下把最大最肥美、烤得最香的烤羊拿过来,亲自割了一条羊腿放在一个盆子上,然后笑着说:“远方最尊敬的客人,请你品尝一下高原上的风味。”

这羊腿烤得甘香油亮、外焦内嫩,那一股诱人的肉香,让人垂涎三尺,刘远刚想接,一旁的亲卫已经接了过来小声说道:“将军,小的替你把这肉分好。”

说是分肉,其实是想检试一下这羊腿有没有问题,例如下毒一类。

沙玛一瞬间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又恢复自然,这一切,刘远尽数捕捉在眼内。

“不用了,就这样吃才爽快。”刘远哈哈一笑,双手拿起那只烤羊腿,就这样大口地啃食了起来。

这里是阿波.色的地盘,自己只有区区一百人,真是对自己不利,没必要花这么多心机,直接拿下就行了,太过于小心,会让人觉得不够信任,果然,看到刘远毫不犹豫就大口吃自己提供的食物,沙玛的眼里,也多了一丝神采,不得不说,被信任的感觉很不错,而刘远的魄力也沙玛心生敬佩。

“来,吃”

“干了”

“这位兄弟,我敬你一碗。”

“奶奶的,这羊烤得真香。”

.......

刘远和沙玛一开始吃,众人也欢呼着吃喝起来,几杯酒下肚后,气氛慢慢活洛起来,不少人已经推杯换盏、吆五喝六地拼起酒来。

酒过三巡,味过五番,沙玛对刘远神秘一笑,压低声音说:“将军远道而来,小女子特地为将军安排了一个特别节目。”

喜欢满唐春请大家收藏:()满唐春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满唐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炮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炮兵并收藏满唐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