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办法,他有什么办法,而现在,他也有些埋怨起自己的书童,平日里不是总说,这腿跑的很快吗,只要有何事,都是可以为他这位公子效劳。

现在都是如此久了,怎么的,这人还是没有到,不过就是请一个女医过来,莫不成还找不到路,还是说,这不是用跑的,而是用爬的?

“敏儿,敏儿……”

孙若玉突然间就哭了起来,因为宋敏都是倒在了她身上。

而此时,宋敏脸上的血色也是退下去了很多,哪怕是不醒人世之时,也都是可以看到,她脸上有着一抹痛苦之色,也是着实的令人心生不忍。

“宇文公子……”

孙若玉连忙再是看向宇文谨,你若再是不救她,她就真是要死了,什么男女之别,没有命了,就什么别都是没了。

而宇文谨见状,最后也是没有办法,他就只能上前了一步,也是准备亲自送人过去找医师,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伤到了哪里,轻还是重,还是说,因着其它的原因?

而他不得不承认,孙若玉的话说的也确实是无错的,再多的男女之别,也都是比不了一条人命。

人命都是没有了,那么还要这些男女之别做为何用?

再是如何,他确实也是有一些责任,若非他们相撞,他的不相扶,可能这姑娘也便不会摔的如此严重,还是严重到可能都是要丧命的地步。

他的手不是没有染过血,也不是没有杀过人,而事实上面,烙衡虑带着他走南闯北之时,就已经带着他的剿灭了好几波的山匪流寇,他也是亲手杀过了几人,姨父说,他也必是要习惯这些才成。

而他现在手中握着的人命,都是那些该杀之人,也是都是该死之人,可是眼前的这位姑娘,却是无辜的。

他真的不可能见死不救,就当他的手将要碰到地上的女子之时,却是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你在做什么?”

这声音是……

宇文谨连忙缩回了手,这不用回头,也都知道是谁来了?

是他的小姨母。

沈清辞淡淡打量着眼前的一切,也是走了过来,然后站在宇文谨的面产,而她每一步的接近,也不知为何,让宇文谨莫名的,都是感觉自己的头皮有些发麻。

“姨……”

宇文谨刚是想要喊人,结果却是被沈清辞白了一眼,而他就连一句话,也都不敢再是说了。

“出了何事?”

沈清辞问着宇文谨,她才是将三月说给了他,怎么的,这是起了什么心思,正妻还未过门,这就想要纳什么小妾不成?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这世间女子千千万万,他想要纳上十个八个的,也都是无所谓,他想要像宋明江那样,娶一堆小妾将当自己当成猪不断的生孩子,那也都是他的事情,可是却不能将主意打到三月身上。

三月是她亲手带回来的,也是白夫人活下去的唯一的希望,白相可是一名好官,生性刚正,也是不畏强权,有他在,这大周朝廷要少多少奸臣。

所以她绝对的不允许,三月出一点的事情。

“我……”

宇文谨刚想要开口解释,结果孙若玉却是急的又是大叫了起来。

“宇文公子,你能不能先是带敏儿去医馆,能不能先是顾着轻重缓急,人命关天。”

而她本来还想要说一句,你要找谁亲亲我我,什么时候都行啊,为什么非要挑在现在,不知道现在还有一条人命在他们眼前吗?

莫不成就是因为你们的身份高贵,所以也都是枉故别人的性命?

她是真的想要说的,而她本来也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可是却在一见到眼前这名年轻女子,双瞳之间的冷意之时,莫名的,也是将自己的嘴给闭了起来。

而她甚至根本就不知道此女从何而来,似乎并非他们学院的学生,可是单从长相,还有衣物方面,便可以断定而出,此人身份定然的也不会太低,而且能与宇文谨认识的,身份怎可能差?

宇文谨的身份,都可以说在这书院之内,数一数二之人,那么此女了是谁?

“她是谁?”

逃清辞淡淡的撇了一眼孙若玉,压根就没有将她往自己的眼中放过,她只是轻扫了一眼宋敏,到是有些熟悉之意,却不知在在哪里见过?

“她,不是我……”

章节目录

重生侯府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夏染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染雪并收藏重生侯府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