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见过前辈。”

弟子走到,恭敬的行了礼,大气不敢喘一声,浑身都在颤,怕到要死,大半夜的来找他,多半不是啥好事儿,待瞧见紫心时,表情又不免错愕,若未看错的话,该是青.楼的人。

来扫.黄的?

这货的脑洞,还是可以的,一瞬间不知想了多少奇葩的事儿。

叶辰不语,小手那么一挥,拿走了弟子挂在腰间的酒葫芦,天字便刻在其上,是一个“小”字,映着星光,还闪着金辉,被他抠下,很自觉的刻在了胸前。

其他人倒没啥,倒是紫心,表情颇奇怪,是见过叶辰胸前刻的古字的,再加上这个“小”字,读起来就更伤感情了:小贱人。

叶辰浑不在意,盘膝而坐,因天字刻下,又来炙热感,三颗古字齐颤,皆有神辉流溢,第一颗天字,曾使周天禁锢破角;第二颗天字,曾解了一丝神通,这第三颗天字,则夺了一抹帝道感知。

在场的人都觉有夜风轻拂,风虽微弱,却撞得他们站都站不稳,那是叶辰帝道感知...所引发的气蕴,威力被压制到了最低,不然,瞬间便可碾灭宗门。

万籁俱寂。

叶辰静若磐石,宝相庄严,在场的人,却一个不敢动,只时而侧眸,相互对视一眼,不知叶辰在干啥,只知叶辰的眉宇,不止一次皱下。

“那仨字儿,咋读。”

静寂中,赤焰雄狮开了口,抬爪子指了指屹立山门前的石碑,其上刻着三个大字,苍劲有力,该是宗门的名字,只可惜,它这头妖兽,不怎么认识字。

“浩渺宗。”

紫心淡淡一语。

“这就是浩渺宗?”

赤焰雄狮挑眉,自是听过,先前在古城时,很多人都说起过,是个隐世门派,鲜有外出者,简单对白之后,又堕入沉默,不安分的它,总想找人聊天,可紫心神情淡漠,自出青.楼,便不怎么喜欢言语,或者说,不怎么愿意搭理它,大多时候,都如一尊冰雕,与先前相比,让人感觉很不习惯。

“诡异。”

盘坐的叶辰,蓦的一声语,缓缓开了眼眸,静静仰望向苍缈。

此番,解了一抹帝道感知,能获悉冥冥规则,让他不解的是,这个宇宙的天道,时而存在,时而消亡,似隐若现。

称诡异,无外乎两个可能:第一,天字只解了一抹禁锢,帝道感知的威能大打折扣,所以,才捉不到完整的规则,第二,那便是这个宇宙的天道,是真的有问题,这一点,需帝道感知完全恢复后,才能下定论。

“可见过这等古字。”

待收眸,他才用周天演出了一颗古字的形态,悬在了夜空下,问的是宗门掌教,以及在场的所有人,保不齐,除紫心之外,真有人见过。

遗憾的是,所有人都在摇头。

“若见了,可来寻我。”

“必有重谢。”

叶辰淡道,弹出了一块传音石,一同被取出的,还有一面灵镜,级别不算低,是赏给那个弟子,天字可不能白拿,因果是要了结的。

弟子怔了一下,受宠若惊,这他娘的,是走狗屎运了吗?这面铜镜,可是货真价实的宝贝,莫说浩渺宗长老,连浩渺宗掌教都眸光璀璨,这个小前辈,出手够阔绰的。

再看时,叶辰已远去。

“有趣的小家伙。”

浩渺掌教唏嘘,神情奇怪。

他此话一出,刚走的叶辰,又折返回来,看的他顿的一阵尿颤,这是听见他说话了,回来收拾他的?

事实上,叶辰没空搭理他,折返回来后,便被赤焰雄狮驮着入了宗门,直奔最深处,只因,在此宗门中,嗅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见之,浩渺掌教忙慌跟去,至深处一片竹林,才见叶辰立于一座雕像前,是一尊女子雕像。

“老大,面熟不。”

赤焰雄狮绕着雕像,转来转去。

面熟,能不面熟吗?

叶辰揣着手,神情也奇怪,姬凝霜的雕像,哪有不认得的道理,不知哪个人才雕刻的,刻的是栩栩如生,沐浴在月光下,如梦也似幻,方才嗅到的一丝熟悉气息,便是传自这雕像,其内融有一滴血,姬凝霜的血,看雕像下,还摆着一方供案,供案上放着一个香炉,麝香燃的正旺,很明显的供奉啊!而且年月已有不少,算算时间,起码也有几千年了。

“咋还供奉女魔头的雕像。”

赤焰雄狮搔了搔鬃毛。

“小友,说话客气些。”

浩渺宗掌教脸色黑了一分,在场的长老,脸色也不怎么好看,若非你家主子在此,信不信俺们把你炖了。

章节目录

武道神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书阁只为原作者六界三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界三道并收藏武道神帝最新章节